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3低
05/22
星期三
19°
27°
05/23
星期四
21°
26°
05/24
星期五
20°
26°
05/25
星期六
21°
26°
05/26
星期日
21°
27°
05/27
星期一
22°
27°
鋒面過雨勢緩! 北部宜蘭全天涼外出添衣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0
  • Dec
  • 2018

忍受斥責深夜苦讀! 直擊阿帕契飛官壓力

記者 相振為 / 攝影 傅建誠 報導

2018/12/30 00:04
要成為阿帕契的飛官,必須經過四個階段、超過半年的訓練跟考驗,不只被教官斥責是在所難免,他們往往要深夜苦讀到兩三點,一起來看飛官背後不為人知的一面。

圖/TVBS
抖擻精神,整裝出發,他是阿帕契換訓班隊第十期學員,上尉飛官廖健男,其實他本來就是,合格的AH-1W眼鏡蛇飛行員,但是毅然決然,往更強大的機型挑戰,換訓壓力,時刻緊繃。

阿帕契受訓飛官廖健男:「應該每個飛行員都要這樣想,既然要飛飛機,就要飛這個世界上最好的飛機。」

要駕馭這款最新穎的直升機,壓力可是跟著太陽一起升起,每天清晨的任務提示,健男跟同梯學員坐在同一側,仔細聆聽教官講話,突然之間,就被教官Cue到,飛官考核,隨時進行。

阿帕契受訓飛官廖健男vs.教官許甲:「TGT『溫度』相對應的限制,健男793,Maximum,Continuous,Power...講什麼東西,下一個,單引擎失效,Air,Speed...Air,Speed...再來,訊號條件是什麼,報告教官,報告叫官不清楚,問了三個都不會,是什麼狀況,都給我罰寫30遍,今天之前交給我,是。」

避免淘汰,加倍努力,緊張不是理由,表現沒有藉口,不是只有考試評分,日常生活,教官們就在評斷學員表現。

陸航601旅攻2隊政戰處長林宇庭:「如果真的不行,就是要嚴考核,嚴淘汰,不要讓學員浪費,他飛行的時間跟架次,合格班隊,飛官搖籃,特別開教學會議評估學員狀態,要幫助他們度過難過關卡,不過教官說了,嚴格考核,嚴格淘汰,上每一堂課,都只有全力以赴。」

教官許甲:「上課。」

阿帕契受訓學員呂有福:「起立。」

這天健男跟同學的上課科目,是要熟悉阿帕契的複雜面板。

圖/TVBS
軍事記者相振為:「要成為阿帕契飛官的第一步,就是要先經過合格班的訓練,在這個教室裡面,會透過電腦螢幕,來跟教官電腦做連動,螢幕上的所有介面,都是跟阿帕契實體機上,是一樣的,學科教育,建立觀念。」

學員廖建男vs.教官許甲:「這是我飛機的位置,現在健男,你幫我在地圖上,標示一個新的敵軍位置,來,使用Point,左二,Edit,給Target,目標位置,我們把他選在這裡。」

踏上模擬機跟實體機之前,教官一個接著一個步驟,教導如何鎖定敵軍,還有教學各種的戰術動作,邊聽教官講 學員振筆疾書做筆記,隨堂考馬上就來。

教官許甲vs.學員王俊惟:「俊惟,有,你來講一下,為什麼有30度跟60度的差別,危險區域裡面,有我軍在標雷射源,這個時候地獄火飛彈發射出去,它不會往敵軍的方向飛去,而是往我軍標定雷射的那架去做擊傷。」

系統複雜受訓期長,其實學飛阿帕契的訓練非常紮實,受訓時間比其他機型都長,至少需要6到8個月的時間,分為學,模擬機,實體機階段,還要通過儀器訓練,蓋罩訓練,戰術訓練跟夜視訓練,比其他機型硬是多了一倍時間。

陸航601旅攻2隊政戰處長林宇庭:「他最主要是他的系統,比其他飛機複雜度高,當然第一個就是你的求知欲望要夠,主動學習的精神要夠,來換裝阿,帕契的飛行員都是其他原本機型的飛行員,可能剛航訓畢業就直接來換裝阿帕契,可能不是那麼的適合。」

陸航601旅攻2隊教官趙鉞:「就是一個最低的底線,你要過這個門檻,我們不是隨意淘汰人,畢竟一個飛行員培養出來不容易,如果他有改進,他有心,我們還是會讓他順利達到他所需要的水準,全原文書,挑戰更大。」

直白的說,初學者不適合直接學飛阿帕契,系統太複雜不說,光語言就很折騰,看看這些厚重的教材,沒一個中文單字,跟眼鏡蛇的教材有中文譯本,大不相同。

阿帕契受訓飛官廖健男:「我當初原本的英文成績,算是...我覺得中等,藉由一次一次練習,反覆來回中英文的對照,相對的速度就會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阿帕契受訓飛官王俊惟:「我們的機型就是鼓勵看原文書,因為你要知道,他最原始的語言講什麼,透過翻譯之後,他原始的語意,是會有差異的,白天上課,夜間苦讀,知道要苦讀,否則就會被刷掉,我們拍攝期間,班隊已經有人的名字被移除,白天努力不夠,晚上就得挑燈夜戰。」

挑燈夜戰,自我要求,回到寢室第一件事情,打開電燈,然後就打開背包,繼續K書。

留下一盞燈苦讀,這個晚自習沒有人逼,完全是學員對自己的高要求,讀到四點,習以為常。

圖/TVBS
阿帕契受訓飛官王俊惟:「一開始換訓最忘我的時候,是讀到四點,我不知道我讀到四點,是因為我已經覺得我,全身好像已經坐到麻掉,坐到冷掉,血液循環已經不好了,我才發覺已經四點了,這個結訓照片,這是我以前的啟蒙老師,是我在學教練機的老師,他叫張老師,我都把這張照片,放在這邊,鼓勵我自己。」

不像營區外的學生,隨時有家人跟朋友支持,他們會在桌前放幾張照片或是字條,給自己打打氣,雖然講不出口,對家人的思念溢於言表,家人支持,最大後盾。

阿帕契受訓飛官王俊惟:「這是我當我同學的伴郎,我女朋友就是當伴娘,這是那時候我們一起留下的合影,對,我有時候就是會看一下,自己心裡面甜一下,會心一笑這樣子,一開始在投入這個工作的時候,她也是會有負面的情緒跟反應,現在女朋友,會體諒啊,就是已經有點像放生那樣子,不理不睬,但是,我只要回去,她就開玩笑跟我講說,就像是撿到了一樣。」

阿帕契受訓飛官廖健男:「當你在低潮的時候,想想你的家人,想想爸媽,想想自己的妻子,小孩,這時候,他們是會給你帶來一個原動力,我老婆唯一給我的『要求』就是安全,她希望我可以安全的上天空,再安全的落地,所有的起飛,都是你可以選擇的,我的老婆,我的爸媽都一直告訴我說,你要有準備,準備好了,再上去,都不遲,平安歸來,家人期待。」

追求夢想的路上,家人的支撐,是他們最大的後盾,也因為想到家人,不只要通過考試,每次飛行,也都要平安落地。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12/30 00:04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