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9低
08/22
星期四
27°
31°
08/23
星期五
27°
31°
08/24
星期六
27°
30°
08/25
星期日
27°
30°
08/26
星期一
27°
30°
08/27
星期二
27°
30°
11號颱白鹿形成 將增強將襲台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1
  • Apr
  • 2009

【記憶‧小蔣百年】冷酷熱情決斷 經國多重性格

記者 陳心怡 / 攝影 蕭應強 報導

2009/04/11 10:15
 【記憶‧小蔣百年】冷酷熱情決斷 經國多重性格

說到蔣經國對台灣的貢獻,大家一定會想到十大建設以及民主改革,尤其在他任內宣布解嚴,讓台灣民主進入新的里程碑,但這決定究竟是時勢所逼?還是蔣經國深謀遠慮?另外,給人親民愛民形象的蔣經國,剛來到台灣時,由於負責情治體系,事實上給人感覺十分負面而神秘,【記憶•小蔣百年】專題報導,帶您來看這個個性矛盾複雜,卻又對台灣影響深遠的蔣經國。

故總統蔣經國:「好久沒有看到妳們了,幾歲了?」小朋友:「1歲。」蔣經國:「好胖喔。」

圓圓的臉,親切的笑容,夾克、休閒褲,還有黑框眼鏡,這是故總統蔣經國,最廣為被人記憶的印象,元首下鄉,他算是開山始祖。蔣經國:「走山路小路到馬公走一天,回想起過去的情形,跟今天的情景,真是天地之別。」

天壤之別的不只是外在環境改變,蔣經國的形象也有迥異變化,國民政府在1949年底撤遷來台,台灣在戒嚴,以及動員戡亂體制下,開始了威權統治年代,痛失大半江山的蔣介石,這時痛苦萬分,極度沒有安全感,為了鞏固蔣家政權,到台灣不久,蔣介石就指示蔣經國,成立國安局,統整警總、調查局以及情報局,負責政工單位以及情治系統,說穿了,就是情報頭子。

傳記作家王丰:「蔣經國這個人你可以看,他有多樣性,冷酷、熱情,決斷、優柔寡斷,他是多麼的冷酷,多麼的兩面人。」

監察院長王作榮:「經國先生從政府,從大陸遷到台灣來以後,了解一件事情,槍桿子出政權!掌控情治人員,掌控軍隊的話,這個權力就在你手上,你的江山才可以坐的穩。」

在那個兵荒馬亂的50年代,匪諜不只在你身邊,更在統帥身邊,高階將領枕邊。王作榮:「兩邊的諜報人員在交換資料嘛,後來在查的結果,這個發這個,半夜裡面發這個無線電的,是國防部後來是參謀本部,另外一個案子,共諜是誰,總統司令的姨太太!」

這時的蔣經國給人感覺陰沉神秘,靠著佈建綿密的查緝網絡,蔣經國贏得蔣介石的信任,他也用實力證明自己的價值。

隨著台灣經濟開發的步伐,以及本身職務的調整,蔣經國開始轉型,國民黨退守台灣時,帶來50多萬名官兵,蔣經國讓退役的榮民,參與興建東西橫貫公路,某種程度也讓他們建立歸屬感,用心對待,也讓榮民們一直視蔣經國,為他們的大家長。

從退輔會、國防部副部長到國防部長,這時老蔣總統年事已高,蔣經國逐步接班態勢已定,但就在他就任行政院副院長時,中華民國喪失聯合國席次,被國際孤立,一連串風暴,蔣經國化危機為轉機,在行政院長任內推動十大建設,創造台灣奇蹟!

當年十大建設主辦工程師石立誠:「有時候會突然出現,說經國先生要來視察啦,不像一般的歡迎場面,來要跟每個人握手,大概不會這樣子。」

當年十大建設主辦工程師侯順吉:「那些隊員說,實在對經國先生,就那時候,以那個時代背景來講的話,可能都是很崇拜的,經國先生說,今天不做,明天後悔,那個幾乎是,大家都曉得這個事情,那個隊員常常講說,我今天不喝,明天就會後悔。」

就像被洗腦一樣,領導的口號深植人心,十大建設彷彿若是政治運動,民風淳樸的年代,大家都埋頭苦幹。

侯順吉:「一個月休兩天,拚命工作,一天工作幾個小時?」曾景琮:「無限,沒有加班費,政府營造一股,喔,我們要建設,我們經濟要起飛。」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王作榮說,十大建設並不是蔣經國自創的,而是整合各項,早已經在研商的計畫。王作榮:「十項建設後來兜來兜去,兜不攏來,因為還是只有九項,後來把一個蘇澳港也搞進來。」

就任總統7個月,蔣經國就得面臨空前嚴酷的外交挫敗,1978年底台美斷交。時任外交部長錢復:「他說的話很簡單,中華民國是你美國,多少年好朋友,一次大戰二次大戰,我們都是並肩作戰,這樣子對待,半夜把我叫起來,告訴我要斷交,這不是對待朋友的方法。」

