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1低
07/24
星期三
27°
35°
07/25
星期四
27°
35°
07/26
星期五
27°
34°
07/27
星期六
27°
34°
07/28
星期日
27°
35°
07/29
星期一
27°
35°
「北市暴雨」今恐再現!大暑悶熱 午後全台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2
  • Jan
  • 2015

【FOCUS新聞】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尼泊爾白內障人口多

2015/01/02 21:23
 【FOCUS新聞】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尼泊爾白內障人口多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尼泊爾的喜馬拉雅山,號稱地球上最接近天空的地方,但也因為山區強烈的紫外線,讓許多尼泊爾人因白內障失明,一名當地眼科醫生,決定發起「眼科營」行動,號召國際醫師團隊,下鄉免費為窮人動手術,他還將這套模式推廣到,亞非的開發中國家,30年來幫助超過10萬人重見光明,也讓他得到「光明之神」的稱號。


喜馬拉雅的壯闊山色,吸引全世界遊客遠道而來,但對住在山腳下的,70歲尼泊爾雪巴奶奶阿朗姆,家園的美景卻早在4年前,就褪成一片漆黑。

尼泊爾白內障病患阿朗姆:「一開始是右眼感覺好像被戳,然後就輪到左眼。」

自從白內障造成兩眼失明,阿朗姆的世界只剩下小小的房間,先生為了充當她的雙眼和雙腳,田也荒廢了兩人只能吃玉米粉維生。

尼泊爾白內障病患阿朗姆:「我沒事做每天就是呆坐吃東西,如果我看得見一切將會很不同。」

其實在所有導致失明的原因中,白內障算是最容易醫治,治療效果也最好的眼疾,但這世界有許多人,往往因為貧窮延誤治療時機,目前全世界1800萬,因白內障失明的病人,有九成集中在開發中國家,光是尼泊爾就有15萬人。

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不只看得見還要看得清,我認為這是基本人權。」

59歲的眼科醫師魯特,從小在尼泊爾山區長大,因為小時候目睹肺結核的姐姐,沒錢治病在他眼前斷氣,讓他走上行醫這條路。

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隨隨便便一個病,就這麼快奪走你的親人,我想這就決定了我要走的路吧。」

現在的魯特已經是全球眼科權威,20年前在加德滿都創業的小診所,如今擴張成每天600人就診的大醫院,但他依舊視病如親,連視力檢查都自己來。

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這病人為了掛我的診,從大老遠跑來,所以我盡量不要讓他們失望,甚至如果只花一分鐘陪他們,他們就開心那我很樂意做。」

除了看診的診間,圖甘佳醫院還有一座,走在時代尖端的「眼庫」,每年生產35萬片物美價廉的,人工水晶體賣到全世界,在美國生產成本每片100美元,這裡只要三塊錢。

記者VS.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我每片只賣3元,3元多一點,所以你根本沒賺多少?不,重點不是要賺錢。」

重點不是要賺錢,而是讓窮人也能病有所醫,所以魯特醫師又創辦了「眼科營」,用自家生產的水晶體,免費為窮人進行白內障手術,這天眼科營準備開拔到鄉下,14位工作人員忙著將400公斤的,裝備和食物搬上巴士。

半島電視台記者vs.魯特醫師:「基本上你把整間醫院帶著走?是啊。」

往山裡的路車子得開上一天,接下來就只能靠兩條腿,走了8小時山路,終於來到雪巴村這棟,未完工建築改的臨時診間,但這不算什麼,許多病人為了這次的眼科營,可是翻山越嶺了好幾天過來,包括抱著最後希望的阿朗姆。

尼泊爾白內障病患阿朗姆:「我好高興眼科營來我們村子,希望手術成功我會由衷感激。」

生活在高山的雪巴人,因為長期接受紫外線照射,白內障病人特別多,幾小時開下來,川流的病人似乎沒少多少,好不容易終於輪到阿朗姆。

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躺好不要動不會痛的。」

魯特醫師熟練地為阿朗姆麻醉,取出混濁的水晶體再進行置換,整個動作幾乎一氣呵成,因為這樣的眼科營他已經辦了200趟,他獨創的小切口手術,無須縫合過程只要5分鐘,一天開上50台刀不是問題。

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這就是小切口手術的概念,切口具有自閉性。」

隔天一早,阿朗姆回到眼科營外,和幾十名跟她一樣包著眼罩的病人,不安地等待魯特醫生,為他們揭開紗布那一剎那。

魯特醫生vs.阿朗姆:「哇我看到好多人。這幾根手指?五根。你確定,來看我這邊,抓我的鼻子。我好像剛睡了好長一覺醒來。你看我怎樣,說說看。你有點胖。」

記者VS.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才過了24小時,她比昨天又年輕了十歲。病人又找回了活力?不只活力還有笑容和自主能力。」

看到5分鐘的手術,足以改變人的一生,許多發展中國家的醫師,專程來跟魯特拜師學藝,緬甸衣索比亞甚至北韓,整個眼科營就像聯合國。

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人員訓練真的很重要,它的效果可以擴及,幾百幾千甚至百萬人,他們還會去教其他人。」

尼泊爾眼科醫師魯特:「像這樣壓懂嗎。」

培訓醫生回國開枝散葉,魯特的眼科營如今遍布,迦納衣索比亞印度和中國,幫助超過十萬人重見光明。

印尼眼科醫生克羅汀:「魯伊特是了不起的眼科醫師,他願意和其他醫師分享知識,不管你從哪裡來。」

剛結束一個月培訓計畫的克羅汀,即將回到她印尼的故鄉尼亞島,成為島上唯一的眼科醫師。

印尼眼科醫生克羅汀:「我很高興回到尼亞島,除了可以見到我的家人,我也能幫島上白內障病人恢復視力。」

不同於尼泊爾,因高海拔造成白內障,印尼許多病患,都是長期受海水反射,除了大人,還有許多小小病童。

印尼眼科醫生克羅汀:「兒童白內障有可能是天生,可能是母親懷孕時營養不良,或是感染水痘發燒,但通常白內障要完全形成,都是到11─17歲的年紀。」

印尼有1萬7000多座島嶼阻隔,行醫絕不比尼泊爾輕鬆,克羅汀任職的醫院看似現代,裡頭卻設備簡陋,只有一套消毒設備,幸好魯特醫生的這套手術,原本就是為克難環境開發,兩天下來,克羅汀和另外2名魯特醫師的學生,就成功為264病人進行手術。

尼亞島病患:「一根,五根。」

好像是跟雪巴人講好的一樣,這群重見光明的印尼島民,也高興地跳起了舞,因為他們從沒想過,這輩子不敢再奢望的夢,竟然一個簡單的手術,就解決了。

尼泊爾民眾阿朗姆:「我好像剛從母親子宮出來,眼前一切都變得好清晰。」

人稱「光明之神」的魯特醫師,不只為她找回了雙眼,更還給她活動自如的雙腳,阿朗姆說等力氣恢復,她還想到處去旅行,用這雙失而復得的眼睛,多看看這個世界。
更新時間:2016/05/16 07: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