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7低
06/19
星期三
27°
31°
06/20
星期四
27°
31°
06/21
星期五
27°
32°
06/22
星期六
24°
28°
06/23
星期日
23°
26°
06/24
星期一
24°
27°
周三四五晴熱 注意防中暑防曬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0
  • Nov
  • 2011

【一步一腳印】塔塔加星空逐夢者 用盡力氣追求理想

記者 詹怡宜 / 攝影 劉文彬 報導

2011/11/20 22:53

星期五下午,台北往南投方向前進,在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邀請安排下,最近半年,陳培堃每個月都有個週末,要上山教人看星星。

陳培堃:「(玉山)路都封掉了,晚上是沒車來的,所以我們怎麼拍都不會有車來,除非我們自己的車,那條路就是我們的,現在是晚上5點半封掉,一直到第二天早上7點才開。」

這趟台北往塔塔加的路,他不知走過多少回,25年前陳培堃就是在塔塔加星空下,拍攝到哈雷彗星,從此在天文攝影界頗有名氣,至今他還是常往山上跑,正常的規模是1個人加6隻狗,除了這回有攝影記者同行。陳培堃:「所以晚上在104K有個柵門,我們現在要趕路,要趕在5點半以前到那個大門。」

新中橫公路水災過後還是常坍方,部份路段夜間局部管制,越是想著趕路,越可能有怪事發生。陳培堃:「啊,阿彬,你幫我看,我在這邊踩油門,油門線有沒有動。」

走過坍方路段,最怕這種事,足跡踏遍世界五大洲,擅長旅行的陳培堃,也有焦慮的時候。陳培堃:「我剛剛過山路的時候忘了減速,結果車子碰了一下,碰一下油門就吃不到油了,發不動…。」陳培堃友人:「我找到兩個電腦。」陳培堃:「好,鎖起來。」陳培堃vs.友人:「發動啦!」

難得攝影機拍攝中,這趟玉山星空之旅的第一個狀況總算排除。陳培堃:「121K還有11公里,剛剛真是太緊張了,都正常怎麼會這樣,嚇死了,,卡在這邊,我們就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了。」

山路難開,天黑後的山路更難,這段漫長的車程,好不容易到達目的地,已經5個多小時過去,這是所有要到塔塔加享受星空的人,必須付出的代價,當然山下、山上,將近20度的氣溫差異,也是事前必須列入考量的重點。

但是當吸到塔塔加的空氣,寧靜中看到這一大片星空,很多事都不重要了,因為人生彷彿變得再簡單不過。陳培堃:「你可以想像僅僅在100年前,農業社會的時候,大家入夜之後沒有電視看,甚至連收音機也沒有,晚上面對的就是這片星空,當然你如果是在平地的話,你在農舍裡面,可能是蟬在叫,樹梢上有牛郎織女星,在四合院裡面聊天喝茶啊,我現在是一個人在高山頂上,看著這片星空,偶而一顆流星劃過去,哈!」

被星空深深吸引著迷,陳培堃從小就常在天文館看星星,不只是看,他幾乎把天文館當家,小學五年級的文章,看得出他清楚自己的志向,為觀星之路做準備,幾十年來,不斷以姓名英文縮寫P.K.投稿寫作,陸續出版過十多本觀星著作,出版界稱呼他「星星小飛俠」、「星空下的彼得潘」,畢竟星星是他的專業,更是夢想與熱情。

陳培堃:「1988年3月26日,這是我在海軍當兵的時候,利用空閒時間寫日記畫起來的,你看,這邊同時我還寫說這是于右任銅像,然後我寫Twilight星星以及月光,最後你看這是形成的照片。」記者:「其實後來你所有的創作,都有照你的計畫去實行?」陳培堃:「當然、當然,你都會先想好你要…這個跟畫家有點類似。」

不只拍完玉山最高峰的星空,PK退伍後,把年輕時計畫的照片一張張完成,嘉裕關的星空、希臘的星空、埃及金字塔的星空等等,用他的說法是散盡家財,幾乎走遍世界各大天文台,每一個重要的觀星場域,目前PK是日本和美國專業天文期刊的專欄作家,而玉山這片天空,仍然是他熱情的來源。

