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12/20
星期四
18°
28°
12/21
星期五
19°
27°
12/22
星期六
19°
21°
12/23
星期日
17°
19°
12/24
星期一
18°
23°
12/25
星期二
16°
19°
朝穿皮襖午穿紗!冷氣團餘威 新屋10.8度白天回暖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8
  • Apr
  • 2010

【一步一腳印】守護流浪貓天使 無私奉獻心力

記者 王德愷 / 攝影 林煌賓 報導

2010/04/18 22:52

流浪貓保護協會崔智映:「我們常講,全台北市沒有被餓死的貓,只有被人害死的貓。」

流浪貓在台北城,生存不容易,討厭貓的人,會放毒餌或攻擊牠們,萬一被送入動物收容所,7天沒人認領,也是安樂死處理;菲力浦這種貓,可能更快「被處理」,因為先天疾病,牠出生就雙眼全盲。

好在流浪貓保護協會的志工,看見了菲力浦,把牠帶回來養,現在牠可以從容地在收容中心,快步走,甚至小跑步,瞎眼的小貓,來世上走一遭,也能感受到人類的愛。

記者:「有貓嗎?」理事長崔智映:「當然,門口就有,會有些貓咪是會怕人的,開始躲起來了,牠們很怕這個機器(攝影機)。」

崔智映:「對蕾絲跟粉紅色,我是擋不住的人,所以我非常多的,以前家裡有蕾絲,連浴室,浴室的地板也是。」

放棄所有裝飾與奢侈享受,崔智映家裡住了12隻米克斯貓,從街頭流浪,到現在吃好住好,牠們在這裡把身體養好,再帶回收養中心,等待好人領養。

喜歡黑色貓咪的崔智映,卻因為一隻流浪在市場魚攤下,髒兮兮的流浪虎斑貓BOSS,開始了她在台灣救流浪貓的生涯;來台灣念大學外交系,本來想當外交官,卻在台灣一住10多年,還住在她口中,流浪貓的無底洞-萬華。

每天與台北的貓溝通打交道,為了籌救流浪貓的經費,白天她是大公司的秘書,晚上就救流浪貓,或去收容所領貓,帶貓去結紮,幫牠們找人認養。

崔智映對病貓如數家珍,是真的把牠們當珍寶來照顧。崔智映:「我帶大的貓,如果從小帶大的貓,都可以這樣親和抱,都是極品。」

流浪貓協會收容中心,外觀看起來像美麗的寵物店,裡面沒有一隻是名種貓,卻都洗得乾乾淨淨,不餓肚子,希望把牠們最可愛的一面,給人看到,吸引人來認養。崔智映:「我覺得上天讓我先累積社會經驗,的原因是就是為了,後面應該是為了做這個(救貓)的事情。」

崔智映最後辭掉了高薪工作,專職管理流浪貓保護協會。崔智映:「後來發現,台灣人比較不相信看不到的東西,但是他,如果他們眼睛看得到的東西,他們比較會相信,像現在的捐款人已經看到我們有這樣子的成果時,他們都會來看,一看了覺得,嗯,我們有在做事,他會捐款。」

為流浪貓募款真的很難,短短幾年,崔智映的積蓄就花光了,接下來,收到的捐款當然要來救貓,她不好意思領薪水,考了動物美容師執照,賺錢養自己,不管是不是名貴品種,漂亮或醜,都是一個生命。

其實流浪貓控制了城市老鼠數量,對公共衛生也有貢獻,但貓比狗有個性,野貓尤其難馴,很多人覺得牠們難搞、神秘,不知道牠們只是敏感,想保護自己,9個月大的夏妮,還是個緊張女孩。

記者:「所以牠長這樣,在台灣比較不容易被(領)養?」崔智映:「對,因為,而且牠妙鼻貼貼得不穩,不是不穩,是貼得不正。」

尾巴短一截,臉長得不夠討喜,夏妮註定沒人要領養,心情很差。崔智映:「牠就是脾氣這樣子,牠只認我,如果認養人來要摸牠,夏妮,No No No,Come here。」

剛才在混亂當中,,崔智映也被夏妮呼了個小巴掌。記者:「你有沒有被抓到?」崔智映:「還好啦,習慣了,但是這個小Case,就是這個是一個很好的案子,如果貓咪這樣打了(主人),你不能再打回去或是生氣,牠越這樣子(暴力)你要越冷靜,然後越溫和地跟牠講話,牠才會跟你越來越好。」記者:「不能以暴制暴就對了?」崔智映:「對,貓是以暴制暴的。」

先要了解,試著尊重,摸索方法,這些外交原理,崔智映拿來面對貓,要有彈性,總之不能來硬的。崔智映:「牠該冷靜的時候要讓牠冷靜,牠自己會好,那我們就是養貓的人,必須要尊重牠本身自由的野性,跟親人的需求性。」

