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6低
12/15
星期日
18°
21°
12/16
星期一
18°
22°
12/17
星期二
19°
23°
12/18
星期三
18°
21°
12/19
星期四
17°
20°
12/20
星期五
17°
18°
好天氣出遊去! 早晚涼白天舒適暖「記得這樣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1
  • Jan
  • 2014

【破案一線間】詐保6千萬逃12年! 建商投案揭疑點

2014/01/11 17:36

來看史上最高金額的詐保案,2001年桃芝颱風襲台,建商許文同夫婦開車到新北市金山濱海公路,疑似墜崖,詭異的是風雨不大,現場也沒血跡,但警方就是找不到人,子女因此聲請宣告死亡,獲得6400萬保險金,沒想到12年後,許文同在大陸跨海向檢警投案,承認假死詐保,嫌犯原本就成功詐保到鉅款,為何會主動投案?長達12年消聲匿跡的過程,日子又是怎麼過的?種種疑點,為您抽絲剝繭。

刑事局偵四隊一組偵查正林榮政:「就是很奇特,就這樣人間蒸發掉了,其實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啦,你做任何的壞事情,總有一天會被發現。」

逃了12年,滿頭白髮的許文同,終於回到台灣,犯下史上最高金額的詐保案件,成功獲賠6400萬元,許文同再踏上家鄉土地,已經66歲頭髮斑白,妻子也客死他鄉。

記者vs.許文同:「第一我也感覺我是無辜的,不是故意的,不是不是。」

全家人共謀,讓許文同夫妻墜崖假死,3名兒女詐領鉅額保險金,如果不是12年後主動投案,這起詐保懸案,恐怕也難以偵破,當年偵辦的員警印象深刻,明明疑點重重,許文同夫婦卻宛如人間蒸發。

在北部濱海公路的蝙蝠洞路段,發現這輛翻落在30公尺深,山谷下的銀色自小客車,救難人員及警方立即出動,進行搶救,不過奇怪的是,不管救難人員再怎麼找,就是沒有發現任何人。

民國90年7月底桃芝颱風襲台,許文同夫婦聲稱去找朋友收款,隔天卻被發現座車翻落在海蝕平台,夫妻倆離奇失蹤。

救難人員(90.7.31):「昨天颱風天我們這邊也沒甚麼風浪啊,2個人嘛、夫妻2個人,也都沒有跟家屬聯絡,沒有聯絡,這車應該是被推下去的。」

時任瑞芳分局巡官黃明福:「當時的話是颱風天沒有錯,但當時瑞芳地區是沒有下很大的雨,然後它那個部分是一個觀海平台,是有草皮,我們看草皮的狀況之下,也沒有輪胎高速行駛過,壓過草皮的痕跡,反而是覺得說,這個車子是慢慢過去的,草又恢復到原來的狀況。」

那一晚瑞芳地區最大風速不過5級,怎麼可能將車輛吹落,假使是衝撞落海,也應該呈拋物線,墜落在比較遠的地方,而現場一灘紅色液體,確認只是汽車機油,如果是連人帶車意外墜崖,卻是不見血不見屍,這有可能嗎?

時任瑞芳分局巡官黃明福:「現場我下去看的時候,車廂裡面還有那個崖邊的平台上面,石頭上面也沒有血跡,也沒有人員的水痕,那時候初步研判,人會不會是掉到海裡面去,但是它車輛掉落的位置,離海邊離水裡面,大概還有一段距離,大概5、6公尺的距離,所以說人如果是這樣掉下去,從車子內甩出去的可能性,也被排除掉了,因為整個物理的慣性不可能,然後車門打開,車門打開的時候,車窗也沒有破,不像高速撞擊以後,你車窗會破掉,都沒有。」

現場詭異不合常理,而父母親離奇失蹤,許文同的子女更是異常冷靜,沒有急著拜託警消發動搜救,而只想取得失蹤人口證明,更讓人覺得事有蹊蹺。

許文同女兒(90.7.31):「2點多的時候,他有說這邊風雨非常大,他回不去,他要找個地方休息這樣子。」

時任瑞芳分局巡官黃明福:「如果是真正的意外落水,我們要找到,活的要看到人,死了要看到屍,但是這個案子就很奇特,找不到人,在海邊也沒有發現屍體,那我們就合理的判斷認為,就是關於保險的問題,我們有去了解他的經濟狀況,了解起來經濟狀況好像也不是很好,不是很好的狀況之下,我們就朝著他是不是有要詐騙保險金的方向,只是說這整個案件,好像經過大家的規劃或者計畫一樣,我們偵查上面要從家屬獲得資訊,完全是都沒有,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