記者:「這是什麼?」陳培堃:「赤道儀,它會追著星星跑。」記者:「追著星星跑?」陳培堃:「它會抵消地球的自轉,這是我日本朋友做給我的,它是用音樂盒,它追蹤6分鐘,我透過這個小孔看到北極星,就表示極軸已經對準了,它就可以準確的追蹤,抵銷地球自轉,我就把相機架上去。」

相同的地點,不同的時間點、不同的天氣狀況,總是會有不同的驚喜,這是讓天文攝影愛好者著迷的原因。

陳培堃:「我今天要拍獵戶座,從玉山陵線升起的照片。」記者:「2台相機拍同樣的?」陳培堃:「但是我用不同的焦距,一個是廣角,一個是超廣角,它一般都是在秋季的時候,是最適合拍攝的季節。」記者:「獵戶座嗎?」陳培堃:「對,獵戶座它剛從山的陵線後面升起來是最美的,我一般都會來散步,順便看看景,因為有時候你晚上在拍星空的時候,你要找一個良好的地景搭配星空,這樣拍出來的照片才會有人味。」

今天晚上是玉管處的星空之夜,白天的悠閒散步時光,是他把這群狗孩子們,老遠帶上山的目的,只要走在山裡,就是PK認定的幸福時光。陳培堃:「也不是說我們要背著器材,或是要去爬什麼什麼山、要去克服什麼,不必要,你就是在山裡面走一走,把自己徹底的放鬆,送大家兩個字,什麼都不要想,『不想』。」

連晚上的天氣會不會好,看不看得到星星都不想。陳培堃:「我們現在剛好是在中央山脈的背風面,所以這個天氣是一定會好的。」記者:「現在霧愈來愈大耶!」陳培堃:「不用擔心,它在黃昏之後,太陽下山之後呢,沒有熱氣流在支撐它,它在黃昏之後會往下飄,我們其實在雲裡面…。」

任何一般人會憂慮的狀況,通常到了山上,好像都不是問題,對一個總是觀察銀河星空的人來說,更是如此。陳培堃:「時間在宇宙的尺度中算不了什麼,金錢再賺就有了,我一般的旅行抱著隨遇而安的態度,所以我也睡過機場,睡機場就省錢又有什麼關係,所以在旅行的時候,你把你的旅程交給上天,你的心情就會很好,很多人傳統的攝影,都是在前面停車場那邊,我都會換不同的角度,譬如說我會走到這個水溝裡面,蹲下來看,或者是走到夫妻樹的另外一頭,由北往南看,或是由南往北看,就是你要找尋不同的角度。」

陳培堃:「我們今天上這個星空課,跟一般的比較不一樣,讓你們理解到在高山,我們看星星,跟平地跟海邊看不一樣的地方。」

不預期這場高山上的演講會有太多觀眾,但是會願意上山聽PK講星星的,通常也是對生活充滿熱情,求知慾特別高的人。陳培堃:「我會堃大家看星星,你把這個星星的模樣記起來,把它的基本的故事記起來,然後呢,大家去外面,真正享受一下星空。」

他先分享自己拍的星星,以一種屬於PK式的口吻解說。陳培堃:「這個也很好玩,這個請大家看一下,這個特別是在4、5月的時候,你往南方的天空看,在台灣嘉義以南看得非常清楚,1、2、3、4,是不是像一個十字架。」記者:「對。」陳培堃:「這就叫南十字,日本人會為了這個星座,特地跑到菲律賓、跑到澳洲紐西蘭,去看這個,這個是南十字星,這個是玉山,比你們富士山高,我站在這邊我就感覺很快樂。」

天文學的專有名詞,在PK的解釋下,變得活靈活現。陳培堃:「牛郎河東、織女河西,剛好兩個人隔著銀河遙遙相望,實際他們的距離有16光年,7月初7就是有喜鵲搭乘一個橋,他們兩個在鵲橋上相會。」

曾經三度獲得李國鼎通俗科學寫作獎,陳培堃擅長把冷僻的題材,充滿熱忱地轉為視覺的享受。陳培堃:「這是北極星,1、2、3,這是仙后座,還有火星,所有的星星都繞著北極星轉。」記者:「看得出來嗎?地球的軸心是對著北極星,10分鐘拍一張,逆時鐘轉。」

