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09/24
星期二
22°
27°
09/25
星期三
21°
27°
09/26
星期四
22°
27°
09/27
星期五
23°
28°
09/28
星期六
23°
29°
09/29
星期日
23°
29°
「秋分」天漸涼!吹東北風 北東雨中南山區午後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7
  • Aug
  • 2019

南偷北盜名震江湖 手法高明行竊全台

記者 鍾尹倫 / 攝影 湯道舜 報導

2019/08/17 22:45

台灣治安史上,曾經出現兩大行蹤飄忽,難以緝捕的盜竊犯,江湖人稱「南偷北盜」──「南偷辛逸民」和「北盜黑金城」,據傳兩人師出同門,曾經聯手犯下多起盜竊案,但最終,因為利益分配不均,分道揚鑣。黑金城的犯罪紀錄中,最震撼的是犯下大陸畫家范曾畫作在台展覽竊案,偷走27幅范曾真跡;參與張大千摩耶精舍竊案,得手一批大千先生畫作,尤其黑金城每每鎖定的下手目標,都是設有保全系統的宅邸,粗估犯罪所得超過10億台幣。所謂天網恢恢,黑金城最終落入法網,監獄生涯長達20年,其中11年6個月,都在獨居房度過。長年的牢獄生活,讓黑金城無法為雙親送終,也是黑金城心中最遺憾的傷痛。民國100年,黑金城獲釋出獄,TVBS於2019年5月16日專訪黑金城,除了談到過去的犯罪歷史外,也記錄下許多珍貴畫面,包括獄中畫作的手稿、張大千先生潑墨畫作、以及現在的他鑽研普洱茶的安全飲用與推廣。

圖/TVBS
30年前,台灣出現南北兩大竊盜集團,兩名首腦有「南偷北盜」的稱號。「南偷」辛逸民和「北盜」黑金城,曾經聯手犯下大陸畫家范曾畫展竊案,兩人也因為個性不合,分道揚鑣。

黑金城:「我坐牢,前前後後坐了二十多年的牢,我接觸過很多的人,各類型的,犯罪的,幾乎我都接觸過。」

他是黑金城,台灣治安史上赫赫有名的北盜,曾經誇下海口,連總統府屋頂的避雷針都能得手,而且一度聯手南偷辛逸民,偷遍全台灣。

辛逸民(98/2/26):「這是報紙,雜誌八卦的,有很多這是報章雜誌,把它硬捕風捉影起來的,其實也沒什麼,很不實在,我只是,我只是很普通的一個小偷。」

黑金城:「我們做的壞事,犯法的事情,那是行為,你心術不要壞,你心要壞了,就沒救了,你絕對拉不回來,我見過很多心壞掉的人,他做了再多好的事情,到最後都會穿幫,馬腳一定會露出來,也就是說,我說很多事情哦,也就是我為什麼,講說我是犯罪分子,因為我犯罪是行為,我黑金城我心從來沒有壞過。」

用犯罪分子稱呼過去的自己,黑金城不否認曾經和辛逸民合作,包括大陸知名畫家范曾畫展竊案。

黑金城:「我就到那,到展場去看嘛,看看看,看了我覺得哦,那畫得真的很不錯,很棒,然後辛逸民就問我說喜不喜歡,我說很好啊,他那我們就把它拿走吧,收藏吧,我說可以啊,范曾的案子就這樣子,哼呵,就這樣子發生了。」

圖/TVBS
南偷北盜在當時名震江湖,卻也因為個性不合,分道揚鑣。

羅一奎(時任高雄市刑大肅竊組長):「黑金城喜歡跑去聲色場所,尤其比方到舞廳啦,到酒店啊,他喜歡這些地方,他喜歡泡美眉,那辛逸民不喜歡。」

黑金城:「他不見得要跟我配合啊,因為他們自己都能夠獨立作業。」

分分合合,黑金城倒是看得雲淡風輕,不過在他的犯罪紀錄裡,有些案子連他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黑金城:「他(同夥)一進去,我在車上等嘛,他沒有多久他跑出來,他抱著一台錄放影機出來結果那一天,就是摩耶精舍的案子,就是這樣子發生的,他就說要走了,我說,我說這樣就走了啊,我說為什麼,他說毛毛的,他說屋子好大,
嘖,他說他自己有點害怕,這是他第一次,跟我這樣子講這種話,而且因為那時候外雙溪,其實也算是住的人家不多嘛,那個摩耶精舍庭子又大啊,庭院又大,我說你就再進去看看嘛,我說既然來了,對不對,好好,他又進去了,那隔沒多久他就抱了一大堆,一大綑,一堆東西就出來了,就是這樣子,過程其實就是這個樣子。」

自己揭露竊案全過程,黑金城更罕見的在鏡頭前,展現神祕的收藏。

黑金城:「一看這個喔,它沒有骨架,純粹是抽象的,然後大千的潑彩的畫啊,它幾乎都會有這麼一個,一個特徵,這個是具象的,具象跟抽象,因為大千的潑彩畫,全部都沒有辦法複製,因為它水的流動,它敷成的顏色,色彩的濃厚他用的這些它沒有辦法複製,所以說那這張畫是真還假的,要怎麼去分辨呢,那來源跟出處就變得很重要,我也只能講到這一步,呵,哈哈。」

語帶伏筆卻欲言又止,說起繪畫,黑金城滔滔不絕,因為這不僅是他的天賦和專業,也是度過漫長牢獄生活的唯一寄託。

黑金城vs.記者:「畫的漫畫,(都是您手筆嗎),這個都是原稿,這些都是原稿,因為在獨居房裏面嘛,你也上不了夜店,也不能到CLUB去,所以說,我這標題就是夜店共和國,每天就在那邊,想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這個,這個就是原稿。」

靠畫畫和讀書,來度過每一個看不到希望的明天,自稱已經流不出眼淚的黑金城,回首前塵,其實也有遺憾。

黑金城:「這個遺憾啊,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的,沒有所謂的感同身受這種東西,你對,對父母,或是對自己的子女,或是什麼這種,啊,這種,就說我說了嘛,我,嘖,我在情感上面,我很少會形諸於色,我從高中一直到現在,我沒掉過眼淚的人,我對我父母,我自己很清楚,我們是真的很不孝。」

圖/TVBS
說著說著,黑金城似乎有些哽咽,也許這就是子欲養而親不待的感傷;因為有過荒唐的經歷,所以他最想對還在歧途中的年輕人現身說法。

黑金城:「我會告訴他,我付出了這麼多年的代價,我得到的是什麼,我得到的只是教訓而已耶,我現在回頭回來,我還是在要寫字,要畫畫,我還想辦法要創業,那我折騰了那麼多年,我們在幹什麼,那你們這些小孩子,你如果想要作奸犯科,或者是你想要混所謂的黑社會,你,你的未來是什麼,你一萬個人裡面,也成就不了一個陳啟禮,一萬個人裡面,可能也沒有一個黑金城,那個時空環境已經沒有了,我們這些人只有凋零跟式微,不會Copy(複製)出來了,那你,你們現在還在幹什麼,你們這些小孩子,你在憧憬什麼。」

這是黑金城的傳奇人生,從黑髮到白首,他說自己也算是浪子回頭,卻足足花了40年的時間。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9/08/17 22:45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