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0低
12/18
星期二
15°
17°
12/19
星期三
16°
20°
12/20
星期四
18°
21°
12/21
星期五
19°
22°
12/22
星期六
19°
22°
12/23
星期日
17°
18°
周二至周三晨 氣溫早晚偏冷保暖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2
  • May
  • 2004

【重案實錄‧台灣黑幫】(三)幫派勢力消長 江湖現在誰掌權?

2004/05/02 13:15

顏冠得:「事實上呢,根據我們現在我手上拿的這個板子,就是說以目前的幫派,我們初步來講的話有所謂的分所謂的本省掛跟所謂的外省掛,那麼本省掛呢,包括所謂的牛埔幫啊,什麼沙地幫等等各地角頭,那這個算是這個本省的部分但是在外省的比較這個讓大家比較耳熟能詳的是竹聯、四海、松聯、北聯,那在這邊我們要請教這個資深媒體人吳大哥,這些幫派比如說外省掛,他的起源是怎麼樣一個起源,你可不可以再跟我們講一下。」 資深媒體人吳國棟:「你這個看板太簡單了,你這樣劃分太簡單了一點,通常我們講本省掛也是最近才出現這樣的名詞,所謂本省的兄弟都是這個廟頭,都是以地方上的比如說媽祖間啦,比如說媽祖廟、祖師廟啦都是以地方上的廟宇為這個慶典的時候他們聚集起來的,然後沒有名稱嘛,當然就以這一個地區這個廟宇的名稱做為他們這一個兄弟之間的一個對外的一個通稱,那事實上在台灣本省掛的這些兄弟,從縱貫線的啦,什麼都沿岸沿海線的什麼都有,不是只是這麼簡單區分啦,你這些像牛埔下厝這是比較屬於台北市的這個區域,比較北部區的,單單台北這個區域就多了,我所知道的萬華一大堆就好幾個這種這種屬於聚集的,這種也不能算幫派聚集的一些派系就對了,那本省掛他發揮這種幫派力量在政治最強烈的時候是在李登輝時代,李登輝時代跟這些,為什麼因為這一些都是樁腳耶,都是選票的來源,都是他佈署在各地方可以跟政治勢力地方派系的政治勢力結合的,所謂我們說這個黑金黑金是指的就是地方派系要推出這個民意代表出來,推出縣市長出來,如果你沒有跟地方派系的這些角頭結合的話,你的票源沒有辦法掌控的,所以我們是指這個東西,那至於所謂的外省掛,當然大家耳熟目染就是竹聯啦、四海啦、松聯,他們這個最早是在40幾年那個年代,這個在這種等於是一些唸書時候的一些小太保、混混,大家一起的一起,等於越結盟越大,彼此好像說為了唸書啦,為了說在學校被欺負,還是在這個地方上經常聚在一起被欺負,所以結成了一個聯盟,當然對這一些組成份子最了解,掌控最好的就是有一位叫魯俊,魯俊曾經當過台北市少年隊的隊長,也就是現在刑事警察局侯友宜局長的師父,當時他的除暴組,侯友宜剛剛警官學校畢業被分發到他的除暴組去的時候是當除暴組的分隊長,他底下的小分隊長,然後這一個魯俊現在這一個是在去年,我看92年的去年的時候他過世了,他對這一些竹聯四海這一些現在比較檯面上都赫赫有名的人物,曾經都是由他來教導過,也不是管訓那時候沒有管訓這個名詞,寫悔過書經常都是帶回少年隊啊,伏地挺身啊、蹲馬步啦,青蛙跳啦,然後要他們做功課啦,那甚至有一些這種大企業的孩子不學好的也經常被他帶去,所以他們這些人物一聽到魯俊的時候,那大家都是肅然起敬,可是魯俊他也有他的一個悲劇性的角色,我要怎麼講啊,當然這個一清的時候,這個魯迅俊就曾經被這個警備總部還是警政署的最高級的這些人員等於是看守住了,認為說他會跟他們會通會通風報信,使這個行動無法執行,這個對他是一個很大的冤枉。」 顏冠得:「OK,剛剛這個我們吳大哥講到的是有關本省掛這部分,那這個樓蘭樓小姐我們想請教一下就是說在外省掛的部分,是不是有跟這個所謂的這個眷村有密切結合的關係,因為當初我們知道這個成立的一個一個背景,跟這個眷村是不是有很大的一個密切結合呢。」 樓蘭:「因為其實為什麼大家後來稱做外省掛,就是因為裡面滿多是本省的這個兄弟,就是裡面滿多是外省的第二代然後他們在一起結盟,但是那時候因為我曾經訪問過陳啟禮,我就問他說竹聯的由來是怎麼樣,他就跟我說其實竹聯,就是竹聯最早民國40幾年的時候,那時候剛開始成立的時候,是在永和竹林路那一邊那個時候,他的丐幫大哥是一個本省人,可是後來因為後來竹聯闖出名堂的時候因為是以他為主,所以大家就稱呼說竹聯是外省掛,就是外省掛的兄弟,他們最早其實他是一個角頭出身,就是在永和那個地方,由本省人開始主導的,所以我們後來就是常常分說這個所謂的外省掛,這個本省掛,其實本省掛剛剛就是說角頭勢力嘛,角頭勢力比如說以萬華來說,這個像有一些廟口,比如說龍山寺口幫華西街啦,還有什麼鴨仔寮,還有像中山區啊,什麼牛埔啊,那個還有下厝庄啊,就是類似這一些,還有在那個那個延平北路那一邊,還有廈門幫,基本上他們這些幫派都有一個寺廟為中心,所以我們後面這一幅圖我們這個背景,其實他就是有一個八家將,那很多早年的這些角頭勢力,他們的角頭小兄弟就是圍繞著這個廟生存的,後來他們在一些政治人物他們需要選票的時候,當然需要這些勢力啊,對不對,因為每一個人都是一個選票嘛魚幫水,水幫魚對。」

