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航海專業需訓練與經驗 認知差距成挑戰

編輯 李育道 報導
發佈時間:2018/02/27 22:39
最後更新時間:2018/02/27 22:39

從帆船到大型商船,要能在海洋上乘風破浪,需要具備的航海知識,除了靠專業訓練,經驗的累積也相當重要,目前國內像是在海洋大學就有設立海事發展與訓練中心,針對不同船員開設各類型課程,校內的航海模擬設備也提供給學生豐沛的學習資源,不過其中最重要的,仍是學校和業界的接軌。

 
觀光興起 帆船數增

 
港邊海風呼呼吹著,一艘艘遊艇並排停靠岸邊,體積看起來雖然小,能裝載的卻是許多人對帆船的滿滿熱忱。記者曾奕慈:「隨著觀光休閒風潮的興起,國內帆船的數量是愈來愈多了,現在在我後方這艘帆船,它就是供私人的休憩,還有比賽用的,而現在在我旁邊的這位呢,是有開帆船資歷12年的陳永通船長。」
 
記者曾奕慈vs.船長陳永通:「船長,我們今天這個風浪狀況適合出航嗎?有啊!今天的風浪蠻棒的!可以出航!好啊!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走吧!」跟著船長跨上帆船,解纜後,緩緩離開岸邊。記者曾奕慈vs.船長陳永通:「我們準備升帆,好!那妳這邊幫我拉緊!來!」帆船除了引擎,主要靠的就是風力。
 
船長陳永通:「OK!好,就這樣!」而要有這樣的專業,經驗很重要。船長陳永通:「現在風在我們的右手邊,90度,船上隨時都要注意風的方向。」對身為澎湖人的陳永通來說,玩帆船是小時候的夢想,更是種運動,現在不但當起船長、參加比賽,來回澎湖台灣也都自己開帆船。」船長陳永通:「它在挑戰自己的極限,只是說它比較不一樣,它需要有一個載具,然後往大洋去挑戰一些風浪。」

 
 

航海熱血 不分性別
其實拿到遊艇駕駛執照就能開帆船,不過這樣的熱血可不只是男性獨有。船長王筱韵:「左滿舵、右滿舵,各打一次,滿舵的意思大概就是舵打到30度就是滿舵。」71年次的王筱韵,曾跑過商船,做船副做了一年多,現在回來開帆船,讀博士班,也到學校教課。
 
船長王筱韵:「我十幾歲就玩帆船了,然後我因為很喜歡玩帆船,所以我就想要找一個跟船有關的工作。」兼具寧靜和刺激,就是帆船最吸引她的地方。船長王筱韵:「你會感受到那個寧靜,對,然後尤其是有時候我們要迎風段的時候,要破浪的時候,那其實是就會覺得很刺激。」
 
女性船長確實少見,不過這對開帆船的她來說卻是種優勢。船長王筱韵:「遊艇你每天面對的是船東,所以其實女生其實更有柔軟度啦!可以去做應對,但是當然安全的事情我們絕對不妥協。」

 

不老船長 熱愛帆船
船長劉寧生:「生下來存在血液中的那種對海的一種熱情,與生俱來的吧!」聊著自己對海的熱愛,70歲的不老船長劉寧生,1992年曾經開著9公尺帆船橫渡太平洋,也曾駕著雙桅帆船,花了877天,途經3大洋5大洲31國,完成全球環航計畫。
 
 
影片:「在希臘安那費小漁村,我們欣賞了一場熱鬧精彩的室內樂演出,在非洲的吉布地,我們喝到了足以震懾靈魂的咖啡。」基隆出生的他,儼然是個海洋之子,寧願花大半人生待在海上,航海經歷總航程多達8萬多海浬。 船長劉寧生:「你到了這個國家以後,你感覺到好像一扇新的門打開,然後這個門後面藏了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那就由你自己去發掘。」
 
對一般人來說,海洋可能是危險的,但這樣的觀念卻往往阻礙了航海訓練的發展。
船長 劉寧生:「像它這邊展示是跟中式帆船有關的,那這邊的話,是我們提供的圖片。」劉寧生將自己的航海日記、照片,還有相關物品,捐給了海科館,就是想鼓勵更多人接觸海洋。
 
船長劉寧生:「你即使再喜歡的東西你也帶不走嘛!所以我認為這樣子應該是把它捐贈出來,我們希望把自己的經驗跟大家分享,那每個人看到,他有他自己的智慧來去解讀或者是來認識。」
 
商船體積大 難度高
不只帆船的駕駛得憑經驗,一般貨櫃船體積大,駕駛難度可又更高了。記者曾奕慈:「我現在來到的是海大的海事發展與訓練中心,現在有航運公司的高級船員正在接受訓練,而其實開船的時候,最困難的就是進出港的時候了,相當於飛機的起降,而現在透過這整套的模擬系統,可以讓他們實際來操作,可以看到現在我背後的螢幕相當地搖晃,模擬的就是在船上碰到10級風浪的惡劣氣候。」
 
 
240度模擬港口狀況,晴天、陰天、下雨,還是下雪,各港口、各種氣候,透過控制室的操作都能模擬。航運公司船員:「穩住航向,穩住航向。」駕駛台上,從船長、三副到舵工,就像真的來到海上,這上億元的設備就是要訓練船員們的動態感知。航運公司船長 陳彥如:「臨港他操作得不太適當的時候,你要給他建議,甚至最後你要接管,那在這個當中的話,你自己要提升你靠離碼頭的專業。」
航運公司船長 韋俊如:「透過模擬的實境可以了解到說實務上、在操作上會有什麼樣不一樣的地方。」
 
航運公司二副 陳乃炘:「更深入了解船長在做什麼或是說臨港的指令,我們會知道他哪方面有錯,我們需要提醒船長說這邊是不是需要注意。」目前台灣薪資較高的,是開貨櫃遠洋船的,船長月薪近30萬,大副20萬出頭,二副約17萬,剛畢業擔任三副的則落在15萬上下。海大航訓中心行政幹事林厥輝:「CT2好了,CT2把它打開來,CT2跟3P 3S。」

 

認知差距 成為挑戰
在海事發展與訓練中心也針對不同種船舶開設各式專業課程,包括換證複習,還有上機的模擬訓練。海大航訓中心行政幹事林厥輝:「像化學船的話比較高風險,所以說一般都會規定會比較嚴格一點。」不過經驗豐富的船長都說,對台灣船員而言,專業知識基本上不是問題,對英文的熟悉程度,還有一開始對船上生活認知的差距,才是最困難的挑戰。
 
海大海訓中心主任郭俊良:「他必須在海上漂泊,過著比較無聊寂寞的生活,那到港口,可能那工作可能又很吃重,就必須要學校方面跟業界一起來努力。」出海象徵的或許是個挑戰,也可能是種孤寂,而要擁有航海專業,必須從一次次訓練和經驗中獲得,令人稱羨的船長,靠的不只是熱血,更是他們的航海專業,將挑戰和孤寂化為人生的成就感。【世界翻轉中】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超前佈署暑假遊◢

👉疫情有望趨緩!搶訂暑假出遊撿便宜

👉台東熱氣球超夯!限量繫留體驗快搶

👉免出國就能搭!星宇A330neo飛行體驗


#航海#訓練#帆船

分享

share

分享

share

連結

share

留言

message

訂閱

email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0651

0.0404

0.1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