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5低
10/20
星期日
22°
25°
10/21
星期一
21°
26°
10/22
星期二
22°
26°
10/23
星期三
22°
27°
10/24
星期四
22°
27°
10/25
星期五
22°
27°
周末出遊! 全台早晚涼「加外套」、北東「帶傘」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8
  • Aug
  • 2010

【破案一線間】窒息箱屍棄街頭 網路世界揪兇手

記者 韓上棆 / 攝影 李偉華 報導

2010/08/28 22:27

破案一線間,看出警方如何抽絲剝繭,找嫌犯。9年前,台北市羅斯福路發生駭人聽聞的箱屍命案,一名大學三年級學生慘遭棄屍,身上沒有明顯外傷,雖然警方根據指紋,很快確認死者身分,不過交往單純的學生為何遇害?員警一時也沒頭緒,卻發現死者案發前曾經上網聊天,過濾上萬筆網路即時通資料,才終於鎖定兇手的身份。

淒厲的哭聲,打破法庭上的沉默,面對喪子之痛,一個傷心的母親緊握雙手,背影微微顫抖,遭母親嚴厲指控的,就是當年才24歲的電腦工程師廖健凱。

記者:「要不要說一下,為什麼在法庭上,對你做的事忘的一乾二淨?」記者:「停一下,好好講,廖健凱,你為什麼整個程序都忘記?」嫌犯廖健凱:「…。」

用衣服蒙住頭,直到進了法庭,廖健凱的身影才逐漸清晰,穿著白色襯衫的他,就像鄰家大男孩一樣,沒什麼不同,不過身形瘦小的他,卻用雙手犯下駭人聽聞的箱屍命案。

民國90年2月6日上午,一個黑色的旅行箱靜靜地躺在台北市羅斯福路,一間私人搭建的小廟旁,因為好奇心,擔任義工的林姓男子,動手拉箱子拉鍊,卻意外揭開一場命案。

目擊者林先生:「我彎下身子去看,看到手肘,沒有穿衣服,肉跑出來有看到,我看像是(假)模特兒的顏色,跟肉的顏色差不多,緊接著後小腿有腳毛在。」

箱子裡面塞了一具男性屍體,檢警據報,拉封鎖線封鎖現場,仔細勘驗後發現,男子就像嬰兒一樣,蜷曲睡在旅行箱裡,身分不詳。

時任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張紹斌:「我們發現一個男性,沒有穿衣服,在旅行箱裡面死亡,初步來看,身高170公分,30歲左右,有窒息現象,全身沒有明顯外傷。」

為了確認死者到底是誰?警方第一時間上網,清查全國失蹤人口,但一無所獲,好在死者的指紋留下蛛絲馬跡,讓員警很快查出旅行箱裡的死者,就是住在內湖的台北大學會計系三年級學生林志浩。

時任北市文山二分局偵查隊長林金祥:「在現場勘驗以後,我們就採集指紋,因為他身上沒有任何證件,採取指紋,我特別請同仁專程送到刑事局去做比對,因為已經屆齡,兵役屆齡,所以他(死者)有做兵役體檢,有留下指紋資料,所以從指紋資料裡,比對出他的身分,我們立即派人到他內湖的家裡,去通知他的家人,請他家人來指認。」

當時林志浩的父親,一眼認出孩子遺體,母親傷心表示,2月3日下午,兒子和同學聚會回家後再出門,從此音訊全無,而當天一起聚會的老師和同學更是訝異,筆跡秀氣、懷抱理想抱負的林志浩,怎麼會遭人殺害。

死者老師:「他轉系到會計系成功,那我們學校會計系是很熱門的系,轉系要成績很好,他做到了。」

死者同學:「感覺是那種很有抱負、理想的人,他好像對自己的前途,好像有所規劃。」

正當警方還在釐清案件偵辦方向時,解剖遺體那天,老天開了一扇窗。死者友人邱先生:「(有人)條件很好,主動搭訕他,想要去吃飯,他覺得他們意見想法有點不太一樣,然後他好像講的很激動,也許有時候情緒上會失控。」

經過朋友的說明,才讓檢警了解,死者的交往對象,加上法醫解剖後發現,死者遇害前和人有過性行為,因此偵辦重點不排除是同志殺人。「死者疑是同志,情殺成分高」,命案發生後,不只各大平面媒體,以聳動標題大肆報導,就連在網路、BBS的同志討論區,也引發話題。

命案發生後,台北市西門町一名清潔工,在路邊垃圾桶發現死者皮包,這可能是死者最後出現過的地方,警方於是從這裡查起。

時任北市文山二分局偵查隊長林金祥:「後來我們查訪很多,帶(死者)照片去給很多人看,譬如說228公園,帶著照片去查訪,有沒有在這裡?什麼時候發現過,這個人在這個地方出現?有哪些人跟他接觸?我們要查訪、要追查的,就是他最後接觸的人是誰?」

