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3低
11/14
星期四
20°
22°
11/15
星期五
18°
25°
11/16
星期六
19°
28°
11/17
星期日
20°
29°
11/18
星期一
21°
26°
11/19
星期二
18°
19°
多雲晴空氣髒!深夜東北季風到 北東濕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5
  • Jul
  • 2019

川普卸任後可被起訴!「通俄」特檢官聽證會

記者 李麗珣 報導

2019/07/25 20:11
圖/達志影像路透 川普卸任後可被起訴!「通俄」特檢官聽證會
圖/達志影像路透

美國總統川普在「通俄門」上到底有沒有罪?負責調查的前特別檢察官穆勒,24號到美國眾議院出席聽證會,重申調查報告中,沒有找到川普和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時與俄羅斯「共謀」的證據,而在川普妨礙司法公正上,沒有將他定罪,但也無法判定無罪,至於當川普卸下總統職務後,能不能被起訴?穆勒給出肯定的答案。

美國總統 川普:「我經歷這些(通俄門指控)已經三年了,三年!全都是胡說八道!」

儘管「通俄門」調查已經告一段落,但美國總統川普恐怕仍陷泥淖之中。

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 納德勒:「總統再三聲稱,你的報告中發現,他沒有妨礙(司法公正),所以能證明他完全無罪,但你的報告並不是這麼說的,對嗎?」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是的,報告裡不是這麼說的。」

穆勒在2017年5月,接下特別檢察官一職,負責調查通俄門醜聞,將近兩年時間過去,他向美國司法部提交了一份長達448頁的報告,同時也卸下了職務;再過兩周就要過75歲生日的穆勒,週三(7/24)特地來到華府,出席分別由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和情報委員會主持的聽證會。

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 納德勒:「那麼完全免除指控呢?你為總統完全除罪嗎?」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沒有。」

如同報告結論一樣,在妨礙司法方面,既沒有定罪川普、也無法判定總統無罪。

美國民主黨籍眾議員 劉雲平:「我再一次問你,你沒有起訴川普,是因為考量OLC(司法部法律顧問室)觀點,你不能起訴一位現任總統,對嗎?」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沒錯。」
CNN記者:「但他在稍後澄清……」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我們無法判定總統是否犯了罪。」

民主黨原本把這一點,看作是增加彈劾川普籌碼的大好機會,不過在長達7個小時的馬拉松直播聽證會上,穆勒都很謹慎,只依報告內容做回應,整場回答簡短、惜字如金,並沒有民主黨人期待的「爆炸性」證詞。

美國共和黨籍眾議員 阿姆斯壯:「這場聽證會的重點,是要穆勒給出彈劾的建議嗎?」
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 納德勒:「這個問題有失公允。」

絞盡腦汁提出疑問、大玩文字遊戲,但還是問不出決定性的證據;民主黨人失意,得意的當然就屬總統大人。

美國總統 川普:「整件事三年來尷尬且浪費我們國家的時間,你知道嗎,民主黨人以為他們可以像這樣贏得選舉,我覺得他們2020年會輸得很慘。 」

不過川普也別開心得太早,因為穆勒並沒有為他洗刷妨礙司法之嫌,代表著當川普卸下總統大位之後,很可能被起訴。

美國共和黨籍眾議員 巴克:「總統卸任之後,你能控告他嗎(妨礙司法)?」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是。」

至於在通俄門方面,穆勒報告指稱,沒有充分證據顯示川普和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時與俄羅斯「共謀」,不過也說了曾多次請求約談川普,但都被拒絕,最後對於提問,穆勒只得到了川普的書面答覆。

美國民主黨籍眾議員 馬隆尼:「你怎麼看待總統的書面答覆?」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顯然沒有當面對談那麼有用。」
美國民主黨籍眾議員 希夫:「你的調查不是政治獵巫?」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這不是獵巫。」
美國民主黨籍眾議員 希夫:「當總統說俄羅斯干預是場騙局,這是錯的,對嗎?」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沒錯。」

穆勒表明這不是政治獵巫,強調調查時發現俄羅斯政府以系統性的方式干涉美國選舉。
 
美國民主黨籍眾議員 韋爾奇:「我們是否已經從過去的競選中,建立了一個適用於未來競選活動的『新常態』,如果一個有敵意的外國勢力,試著影響我們的大選,沒有義務向FBI或有關當局報告?」
美國前特別檢察官 穆勒:「我希望......(請繼續),我希望這不是新常態,但我很擔心會這樣。」

穆勒擔心,在聽證會舉行的同時,俄羅斯已在謀劃干預接下來的總統選舉;而看到川普「通俄門」,彷彿成了國會兩黨拿來攻擊對方的政治工具,在大選結束前,通俄紛爭恐怕不會這麼快畫下句點。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