崔智映:「只要固定餵食的人,你就是牠的主人,所以你必須要對牠的任何,造成社會的問題,或是一些環境的問題,反正就是,而且牠人生的問題,你就是必須要負責。」

崔智映願意教大家對待貓的方法,可是很多人還是誤以為撿到貓,塞給她就對了,一隻病貓撿來,結紮、醫療,到能被領養,要花幾千元,崔智映與志工得花腦筋募款,午餐時間也邊吃邊討論。

流浪貓保護協會同事:「錢不夠啊,光付那個(結紮)錢就協會的捐款,一下子減少很多。」崔智映:「對啊,因為知名度跟宣傳就不夠了,看郭台銘那邊的錢,要不要來我們這邊一點。」同事:「好啊,你跑去跪。」

這個韓國女生應該是台北市最懂做「行銷」的動物保護工作者了,做好事也要懂方法,為了要讓人開始喜歡流浪貓,她把流浪貓醫好洗乾淨,帶去選美。崔智映:「我們參加選美比賽,要讓牠們,炫耀給他們看,這些米克斯也美麗,也不差。」記者:「有,米克斯去選美比賽?」崔智映:「家庭寵物組啊。」

她也知道,要讓人注意動物福利,很多細節處要做到,更要接近人群,做「體驗行銷」,所以她到處辦送養會。崔智映:「結果來的時候,他們摸摸牠們,那個毛質啊,那些毛質跟狗不一樣,那個TOUCH。」記者:「那個TOUCH是有賀爾蒙的?」崔智映:「對,那個TOUCH是不一樣的,喔,一摸就整個感覺就來了。」

但就連舉辦送養會的場地,也越來越難申請。崔智映:「那送養會的場地呢?」流浪貓保護協會同事:「我就上次就去問東區捷運啊,可是捷運地下街,算是給我們軟釘子,不要我們去辦。」崔智映:「因為大環境,我知道我一下子,改善不了,所以我都是用常態的,平常心,去慢慢改善。」

救了上千隻貓,她自己的生活,也一度只剩下貓,爸媽生氣,男友跑掉,可是她不能扔下照顧到一半的貓。崔智映:「其實是我忽略很多我周邊的人,尤其是我的前任男朋友,因為我,我覺得我,其實我的人生,後面都是,這3年來,我都奉獻給這些貓咪們,我很少挪時間給他,所以其實是我非常抱歉,我身邊所愛我的人。」

不但抱歉,去年她還累到爆肝住院,志工們來來去去,協會還是很多事,今天又有個志工學校畢業,來告別。志工:「因為我媽媽要我回南部。」崔智映:「她要回家了,媽媽要女兒回去,每一個媽媽都是一樣。」

媽媽也叫崔智映回韓國去,幾年沒回去了,但她一時還走不開。崔智映:「OK,good。」獸醫:「乖乖乖。」崔智映:「還是我們醫生比較行。」獸醫:「好,套布袋?」崔智映:「因為牠必須要按時點眼藥水照顧。」

街頭受傷,感染疾病的流浪貓,隨時需要醫療,今年崔智映終於完成階段性目標,在收養中心樓上,設了貓咪醫院。流浪貓保護協會獸醫陳冠華:「比例上也有大概1/10的貓,會緊張。」記者:「像剛才那樣?」陳冠華:「其實不是牠凶,牠是緊張。」

當然,也歡迎大家帶家貓來看診,給流浪貓協會增加一點收入,希望可以不要只靠捐款維持協會。崔智映:「沒事了,SEE,沒事啊,笑一個。」

每週一次,崔智映要親自送洗,好幾大袋貓咪們弄髒的臭被單,自從肝病住院過後,貓小姐崔智映下定決心,每週一要讓自己休個假,結果放假日晚上,還是在忙貓的事。志工:「洗一台就好了嗎?」崔智映:「可能我要洗2台,那如果是這樣。」志工:「(這一台)不用塞滿。」崔智映:「對啊。」

這是崔智映每週難得的放鬆時刻,要放假,是要讓自己恢復元氣,怕自己邋遢沒精神的模樣,讓外人不信任。崔智映:「動物保護這個行業我們做久了,容易會變偏激極端,然後我們這個叫做所謂,被貓吃掉。」記者:「這你發明的?」崔智映:「對,這樣子一般正常人對我的觀念,跟接受度,會越來越不容易,因為很快樂的人才能,帶給別人快樂,所以我還是要,一直保持我是一個快樂的人。」

其實如果不開口,崔智映看來已經是個很正常、很在地的台灣人。崔智映:「只是他們會講台語的時候,我跟他們說『(我)台語不通』,他們會跟我說,『啊你幾歲了,還不會講台語啊』?」

很多人已經忘記她來自韓國,好幾年沒回家鄉,媽媽終於忍不住,5月要來台灣看她。崔智映:「對啊,每個人都說,我媽媽來之前,趕快養胖一點。」

只有跟媽媽講電話時,才說韓語了,台北的流浪貓留住崔智映,讓她變得越來越像台灣人。崔智映:「命中註定要做這個事情的人,就是要做這個事情,才能做事中,得到成就感以及快樂。」

希望每隻貓咪都能找到好人家,韓國來的貓咪小姐崔智映,還是天天又忙又累,不過不後悔。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