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5低
09/17
星期二
25°
30°
09/18
星期三
25°
30°
09/19
星期四
25°
30°
09/20
星期五
25°
29°
09/21
星期六
25°
29°
09/22
星期日
25°
29°
「琵琶」不襲台!吹東北風秋意現 帶傘出門防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2
  • Jun
  • 2019

北起岩手延伸400km 砸8千億圓建海上長城惹議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9/06/12 19:58
圖/公視主題之夜提供 北起岩手延伸400km 砸8千億圓建海上長城惹議
圖/公視主題之夜提供
日本經歷311海嘯後,所有的堤防不是全倒就是半毀。因應未來日益嚴苛的海嘯挑戰,災後政府採取新的防護措施,決定興建更高、更厚、長達400公里的堤防,成為日本的海上長城,但巨無霸海堤可能嚴重影響日本漁業和沿海生態,海堤也將居民跟海洋隔離,看不到海水的異常變化,讓他們降低對海嘯的警覺性,海堤興建出現極大的反對聲浪,在在凸顯人類在面對大自然的未知與力量,人造預防措施的極限和無奈。

《神奈川沖浪裏》是浮世繪畫家北飾葛齋最出名的作品,它啟發梵谷,也啟發世人對於島國日本海岸的想像與渴慕。

日法會館地理學家 雷米·斯柯奇馬洛/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深植)我們心中日本人與環境、自然和諧共處的形象。」

但假使北飾葛齋還在世活到2021年,從神奈川來到東北,比如陸前高田,他站在岸邊畫出來的恐怕不是"廣田灣沖浪裏",而是"廣田灣堤防裡"。

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我們再也看不到海,要是能看見海就好了。」

這道還在興建中的海堤,高達12公尺,是原本堤防的3倍。

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這裡跟埼玉、群馬沒什麼不同了,到處的景象都一樣,只聞得到海風的鹹味。」

以前在這間館子是邊大啖生蠔、邊欣賞無敵海景,現在則可以邊吃邊"讚嘆"人類土木工程,而陸前高田並非特例。

北從岩手縣開始,在25公尺深的地基支撐下,14公尺高的堤防形成第一道防線,土製護堤是寬達40公尺的混凝土,到了2020年,這道堤壩將長達二點五公里。

而從岩手一路往南到福島,總長400公里海堤涵蓋崎嶇東北案的所有港灣,耗資8200億日圓建造,是冀望它們成為日本的海上長城,屏蔽下一次如311那般的大海嘯來襲,如此史無前例、涵蓋整個地區的築牆工程,確實記取311的教訓,做出一些變革。

岩手縣代表 中野仁/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2011年那場海嘯,許多消防員因為關閉閘門喪命,為避免憾事重演,我們決定安裝衛星遙控自動系統,現在不用人員到場也能關閉閘門。」

在東京早稻田大學裡,這組模擬裝置一次次重製海嘯以及海嘯擊毀堤防和建物的規模,科學家必須面對現實,海堤再高也無法抵擋所有大浪。

早稻田大學土木工程教授 柴山知也/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如果海嘯浪太大,要徹底防護並反彈海浪的成本太高。」

防禦天災要做到什麼地步才足夠,而它在拯救人命上,又能發揮多少作用,因此,這項巨無霸海堤計畫也引發質疑以及正反兩方的看法與辯論。

根據日本港灣機場技術研究所調查顯示,釜石灣入口處,這道耗時30年、花費10億美金建蓋的防坡堤,確實在311時使海嘯第一道浪慢了六分鐘,並使浪高從13.7公尺降到8公尺,只是海堤嚴重損毀。

岩手大學城鄉設計教授 三宅諭/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沒有防波堤時)人們睡前,會將衣物鞋子放在枕頭下。」

所以,在證明它的價值之後,當局決定斥資6.8億美金進行重建,然而,海堤絕對不是萬靈丹,它甚至會延遲居民逃難的時間。

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快逃,海嘯要來了。」
防災校外教學導遊 小幡實/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這是旅館老闆的聲音,他警告一位老婆婆海嘯要來了,在堤防正後方的她看不見浪。」

這就是堤防的一大盲點,堤防破壞的不只是品嚐生蠔時的興致與風雅,日本東北位於暖流與寒流交會之處,漁獲產量為全球前三名,世代的居民以捕魚為生,多數人對於海象都有一定的觀察與覺知,以前堤防較矮時,漁民在地震後靠著觀察海洋就能預測海浪的強度。

牡蠣養殖業者 藤田敦/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海嘯來前,會露出平常看不見的石頭,這是個徵兆,浪潮退得極遠 顯示海嘯即將到來,但現在我們無法觀察海面評估情勢。」

而巨無霸海堤的興建還可能嚴重影響到居民的生活空間、日本漁業以及一去難復返的沿海生態,福島縣的鮫川河口,是瀕臨絕種的濱上招潮蟹的棲息地。

東北大學生物學家 鈴木孝男/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這裡就像沿岸魚類的托兒所。」
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看,有螃蟹。」
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是啊,還只是個寶寶。」

科學家正加緊紀錄並保護這片未知的領域,而這部紀錄片帶領我們廣泛地探究人工「堤防」的各種可能與極限,以及儘管充斥著反對聲浪,日本政府仍舊大興土木的背後,恐怕還隱藏著振興萎靡經濟、官商利益分贓等原因。

日法會館地理學家 雷米·斯柯奇馬洛/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目前的日本債台高築,嚴重到已無法想像如何還債,現在閘門開啟,政府回到預算無上限的支出模式。」

更有人批評,因為當局將興建海上水泥高牆列為首要工作,反而拖慢災區的重建;只是,311的創傷難以撫平,真的站出來反對新建或強化現有堤防的人佔極為少數,然而,這部紀錄片也帶領我們看到這少數人的奮鬥,即使無法停止工程的進行,學者與民間正努力迫使政府作出部分妥協,在人命與環境之間,儘可能保留禁止施工的空間,並尋找其他可行與值得世人借鏡的方案與思維。

工程人員/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有找到稀有甲殼類嗎?」
東北大學生物學家 鈴木孝男/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有,但比以前少了。」
工程人員/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真遺憾 都是工程害的。」
東北大學生物學家 鈴木孝男/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是啊。」
工程人員/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我們將許多土移到潟湖裡了。」
東北大學生物學家 鈴木孝男/紀錄片《日本海上長城》:「我看得出來。」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