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FOCUS新聞】「聖戰兄弟檔」增多 手足涉險不只一二


發佈時間:2015/01/23 22:47
最後更新時間:2016/07/04 17:53
 【FOCUS新聞】「聖戰兄弟檔」增多 手足涉險不只一二



巴黎「查理週刊」恐怖攻擊,犯下血案的是一對兄弟檔,阿爾及利亞移民的第二代,在法國出生受教育,這讓人想起2013年,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也是由一對兄弟檔所為,他們是在美國待了10年的車臣裔移民,媒體報導 很難規避他們「穆斯林移民」的身分,因為深究攻擊事件背後的原因,都指向兩對兄弟檔無法融入社會的困境,他們也因此萌發了激進思想,被伊斯蘭激進組織所吸納,被賦予為「伊斯蘭奮戰的理想」,所以除了像IS伊斯蘭國這樣,大規模攻城掠地的戰鬥,也有越來越多類似這些兄弟檔,就是所謂的「CELL細胞」組織,隱身在西方國家中,伺機發動攻擊。


庫瓦奇兄弟,血洗巴黎查理週刊,就像重演2013年4月15日,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當時也是一對兄弟檔,在馬拉松終點線附近,引爆兩枚炸彈,釀成3死200多傷,是美國繼911後最慘烈的攻擊。

馬拉松爆炸目擊者(2013年):「我聽到巨大聲響後,四處都是瓦礫殘骸。」

兩個國家兩起恐攻,相隔時間不到兩年,縱使攻擊手法,目標都不一樣,但都讓警方疲於奔命圍捕,甚至爆發人質遭挾持。查理週刊槍手謝里夫:「我是葉門蓋達派來的謝里夫,我到那(葉門)去是,(教士)安瓦爾瓦拉基資助我的。」

犯下攻擊案的兩對兄弟,身家背景類似都來自動盪的國度,法國籍的庫瓦奇兄弟,是北非阿爾及利亞移民後裔,波士頓兄弟的雙親,則來自北高加索區的車臣。為了逃離家鄉爭取獨立的長年戰火,以難民身分到了美國,但兄弟倆人移民超過10年,卻還是無法融入社會,甚至因此走上激進的道路。

恐怖主義研究專家布蘭尼夫:「他們都找到了,能把信念和意見,轉化為暴力攻擊的意識形態。」

自小是孤兒,在法國生活顛沛流離,庫瓦奇兩兄弟20出頭時,來到大量穆斯林移民聚集的,巴黎第19區打工賺錢。32歲的弟弟謝里夫,曾夢想當繞舌歌手,奈何如同波士頓爆炸兄弟檔,4人都被激進傳教士佈道洗腦,要對抗美軍出兵伊拉克和阿富汗,號召他們發動孤狼式的攻擊,或招募法國年輕人,赴伊拉克打聖戰。

報導指出庫瓦奇兄弟倆,都曾赴葉門接受蓋達分支,AQAP武裝戰鬥訓練,其中謝里夫備受法國警方關注,05年他試圖通過敘利亞,進伊拉克戰場時,被法國警方拘捕,3年後又因幫蓋達組織招募聖戰士,入獄3年。

恐怖主義研究專家布蘭尼夫:「這樣的聖戰意識形態,在恐怖組織宣傳很常見,利用典型防衛聖戰理念,動員年輕人參戰,被社會剝奪權力的人,會被暴力組織或事件激化,攻擊給了他們成就感。」

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成員,近年來已成了這些激進組織用人的首要準則,回顧當年美國911攻擊,負責劫機19人有三對兄弟檔,其中這組劫持美國航空77號客機,衝撞五角大廈。隔年對峇里島發動三起連環爆炸,造成200多死的又是兄弟檔,為什麼是具有血緣的兄弟姊妹,一起行動?

心理學家哈利:「作為一個孤狼,激進的聖戰士很難,單人作戰很難,有人幫忙會更好,所以問題是你信任誰,所以顯而易見可信任的家人,是一大助力。」

這次巴黎恐攻事件,同時也再點燃外界,對潛藏在歐美境內,被稱作是「潛伏細胞」的憂心,指的是潛伏在各國境內的恐怖份子,想住哪,攻擊哪個目標,他們有實質的自主權,能伺機發動恐攻,而且潛伏時間能長達好幾年。

中情局前探員貝克:「他們已經在哪裡了,有跨越邊境的能力,能不被監控。」

之所以能神不知鬼不覺,關鍵在於這些人行事低調,不用手機或電腦和組織聯繫,有些人甚至不到清真寺膜拜,如此一來就能甩開外界,對於穆斯林的刻板印象,身分難以被察覺。

CNN記者:「他(鄰居)說好幾次看到,謝里夫和老婆在一起,她身穿全黑伊斯蘭罩袍,只露出眼睛,他說他非常的謹慎。」

巴黎恐攻和波士頓爆炸,都是潛伏殺手典型範例之一。報導還指出為擺脫穆斯林的標籤,過去911劫機犯們,就常外出飲酒作樂,或到脫衣俱樂部狂歡。前聖戰士夏克:「他們可能剃掉鬍子,脫掉宗教的外衣,儘可能混入社會,他們有正常的工作,你看到他們看脫衣舞,飲酒作樂,做任何事,讓你不會懷疑或指控,他們可能是極端,穆斯林恐怖份子。」

據西方情報單位指出,多達20個潛伏細胞,120到180名的恐怖份子,潛藏在歐洲境內,可能對法國、德國、比利時以及荷蘭發動襲擊,越趨模糊的戰線,讓各國維繫國土安全 ,更緊繃了神經。






 

#兄弟#恐怖攻擊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你可能會喜歡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