為了找到死者最後和誰碰面,警方以西門町為中心,擴大清查附近同志們可能聚集的地點,包含速食店、公園、酒吧,就連三溫暖店全都不放過,但卻像大海撈針,沒有任何線索。

這時承辦命案的檢察官張紹斌再開了一道門,讓警方辦案有了轉機。

時任北市文山二分局偵查隊長林金祥:「我們根據檢察官指示,到他家裡去,跟他父母親講,為了這個案子,需要小孩子使用的電腦硬碟,就整台電腦搬回辦公室,張檢察官就在我們辦公室裡,對電腦裡的一些資料做解讀,大概弄到凌晨3、4點,在這個裡面,當然也解讀一些東西出來。」

雖然檢警根據死者的電子郵件,找了許多關係人到案,不過對案情卻都沒有幫助,這時警方也解讀出,死者曾經在一個屬名1069的同志網站和人對話,於是留言給網站管理者,果然2個禮拜後,管理者和警方連繫上,而當初應該被覆蓋的對話資料,冥冥之中也留著,成了破案關鍵。

警方發現,利用朋友帳號上網的男子廖健凱和他的朋友陳嘉偉涉有重嫌,於是到三重和北投埋伏抓人。警方:「借過一下。」

警方抓人後,立刻把廖健凱帶回到電腦犯罪中心,但廖健凱卻不鬆口犯案,警方於是轉而朝向陳嘉偉著手,終於突破他的心防。

時任北市文山二分局偵查隊長林金祥:「從2月4日開始,我發現陳嫌的筆記本紀錄裡,有一些異常,我說從你這個筆記本裡,我可以感受到你心理的不安定,現在人都已經死了,我相信不是你做的,你一定知情,希望你告訴我們,也給死者一個交代。」

記者:「廖健凱,跟我們說明一下?」廖健凱:「…。」

因為陳嘉偉的自白筆錄,才讓廖健凱在深夜承認,自己是箱屍命案的主嫌,坦承犯案的廖健凱和陳嘉偉,隨後一大清早被警方以過失致死罪移送法辦。

到案後,廖健凱說2月3日,自己以「虐犬」為代號,上網尋找發生關係的對象,和林志浩接觸後,兩人相約見面,林志浩從家裡坐公車到台北車站,彼此碰面後就到廖健凱家,準備塑膠袋、繩子、還有膠帶,進行俗稱SM的窒息式性愛,結果激情過後,忘了把套住林志浩口鼻的塑膠袋取下,睡醒後的廖健凱發現,林志浩身體冰冷,死了,才搬出使用過的旅行箱,打開拉鍊,把林志浩塞進裡頭。

因為不敢一個人,於是接著打電話要陳嘉偉陪他,把旅行箱從5樓拖到1樓,最後騎機車到羅斯福路六段的菩聖宮,把旅行箱搬下機車,丟棄在一旁雜草空地。檢方採信這樣的說法,認為嫌犯沒有故意殺人意圖,廖健凱和陳嘉偉各以10萬和3萬交保。

廖健凱父親:「18歲的時候被綁架過,被關了5天,打得全身是傷,現在心裡就是怕,家裡不是養狗,就是放棒子在門口,門一定反鎖好幾道。」記者:「他持續都有看醫生嗎?」廖健凱父親:「有,每年都有在看,這次比較嚴重,有住院。」

殺人棄屍沒被收押,卻只有10萬交保,忍著悲痛,林志浩的父親不忍兒子死得不明不白,手上握著的白紙黑字,字字句句都是嫌犯犯案的可疑點。林志浩父親:「難道不是故佈疑陣嗎?所以我說這個是非常有智慧,高度智慧的犯罪案,兇嫌沒有性虐待傾向的時候,為什麼會發表如此狂妄的言論,很顯然當時兇嫌已經準備用什麼方式對待我兒子。」

但檢察官調查後,還是以過失致死起訴廖健凱和陳嘉偉,法官審理案件過程中,廖健凱因為曾經拒絕出庭被拘提、收押,也曾因為情緒激動在法官面前昏倒。

一審、二審和更一審,法官認為廖健凱有機會避免悲劇,卻沒注意導致命案,因此更改罪名,以殺人罪重判廖建凱13年。林志浩父親:「我認為對他(死者)是公平的,對我兒子來講是公平的。」

但民國96年案件更二審逆轉,法官認定廖健凱沒有殺人犯意,依過失致死和棄屍罪判刑3年8個月,而當初協助棄屍的陳嘉偉,法官則是認為純粹是廖健凱挾怨報復拖他下水,改判無罪,轟動一時的同志箱屍命案,全案定讞,畫下句點。

到此,在旅行箱裡的愛人為何沉睡?終於真相大白,但無辜慘死,也用自己生命,留下一個慘痛警惕。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