警方合理研判,許文同夫婦是刻意選擇颱風夜,就能以遭遇特殊災難,1年後由子女向法院聲請,宣告死亡,請領保險金,問題是詐保要有證據,那麼人呢?調閱親友通聯紀錄,沒有線索,住處也沒有許文同夫妻存在的蹤影,警方偵查手段到這裡,走進死胡同,保險公司自行調查也沒結果,許家子女獲賠6400多萬,誰也沒想到12年後,許文同主動自白,承認詐死。

記者vs.許文同:「你在那邊過得好嗎?不方便講,心裡面有沒有比較安定,回來台灣有沒有比較安定,還不知道,還沒體會到。」

終究是得回到台灣,102年6月,許文同二兒子突然現身地檢署,帶著許文同的自白書投案,坦承裝死12年成功詐保,原來假墜崖後,許文同夫婦就藏匿在預先就租好的淡水公寓,長達4年足不出戶,利用預付卡對外聯繫,生活所需全靠子女偷偷送來,直到民國94年才持假護照,和兒子飛往大陸上海,隱姓埋名過日子,過得一點都不逍遙。

刑事局偵四隊一組偵查正林榮政:「他們後來去大陸過的生活,都不是很好,因為躲躲藏藏,也不敢說,幾乎出入都不敢出入,都是由他大兒子、二兒子來照顧他們起居。」

原以為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度過餘生,卻是提心吊膽不敢見人,夫妻倆宛如把自己囚禁,連生病都不敢看醫生,生理、心理都飽受煎熬,原本就有心臟病的許嚴麗瑛,拖到最後才就醫,最後猝死在大陸。

刑事局偵四隊一組偵查正林榮政:「客死他鄉啦,其實他兩兄弟非常自責說,母親在生前對他們這個家,過得就是一直為了家付出很多,後來為了這詐保案,也很委屈自己。」

因為持假名被大陸公安識破,無法將許嚴麗?的遺體領回,安葬善終,一家人開會決定,不想再逃了,至少讓母親死得瞑目,許嚴麗?的猝死,是詐保案曝光的最終關鍵 ,而其實當初起因也是她,想以輕生詐保救全家。

刑事局偵四隊一組偵查正林榮政:「許嚴麗瑛,因為她保了很多險,她不是為了這詐保案而去保險,其實她陸陸續續在保險,因為他們家算是還不錯,保了很多險,後來因為他們負債好幾千萬,許文同生意失敗,做生意失敗,其實許嚴麗瑛是滿照顧他們3個小朋友的,她的意思是說,不然就是她跟許文同2個去自殺,看是不是說從保險金的部分,多少可以給付他們死亡的一些保險金,然後解決一些家裡的債務問題。」

原來當年許文同是瓦斯桶製造商,家境優渥,轉而從事建築業,卻遇上房地產大跌,慘賠負債3千多萬,走投無路之下,許嚴麗?有了尋死念頭,想以意外死亡,詐領1億2千萬保金。

刑事局偵四隊一組偵查正林榮政:「大兒子跟我講說他就出來,去跟他父親講說,你為什麼真的要自殺呢,不如我們用假死亡的方式,來領保險金,至少大家還可以在一起,不用為了錢,生死兩隔。」

刑事局偵四隊一組偵查正林榮政:「他就是你現在車子發動,就坐在駕駛座,很大力地踩油門之後,車子往前,他就趕快跳出來這樣子。」

12年後終於真相大白,擔心父母真的為錢輕生,許文同大兒子策畫假死,其他子女配合,由許文同夫妻自導自演,颱風夜假墜崖,從人間消失,連高齡80多歲的阿嬤,當年也被蒙在鼓裡,傷痛白髮人送黑髮人,但最後面對許嚴麗?病逝,無法火化安葬,似乎就注定該面對司法了。

時任瑞芳分局巡官黃明福:「這樣子10幾年,看了那案子以後,到現在終於知道說,當時的研判還是正確的,只是說因為家屬的互相配合,配合他們的犯罪行為。」

刑事局偵四隊一組偵查正林榮政:「其實這也是冥冥中注定啦,其實他母親就是也希望,希望他兒子在犯罪之後,能面對所謂的司法制裁。」

12年前就揪出疑點,卻苦無證據的詐保案,12年後被命運推著送上門,自動投案偵破,詐保的錢終究得歸還。

更新時間:2016/05/16 07: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