回到網頁上方

疫後日本銀髮族「婚活」找伴 宅男擲千金打賞直播主

記者 林育竹 報導
發佈時間:2021/06/09 19:54
示意圖/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疫後日本銀髮族「婚活」找伴 宅男擲千金打賞直播主
示意圖/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後疫情時代,我們的人生可能都變得不一樣,日本的單身銀髮族,因為不想再一個人關在家,找上婚友社尋伴的人大增,有的相親活動甚至因超額報名,必須抽籤;而隨著日本高齡者陸續接種新冠疫苗,婚友社預估未來參加「婚活」的人將越來越多。而宅在家的生活,也讓日本興起另一種宅男文化,就是打賞直播主,為了心儀的酒店小姐或表演者,有大學教授半年就掏出相當台幣250萬元「斗內」(贊助)。

疫情升溫關在家,讓單身獨居的你想婚了嗎?現在日本掀起銀髮族「婚活」熱,就是以結婚為目標的活動。

 

婚友社工作人員:「請交換事先寫好的簡介卡,再進行交談。」

這場在東京舉行的婚活派對,50到70歲的單身男女各8位,兩兩輪流談話各10分鐘,尋找人生下半場的另一半。今年想要參加這種活動的中老年人激增,這家婚友社新入會的會員,比去年增加30%以上。

婚友社人員 後藤禮美:「(因疫情)能一起說話的對象,能在家喝早餐咖啡,午餐能在家一起吃,希望有個人在家,有這樣感覺的長者增加。」

67歲的松田先生和太太,就是因此相遇,進而共結連理。松田去年四月加入會員,九月透過網路相親,兩人因寵物話題意氣相投,今年三月登記結婚。與前妻離婚的松田,在疫情期間,就怕萬一發生什麼,隨身不離保全公司的通報裝置。

「婚活」結婚者 松田浩一:「早上起來,說早安的對象只有貓狗,覺得有些寂寞,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烈。」
 

太太則是離婚後,獨自扶養的孩子長大獨立,希望找個有相同價值觀的伴。現在兩人帶著各自疼愛的寵物,一起過新生活。

「婚活」結婚者 松田浩一:「到了這個年紀,比起相互凝視,要找的是朝同一個方向看的人,互相笑著無聊的事,我就是想過這樣的生活。」

有人因疫情想要有個伴,有人則因宅在家,戒不掉網路直播主。根據日本一家直播APP統計,光是上週五一天,「斗內」(Donate/贊助、捐獻)或說打賞金額排行榜,第一名就高達636萬日圓,約台幣160萬!這名40多歲、自己當老闆的男子,從去年開始,因熟識的酒店小姐開始在網路上直播,一個月平均打賞相當台幣50萬。

打賞男子:「就認識的酒店女孩,因新冠疫情影響不能去店裡,她就跟我聯絡說要開始直播,要我方便的話上網看看。」

疫情前常去酒店的男子,在東京進入緊急狀態後,第一次在家看直播,一開始一天打賞100日圓,但參加了直播平台舉辦的活動後,金額不斷增加。平台甚至推出打賞金額最高的直播主,能登上雜誌的活動,男子為了讓自己支持的直播主贏,一天打賞金額從數萬到10萬日圓不等。
 

打賞男子:「大家都會覺得自己支持的直播主,可以登上雜誌,或全國性雜誌一整頁會很開心,跟宅男文化感覺很像。」

這名40多歲的大學教授,則是不惜解約定存,也要繼續打賞。

大學教授:「請繼續加油。(謝謝,謝謝,辛苦了)。」

打賞了直播主,對方開心,出手的金額就越來越高,女性直播主則回以寫真月曆或馬克杯,讓男子更難戒掉,等到半年後回過頭來才發現,已經贊助對方1千萬日圓以上,相當台幣250多萬。

大學教授:「只有自己不打賞,感覺有點那個,是有感覺好像中毒,現狀是覺得這樣下去好像不行。」
 

如今因打賞產生的問題也越來越多,包括借錢、家庭摩擦,甚至依賴成癮,還有未成年在父母不知情下高額打賞。有男高中生擅自使用父母的信用卡,斗內了500萬日圓;也有小學女生為了讓對方高興,用掉約30萬日圓。

成蹊大學客座教授 高橋曉子:「(打賞)變得可視化,因為大家都在用,自己也必須使用,否則在那個空間待不下去,而因打賞建立的關係,也能獲得優越感、滿足感。」

新冠疫情封城下,人與人的連結斷裂,社會也產生新的生活樣貌,以及衍生的新課題。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日本#單身#銀髮族#婚活#結婚#直播主#斗內#打賞#成癮#宅男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