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憶樺專題】(一)吳憶樺巴西現況 TVBS獨家追蹤



記者:「你好不好?不好喔!有沒有找到叔叔?」2個月前,吳憶樺被強制帶回巴西,跟台灣親人分離的畫面,相信大家此刻看到了,仍舊記憶猶新,2個月過去了,吳憶樺台灣之子,他回到巴西過得如何?整個事情圓滿了嗎?那麼在這一次呢,TVBS可以說是突破重圍,而且全球來說是獨家;取得了吳憶樺最新的狀況,我們獲得了採訪,而且是在合法的狀況之下。

我們來看看,這是過去的吳憶樺,這是現在的吳憶樺,你仔細看來有什麼不一樣了嗎?很多人第一眼都會覺得他變胖了,那麼這一次呢?能夠跟吳憶樺貼身採訪的是我們的特派記者林宏宜,宏宜要跟我們來聊一聊好久不見的吳憶樺,那麼現在到底他的狀況如何?

TVBS特派記者林宏宜:「好的,我們知道從剛剛這個分割畫面你可以看到,就是拿著兔子的這個是吳憶樺現在的照片,那就是我們突破了重圍,好不容易才取得的,那麼主要呢,我們在巴西總共待了8天,幾乎有7天都不順利,到最後一天,我們終於拿到了法官的許可,因此呢,接下來這1個小時當中,您看到吳憶樺這個現況,可以說這是2個月來,第一次在全球的媒體面前來進行曝光,那麼我們可以看到那個吳憶樺這個畫面,可以看到他明顯的2個月前跟現在是他到底胖了多少?」

TVBS特派記者林宏宜:「胖了好幾公斤,主要呢,我們去的時候剛好是當地巴西復活節的假期,吳憶樺他哥哥他說他吃了好多好多的巧克力,一下子就胖了起來,你可以看到這樣很明顯的一個差異,那麼另外呢,我們知道事實上呢,就是我們在巴西這8天的了解,除了從他外婆還有他阿姨,以及他所有的老師親屬,了解他整個巴西的適應的情況,的確他在巴西目前整個適應的情況非常非常的不錯,唯一一個不適應的就是他吃飯的部分,因為我們知道巴西的主食是黑豆,那麼吳憶樺回到巴西之後,這個黑豆他現在還是不太敢吃,不過除了黑豆之外其它都吃,所以吃得現在看起來也是這樣白白胖胖的。」

主播:「那麼當然這個時候,我們要補充說明一下,因為為什麼宏宜這一次說是全球獨家,因為吳憶樺回到巴西之後3天,巴西法官就認為實在是這樣的採訪呢,對他的影響太大了,所以下了禁令,包括了媒體,不管是巴西的、台灣的都是,那麼另外包括了台灣人,都不得接近吳憶樺,這有3個月的期限對不對?」

TVBS特派記者林宏宜:「是,甚至我們在進去採訪的時候,法官都有一個但書,你不可以用中文來問他,因為他認為會影響到吳憶樺在巴西整個的適應的情況,那麼當然這個禁令是在最近的3個月之內,所以換言之,大概還有將近1個月的時間。」

主播:「對,那麼在今天的好久不見吳憶樺,TVBS追蹤報導當中呢,我們要帶您了解,這個台灣之子他的近狀,當然在此時此刻,其實一顆心還懸在吳憶樺身上的,就是他在高雄的叔叔,吳火眼一家人,那麼所有的親人呢,在知道我們取得了吳憶樺的這個畫面之後呢,今天可以說是滿心期待,想要看看他們過去照顧了這麼久的孩子,到底現在狀況如何,那麼同時我們看到的是,現在在畫面當中,叔叔吳火眼就在鏡頭前,那麼跟所有的觀眾朋友來分享,其實即使他沒有辦法把孩子留下來,他還是希望他能夠過得非常的好,能夠一切順利。」


主播:「吳火眼你好!」

吳憶樺叔叔吳火眼:「各位觀眾大家好,我是吳憶樺的叔叔吳火眼。」

主播:「好的,那麼稍後呢,吳火眼先生,還有就是所有的親朋好友,其實現在都聚在電視機旁邊,想要看看這個畫面,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宏宜所做的獨家採訪,對!相信大家都很期待,對!現在到底如何?」

這個地方,這兩個月在鎂光燈和媒體全部靜空的環境下,吳憶樺已經慢慢適應了在巴西的生活,我們今天獨家為您捕捉到了吳憶樺在巴西的生活現況,TVBS的採訪小組帶著一籃巧克力和兔寶寶,再度來到了巴西的瑜港市拜訪2個月不見的吳憶樺。

TVBS新聞林宏宜巴西採訪報導:「吳憶樺很認真拆著我們送來的禮物,裡面有他最喜歡的巧克力,吳憶樺的哥哥說,復活節假期吳憶樺吃了好多巧克力,體重迅速增加了好幾公斤,除了喜歡玩電動,吳憶樺回到巴西還有兩隻新寵物,一隻是黑色的貓叫Jack,一隻是花貓叫Melissa,您是不是已經發現了,才2個月不見的吳憶樺,葡萄牙文已經能夠說得相當不錯,吳憶樺跟唸初中的同母異父哥哥Joao的感情非常的好,幾乎每天都黏著他,兩個人還經常扮嘴,剛開始一見到鏡頭就躲掉的吳憶樺,和我們逐漸熟稔之後,開始抱著他的寵物貓對著我們的鏡頭打招呼,2個月不見,吳憶樺除了體重增加之外,現在開口閉口都是葡萄牙文。上次搶人風波當中一度飽受驚嚇的吳憶樺,這一回笑容滿面,因為他已經慢慢重新適應這裡的生活,學習做一個道道地地的巴西兒童。」

主播:「好的,我們看到這是宏宜的特別報導,不過剛剛看到畫面其實是滿清楚的,剛剛宏宜私下透露說,其實這不是像一般採訪上肩去拍,沒有錯,這是什麼樣一個拍攝過程,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TVBS特派記者林宏宜:「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吳憶樺在2個月前,因為當時的搶人風波當中,他現在看到攝影機都會非常的害怕,看到我們攝影機的時候會躲,那為了讓他在一個比較安全的情況之下,來拍攝這整個的畫面呢,我們所有的攝影機都不是像傳統必須要架上肩上,而是把它提在手上或者是倚在肩上,比較用偷拍的方式來,其實也是在合法的情況之下,在不讓他有感覺到有攝影機的環境之下,來完成整個採訪的作業。」

主播:「不過吳憶樺知道你們在拍對不對?」

TVBS特派記者林宏宜:「他知道。」

主播:「他知道你們在拍,所以他後來其實是真的就比較放開心,願意跟你們接觸了。」

TVBS特派記者林宏宜:「沒有錯,因為很多人都說其實吳憶樺他非常習慣鏡頭,他剛開始看到我們是真的很害怕,還拿著毛巾這樣子一直躲,然後一直往屋裡面跟我們在那邊躲貓貓,結果後來發覺慢慢的熟悉之後,我們的攝影機大概就是這方位,他大概都知道了之後,他就慢慢的對著我們的鏡頭笑,甚至拿貓跟我們的攝影師逗著玩,所以他已經慢慢又開始、慢慢恢復可以習慣這個攝影機的環境下面了。」



最近修改:2004-04-24 10:3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