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11/21
星期四
20°
23°
11/22
星期五
21°
25°
11/23
星期六
21°
27°
11/24
星期日
22°
27°
11/25
星期一
21°
25°
11/26
星期二
19°
22°
風大天涼!季風影響外出添衣 北東有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7
  • Sep
  • 2019

淺草77年吐司香味飄 儼成日本文化財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9/09/17 20:08
圖/海鵬影業 提供 淺草77年吐司香味飄 儼成日本文化財
圖/海鵬影業 提供

在最瞬息萬變的年代,以不變應萬變的悠緩沉穩,或許是要在資訊爆炸而混亂的人世,一種得以安身立命的態度,不只是過生活,也可以是商業經營的一種心法,今天,我們要將鏡頭拉到東京淺草,在觀光人潮雜沓外圍,屬於在地人的常民空間,有一間經營了77年的麵包店,只賣兩大類麵包,吐司與餐包,在第四代老闆接掌家業後,它首次允許紀錄片團隊進入工坊拍攝,記錄麵包誕生的過程,以及它發跡的感人故事,還有如何能搖身成東京最具魅力麵包店的秘辛。
來到東京淺草遊玩,多數遊客可能直衝淺草寺,抽籤占卜或是過過「常香爐」祈求病痛快快退散,而一些淺草在地人的日常,則是一早來到偏離觀光熱點的這家老咖啡廳。

咖啡店老闆 藤森甚一/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我們開了快50年。」

有人會和牽手或三五好友一起來,就算沒人陪伴...

咖啡店客人/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你好。」
咖啡店老闆 藤森甚一/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歡迎光臨。」

獨自一人前來也不會寂寞。

咖啡店老闆 藤森甚一/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你有包裹寄在這裡,我拿給你...」

老闆藤森先生已是老朋友般的存在,包括他的手沖咖啡、熱水溫過的杯子、strawberry juice和各式烤吐司,特別是自製美乃滋洋蔥烤吐司;龜毛的他,請注意,龜毛在這裡絕對是正面的形容詞,藤森對於三明治的靈魂──吐司,自然再講究不過。

咖啡店老闆 藤森甚一/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沒有鵜鶘的吐司麵包,我就沒辦法出這樣的好菜單。」

鵜鶘麵包店,聽到這名號,假使您瞬間如雷貫耳,那表示您是「巷仔內」欸。

東京製菓學校 中島進治/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若稱他們是『烘焙界之寶』,完全名符其實。」

如果沒聽過,那也無妨,正好讓這部紀錄片跟您娓娓道來它的傳奇以及平凡;每天上午八點鐘,鵜鶘一開門,客人絡繹不絕地上門,沒先預訂或來晚了,就買不到那種少了它、餐桌便不完滿的滋味。

造型設計師 伊藤雅子/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我非常意外這家吐司,竟像白米飯一樣百搭,或許這是日本人,做給日本人吃的麵包。」

如同白米飯的麵包,說明鵜鶘麵包百搭的特性,沒錯,有別於一般麵包店讓人選擇困難症發作的豐富品項,鵜鶘只賣兩大「類」麵包──吐司與餐包,都是無多餘添加的白拋拋、幼咪咪。

造型設計師 伊藤雅子/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其實我都還滿隨興的。」

說是隨興,卻是充滿著儀式感,以滿心敬意對待食物,就像鵜鶘工坊內師傅的嚴謹、講究一樣,品項雖簡單,工序卻是絲毫不簡單,尤其是看似一成不變,卻是從作業時間、材料比例、發酵與烘焙時間,時時因應需要做調整。

劇組人員從春天跟拍工坊作業到冬天,而我們在觀賞電影時,也不妨觀察一下師傅的作業時間四季分明,相信將更能體會,鵜鶘為何能夠只靠樸實無華的吐司與餐包,屹立不搖,更成為經營研究的一個經典範本。

經營顧問 保住光男/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這就是他們所謂的,『以不變應萬變』哲學,這無疑是很具前瞻性的品牌操作,畢竟新產品永遠無法跟『懷舊』匹敵。」

鵜鶘麵包在昭和17年,也就是西元1942年,創業於淺草田原町,原本和多數麵包店一樣,製作像是克林姆或是草莓果醬這類日式麵包。

東京製菓學校講師 中島進治/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日本早期必沒有吃麵包的習慣,我們是種稻米的農耕民族,米飯才是主食。」

不過,在太平洋戰爭後,日本受美軍託管,飲食連帶急遽變化,麵包店在東京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進而逼近飽和,第二代老闆渡邊多夫體悟到必須重新定位父親留下的家業;他於是大刀闊斧,從零售改為批發,停止製作日式甜麵包,回歸並鑽研麵團最純粹的口感與滋味,店名也改成自己的綽號,鵜鶘Pelican ,傳到現在已是第四代。

第四代老闆 渡邊陸/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我們之所以能擁有自己的特殊定位,完全要歸功於前三代的老闆。」

他是第四代老闆,渡邊陸,四年前,年僅28歲的他臨危之下接掌家業,但其實為了讓他順利接班,祖父渡邊多夫早早將他送進東京製菓學校學習。

第四代老闆 渡邊陸/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我記得這個。」
東京製菓學校講師 中島進治/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還很順手嘛。」

學生時代,渡邊陸一邊念書、一邊在店裡工作,如今更得向外兢兢業業傳承與發揚,他在兩年前在同條路上開了鵜鶘咖啡店,而這部紀錄片也是鵜鶘麵包創立77年來、工坊內麵包誕生的過程,首度獲同意被完整拍攝呈現,而坐鎮工坊內的是駐店40年的老師傅名木廣行,他守住並不斷精進老老闆堅持的簡單「鵜鶘」味。

鵜鶘老師傅 名木廣行/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除非他們想結束營業,否則我打算在這裡待一輩子。」
第四代老闆 渡邊陸/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雖然我從沒跟他說過,他總會提醒我不能輕忽任何細節,他就是我的師父。」
鵜鶘老師傅 名木廣行/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聽到真開心。」

第四代老闆在拍攝時脫稿演出,平凡一句感性又感恩,師徒倆深厚的情誼勝過千言萬語,是鵜鶘麵包香甜鬆軟中藏帶著牽絲般的嚼勁,更是淵遠流長似隅田川,那屬於淺草老街坊、老店舖的溫暖人情。

第四代老闆 渡邊陸/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你是最早期的(客戶)。」
咖啡店老闆 藤森甚一/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多虧你們,我們才能開到現在。」
第四代老闆 渡邊陸/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不,我們才要感謝你們呢!」
咖啡店老闆 藤森甚一/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真的嗎?」
第四代老闆 渡邊陸/紀錄片《淺草的幸福吐司》:「很多客戶是在這吃過才到店裡買的。」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