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1低
01/25
星期六
17°
20°
01/26
星期日
14°
15°
01/27
星期一
13°
14°
01/28
星期二
11°
14°
01/29
星期三
11°
14°
01/30
星期四
11°
14°
初三後冷「鼠」了!除夕天晴 打包厚外套返鄉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5
  • Dec
  • 2010

【破案一線間】淡水無名浮屍 追「小摺車袋」尋元兇

2010/12/05 21:44
 【破案一線間】淡水無名浮屍 追「小摺車袋」尋元兇

今年3月,台北市的淡水河出現一具令人匪夷所思的無名浮屍,這具浮屍被一個黑色大袋子裝著,在河面上漂流,被打撈垃圾的清潔船撈起來。清潔工覺得奇怪,打開袋子的拉鍊發現事態嚴重,立刻報警,屍體和黑色尼龍袋組成怎樣的兇案密碼?警方發現這個黑色尼龍袋,其實是裝摺疊式腳踏車的袋子,警方就靠著這個袋子,破解兇案。

99年3月31日,台北橋下的淡水河,出現這一包看似垃圾的黑色袋子。

新聞片段(99.3.31):「繼續帶您掌握是現場消息,台北市大同區有一名男子,疑似被殺害之後,丟到淡水河中。」

新聞片段(99.3.31):「這整件案子是在上午9點鐘的時候,由在淡水河打撈垃圾的船隻發現屍體。」

時任大同分局偵查隊長蔡世垂:「死的時間應該有一個禮拜左右,腳掌跟手掌的皮都已經脫落了。」

刑警公佈特徵協尋,這具浮屍實在太詭異,他被裝在黑色尼龍袋裡,案情明顯指向他人犯案。

葬儀業者詹世賓:「人已經是浮腫了,五官就人家講的比較難看,而且有惡臭,五官已經認不出他真正的面貌。」

大同分局小隊長洪晨鐘:「完全沒有辦法辨識,他的臉整個是爛掉的。」

TVBS記者林韋龍:「要辨認身分,說得簡單,但浮屍的皮膚通常早就泡爛,要從指紋追查人的身分,不簡單。」

洪晨鐘:「他的手,手腳的皮膚,整個都是像手套一樣脫落下來,剛好他是放在袋子裡面,所以手皮就掉在褲子旁邊。」

手皮整個脫落,還好屍體有袋子裝著,讓這塊皮不至於消失在淡水河裡,鑑識人員小心翼翼,戴著脫落下來的皮膚,採集指紋,死者的身分是25歲的林宏樹,綽號阿猴,有毒品前科,發黑變形的屍體,在警方建立的資料庫,還原生前面貌。

事實難以接受,誰也想不到自己會上演,白髮送黑髮的情節,寶貝兒子失蹤一個星期,再看到竟然是這種場景。

詹世賓:「怎麼這麼年輕,會被人家兇殺遇害,那也不知道,是死前被人家害死?還是活生生被人家裝入袋中然後丟入河中?這個社會怎麼會這樣子。」

這種錐心之痛,看慣生離死別的禮儀業者,也印象深刻,家屬難過,但也發現阿猴身上的金項鍊竟然不見,是遇上搶奪之後,被丟下河嗎?

詹世賓:「媽媽特別註說的就是,他身上有一條金項鍊,要找到這條金項鍊,其餘的,她希望警方把兇手趕快找到。」

洪晨鐘:「我們主要是先釐清被害人的交友關係,然後就趕快去他家,他的床上電腦旁就放著一包K他命,所以就是說明,阿猴有長期施用毒品的習慣。」

綽號阿猴的林宏樹,外觀嚴重變形,難以斷定有沒有外傷,但是他曾賣藥被抓,進入家裡找線索,桌上就放著好幾包吸食完的K他命袋子,和賣藥帳冊,小藥頭成為淡水河浮屍,死狀悽慘,警方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是毒品交易引發殺人糾紛。

案情脈絡有眉目,兇手到底是誰?按照「走過必留下痕跡」,專案小組想用監視器緝兇。

TVBS記者林韋龍:「但是河濱公園通常沒有監視器,如果從河流速度,判斷袋子落水的地方,這個方法可行嗎?」

洪晨鐘:「難度比較高,因為潮汐跟這樣漂來漂去,是不太一定的。」

TVBS記者林韋龍:「從水路這個方法,難度實在太高了,專案小組因此決定,要從林宏樹的手機下手。」

洪晨鐘:「半夜有打,隔天早上5、6點,要下班的時候也有打,可能是在確認收話發話都是在市場那邊,都在那邊,所以嫌疑人也是在那邊工作。」

有了!從最後一個通話對象開始查,警察找到一通只有11秒紀錄的電話,非常可疑,是一個女子所有,命案和感情因素有關嗎?專案小組整理思緒,靈機一動,還有一個線頭可以追,就是這個黑色尼龍袋,上頭黑底紅字的標籤,廠牌非常特別。

這其實是裝小型折疊式腳踏車用的攜行袋,看看附近環境,旁邊有自行車道,兇手是騎腳踏車丟棄屍體嗎?有計畫殺人,還是臨時起意?家屬突然想到,有一輛黑色轎車,在阿猴失蹤之後,巧合的上門,還問「有沒有報警」。

