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6低
10/25
星期五
21°
27°
10/26
星期六
21°
26°
10/27
星期日
21°
27°
10/28
星期一
21°
27°
10/29
星期二
21°
26°
10/30
星期三
21°
26°
今天是「霜降」!全台早晚涼雨少 中南部溫差大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2
  • Aug
  • 2013

【搶救台灣大兵】真相不還原如何改革? 搶救台灣大兵!

記者 蔡祐吉 / 攝影 潘郁文 報導

2013/08/02 21:48

洪仲丘案全國關注,紛紛擾擾近1個月,軍檢火速起訴18名官兵,這讓真相大白了嗎?還是衍生出更多疑問?甚至讓國軍在國民心中產生信心危機?【搶救台灣大兵】專題報導,要帶您從起訴書當中,已經說明的,跟沒有說出口的內容,抽絲剝繭,瞭解這個案子,究竟還有哪些尚未解開的迷團?也藉由這樣的分析,讓全民共同監督國軍改革。

洪仲丘案喧騰將近1個月,一場記者會,一份起訴書,能不能平息眾怒,有沒有毋枉毋縱,還是終究疑點重重。律師王志超:「它對於那些所謂的陳毅勳的上級主管,上級的長官,他到底有沒有共同涉犯有所謂的凌虐部屬致死的問題,這個起訴書完全沒有提到。」

儘管全案,有18名官兵遭到起訴,但只有禁閉室的管理士,陳毅勳1個人,被認定他的凌虐行為,跟洪仲丘之死有因果關係,適用刑法的,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人於死罪嫌,其他從旅長沈威志,到士官長范佐憲等6人,都是被認定為涉及刑度比較輕的,共同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之處罰,以及共同職權妨害自由等罪嫌,這讓外界質疑,官階小的陳毅勳,會不會只是個犧牲品?律師馬在勤:「陳毅勳到底目前他講的是實話,還是經過設計過策劃過的代罪羔羊,目前不得而知。」

王志超:「因為他是下手實施的那個人,起訴他,大家最沒有意見,然後其他人不起訴,或許有空間在,那起碼他只起訴這個人,沒有任何人會有意見。那相形之下整份起訴書看起來,就是他很像一個小兵去擔負最大的責任,幫大家脫罪的感覺。」

根據軍方的說明,軍檢在詳查電話通聯記錄後,因為找不到有其他長官,向陳毅勳施壓的相關對話內容,因此認定凌虐行為,是陳毅勳一人所為,但曾經擔任檢察官的,法界人士認為,這樣的認定很有問題。

王志超:「其實我覺得他們用通聯記錄來做為他認定的一個理由,我覺得這個是比較荒謬。為什麼?因為他們都在部隊的人,部隊的人有可能說還打行動電話,去跟長官講說,我要怎麼做怎麼做,當然就是部隊有請傳令去傳達,甚至說部隊有所謂的內線,他們打內線就好了啊,何必還要去用打行動電話,留通聯記錄,來讓這種行為曝光。我覺得用這樣的證據來支持,我覺得相當相當地不可靠。」

資深司法記者也指出,542旅士官長范佐憲,曾經兩度前往269旅禁閉室,究竟為了什麼,又做了什麼,起訴書上隻字未提。資深司法記者胡孝誠:「范佐憲你今天到那邊去,為什麼會就這麼湊巧呢?是不是因為范佐憲他有做了一些什麼樣的事情,是親自下指導棋去操洪仲丘,還是他有去交代,有可能是陳毅勳或是其他禁閉室的戒護士,做了一些什麼樣子的指令出來?這個部分上面都沒有提到。」

依據起訴書上的描述,洪仲丘會死亡,是因為陳毅勳在7月3日,6點34分到7點44分之間,對他施以超越一般人,體能所能承受程度的訓練,因此是陳毅勳一個人的責任,但導致洪仲丘死亡的原因,真的就只因為是當天的這場訓練嗎?

馬在勤:「我覺得要下比較多功夫的應該是法醫的驗屍報告,他到底被凌虐,一直到死亡他的凌虐時間點,難道就是送醫當天那麼短嗎?因為有部分的法醫說,有可能前一兩天就已經過頭了,他是一種累積量,那這段時間如果一拉長,那就不一樣了。」

也就是說,如果法醫認為,洪仲丘死因不只是當天的過度操練,那麼之前幾天,參與操練的軍士官,就會同樣是必須追究的對象,在起訴之前,軍檢還有一個不同於過去民間辦案經驗的作法,就是第一時間,沒有收押陳毅勳,導致他有串供、或者被要求,一肩扛下責任的可能性。

馬在勤:「因為從偵辦的過程當中,我們發現陳毅勳不是第一個被收押的,而是飭回好幾次以後,才被收押,我們可以發現這個辦案的過程,的確跟一般的辦法不一樣,也會難怪引起別人會質疑說,你是不是讓陳毅勳多次飭回,讓他飭回,作為某種交換條件,這個會讓別人起疑竇。」

另一方面,起訴書上花了相當篇幅,描述洪仲丘的各種行為,如何引發長官眾怒,導致他們心生不滿,也被解讀為,是軍方在自我合理化,凌虐的犯意。

王志超:「我覺得,他一定要把洪仲丘塑造成一個不好的人,他們才能那個動機去做這個事情,可是事實的真相,是不是真的是洪仲丘因為是這麼不好的人,讓他們心生不滿,還是洪仲丘知道他們很多的秘密,想要舉發他們,或檢舉他們,才讓他們心生不滿,我覺得這是不一樣的概念,而且對洪仲丘來講是非常不公平的,因為他已經死掉了,他沒有得去解釋這個事情。」

還有一點起訴書上,沒提的事實是,陳毅勳不是合格的戒護士,讓他擔任戒護工作,是不是無法拿捏操兵尺度,進而造成遺憾的後果。胡孝誠:「本來戒護士就是要受過訓練的,有些訓練的課程,那如今269的這個禁閉室的戒護士,顯然沒有經歷過這些課程,如果沒有經歷過這些訓練的話,你就讓他來擔任這樣的一個職務的話,應該是所謂的,我們講說制度毀人,或者制度殺人這種情況。」

針對這一點,國防部也坦承疏失,強調會檢討改進。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這次的事情發生之後,我們國防部也痛定思痛,對於這個戒護人員,我們也要加強訓練,讓他們具備基本醫護技能,要有法制概念。」

整體來說,檢視整個起訴內容,曾經在軍事審判單位擔任組長的,法律學者李維宗分析,這份起訴書,著重行政疏失的部分,重點比較像是想要給媒體一個交代,但是對民眾關心的許多實質問題,例如教訓洪仲丘的動機,以及軍士官們的共同犯意,都沒有說清楚,無法讓外界心服口服,真要做到毋枉毋縱,接下來的審理與判決過程,將是下一個觀察重點。

更新時間:2013/08/02 21:48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