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7低
09/20
星期五
21°
26°
09/21
星期六
22°
29°
09/22
星期日
22°
28°
09/23
星期一
23°
28°
09/24
星期二
22°
28°
09/25
星期三
23°
30°
17號颱塔巴形成 外圍環流影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5
  • Nov
  • 2005

【一步一腳印】守護山林的精靈 現代獵人撒可奴(上)

2005/11/05 23:06
 【一步一腳印】守護山林的精靈 現代獵人撒可奴(上)

依靠在太平洋左岸,坐落在台東大武山下的排灣族新香蘭部落,最近10年,興起了一股文化運動,而運動的發起人是他,今年才33歲的排灣族後裔撒可奴,10年前的他才23歲,他開始建立這一間會所,也找回了在排灣族部落失落很久的會所制度。 排灣族後裔撒可奴:「會所也可以稱為重新凝聚,鎖住力量的地方,釋放力量的地方,剛才提到的是,他是部落裡面武戰的地方,學習人格養成的地方,女孩子對於都是這個地方,她覺得,從這裡出去的男人,才是強壯的才可以保護她的家人,才是她的愛人,代表的是Strong。」 會所制度跟是排灣族群是臍帶關係,不只是打造一個空間,撒可奴也找回傳統的排灣族文物。撒可奴:「我們在找這個個過程中,當然花了很多的心血,也繳了很多的學費,我們從一開始,一直到現在這個空間,累積這樣的文物,不只是,關於她(妻子)平埔族或漢人,還有我自己,以前假日要去找這個東西要去問,或者你明明看到那是一個古物,卻被族人放在外面,你又不能拿,但是你要告訴他,這是很珍貴的,重新告訴它這個東西,認定他的價值,那他會學習甕跟陶壺的的意義跟價值。」 10年下來,累積的東西,這裡成了排灣族的生活博物館,常常有人來這裡參觀。撒可奴:「我們傳統的老人家說,雲豹是6人的靈魂所變的,因為祂眷戀留在山裡,當列人死去的時候,祂會化身雲豹一職,守護那個森林。」 每一個老東西,撒可奴可以說出一個排灣族的傳說故事,不需要太多的語言和教條,會所創造的氣氛,自然吸引部落年輕人,力量就在這裡產生。 不是只有象徵性的活動,這一群年輕人有參與社區工作,每一場文化祭典,他們是主力,剛的搭馬在外遊蕩了半年,他決定回部落從事文化工作。會所青年達馬:「這會會所有很多哥哥弟弟,在這裡互說心事,把心理不敢說的在這裡大家聚在一起,除了開玩笑把不愉快事說出來,抒發自己。」 會所重視階級,由會長帶領,進入會所的男子,第一件事就是要學會尊重和服從,接任會長3年之內不能交女朋友,也不能結婚,為的就是可以專心在部落事務上。 記者:「會不會覺得很遺憾?」戴志偉:「當會長不會這麼想,因為我的心在部落、在會所,而且我底下還有這麼多年齡層,總是要有一個頭可以帶他們。」 沒有高學歷,曾經對人生沒有目標,在這裡他們找回了自己。撒可奴:「進來的孩子,不管你跟部落有什麼關係,你就是會被一群大哥愛 ,你會被一群人寬容,然後在這個地方,無所形的協調能力、態度,對生命的負責,跟你對人傳遞和接受,對階級的服侍,服從和付出。」

有越來越多的小孩和青少年願意回到家鄉,但是撒可奴也曾經被質疑。撒可奴:「會所又不能讓你考上大學,會所又不能給你飯吃,又不能給你工作,連我的父親對我過去過的一切都否定,他說這個有什麼,這是被詛咒的。」

孩子的改變,有說服了老人家孩子穿起排灣族的傳統服飾,也了解獵刀的意義在哪裡?小學一年級,文化在他們心理開始萌芽,是什麼力量,讓撒可奴把人生最精華的歲月投入在這個會所裡面!撒可奴:「這裡我愛跟的老人家,還有我可以玩的地方,這裡有很多小時候可以回憶的地方。」

撒可奴,原本在台北當特勤警察,而且開了一家很有名氣的原住民文化餐廳,為了回家鄉為了文化,他請調回台東擔任森林環保境警察,因為山林的熱愛,他工作起來特別有熱情,他太太偷偷告訴說,撒可奴除了要做文化工作,還要當警察,很忙碌,但是當森林警察,反而是他安靜沉澱的時候。

撒可奴:「像前一陣子,我們有一顆七里香3百多年了,被人盜挖,那種樹是要賣到大陸的,你看到那種樹被砍會心疼,有時候更壞,山老鼠,樹倒了我們據報去處理樹,就倒在那個地方,我們要有專業知識,這是什麼樹種?什麼季節?要馬上移植,對我們來說就像就人一樣。」

晚上是森林警察,白天他就是一個獵人,帶著部落的青年,他們開始準備,上山打獵,身上穿著排灣族的傳統服裝,現在的他多了一個身分叫戰士,而年輕人的獵槍綁著一根老鷹羽毛,意思是,希望子彈就跟老鷹的眼神一樣銳利,很多人問他,獵人跟森林警察的身分會不會衝突,親自跟他走一趟,感受他和森林互動,就知道答案了。

撒可奴:「冬天時候老鷹會在這裡休息,都會在樹林裡,太陽起床的時候,都會在樹林裡,2月份楓樹在長嫩葉,飛鼠會跑出來。」

用感受跟觸摸,森林裡動靜,他很快能掌握,跟撒可奴一起打獵作文化工作的青年約翰,跟撒可奴5年了,對獵人角色,他這樣解釋。新香蘭部落青年約翰:「對我來說,我覺得對於山的尊重,就像大哥狩獵的過程,可能我碰到10隻獵物,但是5隻是在比較遠的地方,雖然攻擊力可以到那個位置,但我們可能沒有那個能力,打到那個獵物,但我們不會強迫自己一定要打到那個獵物。」

約翰22歲,以前是個問題青年,經過山林的洗禮,他也改變了,他說,誰會想到,當年的小流氓竟然成了文化工作者,約翰的女朋友,是政大日文系畢業,5年前參加豐年祭,她被會所年輕人的生命力感動,現在的她,成了半個排灣族人。

約翰的女友黃安邦:「我有好幾次找我爸媽說,爸媽我交了一個原住民男友而且小我3歲,我想做的是,邀請他們來了解。」

讓更多人了解排灣族文化,也是撒可奴在努力的,會所只是一個開始,現在他們有個夢,要成立獵人學校。撒可奴:「如果,我們能夠讓更多的其他人,美國人,或他國家的人,能跨越國界對這個地方,對這個文化,可以在乎的,血統,比在乎更重要。」

這樣的夢,已經開始成形。

更新時間:2016/05/16 07: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