蔣經國:「希望我們大家一心一德,團結奮鬥,我們不但是要團結。」

國際地位被打壓,以及要求民主的聲浪,讓黨外運動如洪水宣洩,1979年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爆發美麗島事件,政府展開對美麗島集團的逮捕行動。

事實上,在此之前,民主運動已經讓蔣經國心裡有數,本土勢力崛起不可抵擋,在民主運動盛行的70年代,蔣經國在國民黨內推行,所謂的「吹台青政策」,提拔台籍人士,而李登輝就是其中的,重點培植人才。王作榮:「李登輝跟我講啊,他說經國先生把他當兒子看待啊,把他拉在旁邊來,教他如何跟黨國大老打交道,這樣慢慢把他扶植起來,對他好的不得了。」

讓本省人有機會出掌政府高位,蔣經國同時開放,增額中央民意代表選舉,儘管只佔一小部分,但也算為民主浪潮,提供部分出口。

在解嚴前一年,1986年5月19日,龍山寺解嚴靜坐,當時還是市議員的陳水扁,坐在人群中,7月國父紀念館集會,訴求百分之分的解嚴,當時的社會氣氛,緊繃到最高點。

攝影師邱萬興:「所有的憲兵部隊配備瓦斯槍,還有防毒面具,國民黨派出的鎮暴警察,其實他們身上配備有瓦斯槍。」

是受到強大壓力也好,是識時務也罷,蔣經國心中老早有開放的打算,這也是為什麼,反對勢力在1986年9月28日,宣布成立民進黨時,政府並沒有取締,因為解嚴,已經列在蔣經國的時間表上。

事後很多當時他身邊的人都說,蔣經國是刻意採取觀望寬容態度,梁肅戎的訃聞中有這麼一段,民國67年,他曾經受蔣經國之命,與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副秘書長關中,共同負責對黨外陣營溝通協調,前後歷時數年,儘管溝通未果,但溝通管道存在。

即使都有心理準備了,但真正要把那條紅線擦掉,也就是解嚴,蔣經國曾經非常抗拒。錢復:「他說君復啊,我懂得你的意思,我也知道你受了很多的痛苦,為了戒嚴這兩個字,他說但是不能做,做了會動搖國本,他這四個字常講,那是有人放在他嘴裡,要他講的。」

王作榮:「他說假如我要開放黨禁,就等於是在國民黨的大門口,放一把火。」

話才說完的半年,一切都開放了。王作榮:「非常容易見風轉舵,他說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

這影響台灣民主發展的重大訊息,是在這個場合宣布的,1986年10月7日,蔣故總統接受華盛頓郵報葛蘭姆女士專訪,除了照片中的這三個人,蔣經國侍從武官葛光越,也在場見證。

故總統蔣經國侍從武官葛光越:「常常聽馬總統講,他感覺像電到一樣,我們每一個在現場的,我們都是這樣子,都是覺得非常的震驚,因為這是個劃時代的更替。」

時任新聞局長邵玉銘:「宣告台灣地區,自76年7月15日零時起解嚴。」

之後解除黨禁、報禁,開放大陸探親,都被端上政治議程。而台灣民主開放初期百花齊放,當年的中國時報攝影記者,拍下這一幕幕珍貴畫面。前中國時報攝影記者張家榮:「那時候朱高正跟國民黨立委,打這麼厲害,你看,這隻腳下一個動作,就是踹到廖福本的臉上,廖福本都喜歡穿紅色的襪子。」

也因此常常主席台前,一耗就是一整天,當時的院長倪文亞,據說是被授意被動站在主席台,讓反對黨講個過癮。

但最讓蔣經國受到衝擊的,就是1987年12月25日,這是蔣經國最後一次出席國民大會會議,當時的他糖尿病嚴重,坐著輪椅,而民進黨國代們,就在他面前拉白布條大聲抗議。

時任民進黨國代黃昭輝:「因為我們有拉著一個布條,至少聲音讓他聽到,他也沒什麼講話,他是坐在輪椅上,還有一個麥克風放在他的面前,他講一句說,大家好,大家好。」

這件事聽說讓蔣經國大受影響,除了健康,更是在心裡上,讓他深刻認識到,他先前已經在思考的,台灣民主化,本土化浪潮,的確很難違逆,事發後的18天,蔣經國撒手人寰。蔣經國:「我也可以講,我也是台灣人啊。」

蔣經國過世後,國會全面改選,通過集會遊行法,省長、北高市長民選,以及最後達成總統直接民選,臺灣民主快速發展,進入民主起飛期。

30歲來到台灣,蔣經國極力扭轉,蔣家人是外來政權的印象,爭取台灣人民的認同,自認對台灣土地的付出,不亞於任何一個人,對台灣民主化以及經濟發展,他是重要的發動機,至於評價就留給後人,留給史家。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