顏冠得:「那有沒有所謂的掛鉤啊,利益結合這個要問一下我們檢察官,那當時候你們在這個掃黑的時候,有沒有曾經有過這樣的一個所謂利益結合的一個單一個案例。」

檢察官劉承武:「在我們之前所辦過的竹聯幫、四海幫、北聯幫、天道盟,這四個幫我們都有辦過他們的一些堂啊,或者是一些會像孔雀會、像仁堂啊,我們看到他們本身都是一些以像四海幫,我們看到的他們是以關公拜,而且他們都是以中指來結合,當然他們的中指你們絕對看不出有任何的違法性啊,這個忠黨愛國啦,反正就是這一些,但是呢當他們當下面都有一些一些規喔,那一個規就有違法性了,比如說沒有經過同意擅自脫離3到6年,這些規就會出來,那他們剛開始的時候都會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各堂等等,這一些都取了名字,但是我們發現他們開始都把青少年,我們最近也有看到往國中生、高中生等等這一些都會吸引進來,剛開始的時候小孩子認為反正有人帶著,我去玩嘛,那玩久了之後就去談判嘛,談判久了之後就打架嘛,那脫離的話他就家規執行嘛,家法就執行了,所以這樣子的狀況之下,我們發現他們的勢力竟然會因為這樣子有共同的宗旨之後,他後面還有處罰就越來越龐大了。」

顏冠得:「檢察官,我可不可以插撥一下,聽說這個有些時候幫規是裡面有所謂這個大哥的女人不可以欺負,還是說不可以罷佔,有沒有這樣子。」

資深媒體人吳國棟:「他們的這種幫規真正嚴格的,就像青幫像十大幫規說不能欺宗滅祖啦,不能什麼什麼不能,這個反正出賣兄弟規定,我想台灣的這些幫派這些內規也都是從嚴格那一些傳下來,有這樣的規定那當然以現在台灣這種黑社會的組織已經混亂到怎麼少數幾個人就可以成一個堂了,就像這樣我們四個人在這裡一拜我們有一個堂出來了,所以已經都沒有像以前舊時代的那種幫,就是有幫的這種他們所謂的幫,就是說我是這個幫裡面的一份子我走到哪裡去,只要是同幫的他就會照顧我他們,這個幫的目的是在這裡嘛,那不像我們這邊是為了利益爭奪搶一塊大餅,為了這種東西在那邊你爭我奪,火拚啦一大堆搞得就是烏煙瘴氣的嘛,不一樣的嘛,所以當時的那個幫派跟現在的幫派事實上差別也很大。」

樓蘭:「而且現在聽說現在的幫派就是所謂的都是小弟啊,其實應該講這個它的分界點它的臨界點一清專案的時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指標,因為在一清專案的時候不光是陳啟禮他們一些這個大哥級的人物,還有包括很多角頭勢力,竹聯、四海很多角頭勢力的大哥全部都掃進去了,那分別就在這個綠島、岩灣,就是說以及他們專門這種管訓隊在管訓隊裡面一次都來了很多角頭大哥,然後他們這些管訓隊的這個隊長們就開始要制服這些角頭大哥嘛,一個個刺龍刺鳳,你就要比他更狠,所以那時候傳出來叫做以暴制暴,所以後來就造成了就是有聽過我們所謂的綠島暴動,然後那就是說在這些角頭,也就是說這些角頭勢力他們全部被抓進去以後,那外面的人怎麼辦呢,就是外面他們這些小弟們就竄上來喔開始做大哥了,那等他們開始竄上來做大哥的時候,然後經過了三年,因為那時候一清是一清,他們是三年,三年陸陸續續回來之後,這些既得利益者就會不肯把他所掌握的這一些權利啊,這一些利益給放開來,所以那一陣子剛回來的,那一陣子那一兩年的時候就發生了好幾件小弟犯上殺大哥的事件,所以以前早年竹聯、四海都講一個義都拜關公,可是到了後期,因為他們整個江湖倫理已經被打散了,在這種打散的狀況之下,這個黑道就越來越沒有沒有所謂的倫理了,那些幫規也幾乎是蕩然無存了,像以前他們最痛恨的就是吸毒犯,可是現在很多抓到的這些兄弟,很多都吸毒對不對,而且幾乎都是那種六親不認,又吸毒啊又甚至在賣搖頭丸等等這一些情況,所以在這個這種黑道的演變的情況,就是因為就是說整個它的生態結構就不一樣了。」

更新時間:2016/05/16 07: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