家屬:「你不要再難過了。」死者林宏樹母親:「好殘忍啊。」家屬:「別生氣了啦。」死者林宏樹母親:「阿樹!那通電話怪怪。」記者:「哪一通電話怪怪?」死者林宏樹母親:「最後一通,我23日打給他都沒回,24日他們就上門。」

林宏樹23日說,要出門看醫生,就此失聯,這票人在隔天深夜上門,時間點未免太過巧妙,家人忐忑一個星期,接著就換警察上門,告知死訊,專案小組開始清查林宏樹的交友網絡,只要有關係的就拍照留底,但另一邊,小摺袋這個線頭,讓專案小組卡住,因為商標上頭的這串英文字,網路上沒有這個廠牌,腳踏車店沒賣,大賣場又槓龜,專案小組決定用最笨的方法,一間店一間店慢慢找。

這個時候,就像上帝的指引一樣。

洪晨鐘:「沿著桂林路走下來,走到老松國小的時候,對面都是一些軍用品店,跟這個袋子一樣的有,可是就是沒有這種牌子,就問他說,「老闆,請問一下,如果這邊沒有,這裡附近哪裡有可能會有賣這個袋子?』結果第二次,他就指明你去廣州街問問看,當然我就直接右轉廣州街,這個袋子的那個廠牌袋子就吊在外面。」

靠著兩條腿挨家挨戶詢問,刑警如有神助,在店家的指引下,找到全台北市唯一一間有賣同款包包的店,從進貨到案發的時間點,總共才賣出4、5個,換句話說,這4、5個買包包的人,其中有人和這起命案有關係,就這麼剛好,店門口有台北市新裝的監視器系統。有了,他叫做「阿偉」。

TVBS記者林韋龍:「案情有了大大進展,警方準備申請拘票,以及調閱監視器,來一步一步格放,來找『阿偉』的下落,想不到,這個阿偉竟然在晚上的時候,自己上門。」

洪晨鐘:「我就讓他在裡面,坐半個小時,讓他好好思考,沉澱一下,一個人坐在這種空間,會有一種莫名的壓迫感。」

就在這間4坪大小的偵訊室,刑警透過單面鏡,看著自己上門的吳姓男子,暗暗盤算,要怎麼破除他的心房。

洪晨鐘:「上帝保佑我們就去找到,找到這個袋子,問那個老闆,老闆說這種袋子,全台北市只有他在賣,去買袋子的人,也真的是不幸運啦,走出門口可能沒有注意看,我們警察局最新的監視器,全台北最新的監視器,連車牌都照得一清二楚的監視器,就架在他門口,只要有人進出,騎摩托車車號一清二楚,如果是你騎摩托車去,買袋子走的時候,會不會被拍到?」

其實,這個時候,證據只有3分,但阿偉的態度,讓警方已經有7分把握,但他說阿猴是自己死的。

洪晨鐘:「當天阿猴是騎他的摩托車去載阿偉,然後去永和他朋友的住處,他們爬到樓上的時候,阿猴就有點喘不過氣,他就趕快給他急救,那急救做到最後,做了半天之後,突然覺得阿猴全身痙攣,痙攣這樣,然後突然間又放鬆,整個放鬆掉,然後那時候有尿失禁,他就自己研判,沒有呼吸、沒有心跳,搖也不醒,然後又尿失禁,是不是死掉?考慮再三的結果,就是下了錯誤的決定,決定棄屍。」

記者:「嫌犯說你弟弟是自己爬樓梯暴斃的?這樣的說法你能接受嗎?」林姓死者的哥哥:「怎麼可能,他身體都沒有…明明就都很健康。」

新聞片段(99.4.3):「林姓死者的哥哥,摀著嘴哭個不停,一度還堵在警局外頭,要毆打嫌犯,卻被警方給擋了下來,而在家中等消息的老母親,一聽到嫌犯落網,直接是痛哭失聲。」

死者母親:「阿樹!」

警方仍舊以殺人罪嫌移送兩名嫌犯,因為沒人真的相信,阿猴是死後落水,解剖報告上,也不敢斷然寫下,因為阿猴的頭顱裡,發現有矽藻,代表落水之後,還有呼吸,矽藻才會進入頭顱,阿猴很有可能是活活被淹死。

洪晨鐘:「阿猴很有可能真的是天時地利什麼都不和啦,那剛好身體不好,又長期吸毒,本身又是『瘦猴』身,就是很瘦,所以人家叫他阿猴。」

對於這個說法,檢警抱持很大的懷疑,但整個說法竟然大致符合邏輯,找不到殺人的積極證據,只好以棄屍罪起訴兩人。

洪晨鐘:「阿猴雖然是有點皮,但不至於說壞到哪裡去,而吸吸K他命,這種小錯不斷,造成他今天這種…掉落淡水河,被撈起來的後果,真的是滿悲慘的。」

警察說,如果當時有叫救護車,整件事就不會這麼麻煩,阿偉說,如果阿猴不要吸毒,也不會虛弱到爬個樓梯就暴斃,從發現開始,因為小摺袋子裝著,讓阿猴的皮膚沒被沖走,立刻辨認出身分,小摺袋又一步一步帶著刑警破案,阿猴25年的人生,也在這個袋子裡畫下句點。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