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4低
01/20
星期六
17°
18°
01/21
星期日
17°
20°
01/22
星期一
15°
17°
01/23
星期二
17°
18°
01/24
星期三
17°
18°
01/25
星期四
17°
18°
週六北桃宜花東短暫雨 基、宜雨多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7
  • Oct
  • 2017

七零年代以來 全球氣候災害增加四倍

2017/10/27 19:59
「救地球」幾乎是國際報導天天關注的焦點,秋天像夏天的情況持續,暖化沒什麼好消息,但是每天都有新的辦法被提出來。



美國哈佛大學的研究團隊想用地球工程對抗暖化,他們設想直接在地球平流層上加入化學物質,如此一來,地球表面形成一層新保護膜,就能把太陽光反射回去,直接幫地球降溫,就好像夏天穿白色衣服不吸光的道理一樣!

不過這方法引發激烈爭議,灑出大量化學物質的地球工程一定會有副作用。平流層添加了過去沒有的化學物質,這到底是為地球好,還是反而害了地球,這種操控氣候的科技要由誰來掌控?又要在哪些地區施行?各種爭執可能會引發國際間的衝突。

七零年代以來全球氣候災害增加四倍,氣候變遷所產生的天災次數變多強度變大,根據保險業者的統計,從1970年以來,天災發生的次數已經增加了四倍,人類為此付出慘痛代價。各國領導人面對氣候變遷的問題,一方面討論著合作卻又時常爭論不休,同時,科學家們也不斷在研究探索希望用科學的方法,直接逆轉地球暖化的現象。

哈佛大學教授David Keith說:「這是一種工程計畫,能夠影響地球上的每一種生物,什麼工程計畫足以影響全球?,科學家想嘗試地球工程。」    

哈佛大學教授Frank Keutsch補充:「地球工程的概念就是,人類有目的性地去影響地球氣候。」
 
美國哈佛大學的研究團隊步伐領先全球,要在2018年進行太陽能地球工程的實驗,實際去測試這樣的做法,對環境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方法是在地球的平流層發射一些化學物質,就像是在地球表面包裹上一層保護膜,把太陽光反射回外太空,直接幫地球降溫。
 
哈佛大學教授Frank Keutsch說:「概念就像在夏天穿白色的衣服,白色的上衣會把太陽光反射回去,不會像穿黑色上衣時那麼熱。」   

相較於鼓勵大家節能減碳或是積極投資開發綠色能源,科學家想用地球工程直搗平流層,是人類試圖直接影響地球氣候的一種大膽作法。 
 
哈佛大學教授David Keith說:「我們的實驗會有一個小的氣球載體,重量大約是幾百公斤,大概會飛到平流層上空20公里處,那約是商用飛機所飛高度的兩倍。」

這個氣球載體到了上空,就會釋放不到一公斤的化學物質,包括二氧化硫氧化鋁或是碳酸鈣,之後氣球載體就會來回飛行,去測量那些化學物質,和平流層原有的化學物質之間,會產生什麼變動。

提倡地球工程的人相信,地球可以有一層太陽保護罩,一年只需要100億美元就能做得到;雖然2018年的實驗不會立即對氣候產生影響,但是如果未來大規模執行,可望能透過減少地球的陽光量,讓人類不受極端氣候的威脅,甚至拯救數千萬人的性命。

哈佛大學教授David Keith說:「如果我們把太陽光調弱一點,就能讓地球的能源平衡一點,就可以減少一些風險,像是極端風暴或極端氣溫。」

但這樣的作法,目前還在概念階段就已經充滿爭議,畢竟誰也無法肯定人類用自己發明的地球工程,想要去改變大自然的氣候,會產生什麼副作用。

哈佛大學教授Frank Keutsch說:「地球工程是在環境當中,加入一些大自然原本沒有的化學物質,這麼做是會有副作用的,問題是人類能否了解,副作用的規模是大是小?」

哈佛大學教授David Keith說:「如果人類真的決定要做地球工程,一定會充滿不確定性,包括執行後的效果,以及會產生的風險,用另外一個未知的風險,來解決眼前已知的問題是否值得?」

哈佛大學教授Frank Keutsch說「有一些深受敬重的科學家們說 ,地球工程的這種實驗,根本不應該進行。」

反對進行實驗的科學家擔心,一旦科學界看似找出了方法,能夠直接幫地球降溫,人類就會鬆懈,各國就不會積極推動減碳政策,而演變成這樣的局面就會很危險。

哈佛大學教授David Keith說:「地球工程最多只能是,減碳的一個輔助工具,而不是一個替代減碳的方法。」

除此之外一旦經過實驗證實,地球工程這個方法是可行的,那麼這樣的科技,要由誰掌控又要怎麼執行,也會成為一個問題。

經濟學人簡報編輯Oliver Morton說:「人類之間一定會產生爭執,要在哪裡進行地球工程,進行的速度要多快才好,各式各樣的爭執可能會,導致國際情勢緊張。」

但是提倡地球工程的一方認為,與其因為害怕未知而按兵不動,還不如展開行動去做實驗,試著去解開未知謎團。

哈佛大學教授David Keith最後說:「我們這個世代不會是做決定的人,是我們的孩子或是他們的孩子,之後的世代要去決定,是否要使用地球工程,我的觀點是我們欠孩子,我們必須要給他們更多的資訊,因為如果我們什麼實驗都不做,給下一代的就是無知。」
更新時間:2017/10/27 21:14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