陳培堃:「來,給大家猜一下這是什麼,流星,答對了,剛剛誰說流星,你已經拿過獎品不能再拿。」

有夫妻檔,也有情侶檔,有一樣愛山的登山客,這個週末夜的晚上,暫停原本的生活,在海拔2600多公尺的塔塔加遊客中心,跟PK學觀星,也試著跟宇宙中,確實存在的各種物象拉近距離。陳培堃:「如果你的眼睛好,請看得出裡面有幾顆星?試試看沒關係,誰說7顆的,對,剛才我們有個阿姨說7顆星星,哈,喔,你是美眉,拍勢,剛才有個美眉說7顆,答對了,那叫7姐妹,7姐妹星團。」

陳培堃:「接下來我介紹大家看魔羯座,想像這是一個羊的頭,這是魚的尾巴,但這樣連起來像一個三角形,看得出來嗎,那像超人的內褲,這邊是他獅子座的披風,所以他今天是這樣升起來的,你晚上起來上廁所的時候,你只要看到3顆星,你就會說,啊,我看到獵戶的腰帶。」

PK式的生活享受,星空之夜不能少掉,以一鍋熱騰騰的食物作結尾。陳培堃:「太感動了,下次就再帶麻辣,嘻嘻嘻,對不起,這個有在錄?」

PK的生活,的確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因為他用盡力氣去追求的,不是穩定的薪水和滿足的物質享受。陳培堃:「我們是一步一腳印,背著30公斤的器材走到排雲山莊,翻過玉山主峰,沿著陵線走到玉山北峰氣象站,然後在那邊進行長期觀測,那時候我拍哈雷彗星花了3個月,中間我有下山,但是你想3個月來回在山上跑,那時候只是自己好玩。」

好玩是動機,但追求夢想,立志把夢想當事業經營,並不是一條簡單的路,作為能夠靠興趣吃飯的天文迷,他大量用英文、日文吸收知識,不斷為自己尋找機會。

陳培堃:「先從一張照片開始,然後到一頁,做一個專題做蘭嶼,再來是玉山頂上拍哈雷彗星,再過來他問說,你可不可以做天文台的採訪,我說可以啊,我先做中國天文台。」記者:「那是日本的雜誌?」陳培堃:「對,那是日本雜誌,美國雜誌是這樣,日本雜誌和美國雜誌都有交流,那我的英文又OK,我就飛到美國雜誌說,我幫日本雜誌做事情,你們有沒有興趣大家一起來合作。」

選擇這樣的生活並不容易,他自稱向當年提著007皮箱到世界各地,賣產品的台灣商人一樣,當他享受了山上的星空,拍攝到滿足成就感的作品,就是不斷推銷分享,為自己製造機會。陳培堃:「所以很多人認為說,我要做什麼事情,我上網路去找,很抱歉,有些你就是找不到,所以我自己知道說,有些知識的取得,還有經驗的取得,你不是上網查一查,按幾個鍵盤就出來了,你一定人要到那邊,用台語來講,你一要跟他『交陪』,交陪人才會將他的心打開,他才會把他的東西交給你。」

陳培堃:「現在我們面對的是北極星,還有仙后座,你都可以回憶說,不管是1千年前還是2千年前,甚至5千年年的人們,他也在跟我一樣,仰望同樣的一片星空,這給你非常非常的寧靜,你可以想很多很多事情,甚至你不想,完全都不想,就寧靜,就這樣看著星空,雖然只是黑跟白、光跟暗的對比,沒有顏色,但它就是給你寧靜的感覺。」

從國小五年級,到現在快50歲了,PK還是沉浸在星空裡發現的樂趣,始終有玩心和熱情,果然是彼得潘。陳培堃:「我們才短短活這100年,甚至活不到100年,70歲就上天堂了,我們的生命在宇宙中,用宇宙之尺來衡量,實在是非常渺小,所以想太多、要太多,其實也是徒勞無功的,最終都是要兩腿一伸,我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

這是PK在塔塔加星空下的體會,這片星空總是給他養份和能量,以及積極分享的熱情。陳培堃:「星空的星,可以換成心臟的心,或是心靈的心,你可以仰望星空的同時,讓你自己也心空,我自己也蠻喜歡這個句子,心靈的心。」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