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8低
05/21
星期二
19°
21°
05/22
星期三
21°
24°
05/23
星期四
20°
23°
05/24
星期五
21°
23°
05/25
星期六
21°
24°
05/26
星期日
22°
25°
周二東北風 北台涼 其他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6
  • Apr
  • 2014

【一步一腳印】城市女孩回老家

記者 王德愷 / 攝影 劉文彬 報導

2014/04/06 22:59

店家資訊:梅嘎蒗有機共同農場 新竹尖石鄉梅花村6鄰144號 (03)584185

76年次的吳蕙雯是家裡的長女,從小擅長體育,國中開始打工貼補家用,沒什麼事難得倒她,不過在尖石山上部落裡的生活,有些事真不簡單。山區農業社工吳蕙雯vs.鄉親:「對,都是她女兒在顧,今天她的女兒下(山)去幫她拿藥,對,這個房子也是愛心人士幫她蓋的。」

吳蕙雯:「我們的族語可以拉近(部落)人跟人之間的感情。」

其實吳蕙雯算是在城市長大的,過了20歲,回到山上父母的家鄉,才有機會天天講族語,吳蕙雯說,剛開始她不會講族語也覺得好丟臉。吳蕙雯:「這樣子很丟臉耶,哈哈,因為從小都是在都市長大,所以我只會聽,爸爸、媽媽、阿姨這簡單的辭彙,剛回來的時候啊,因為老人家他們都是用族語在聊天,我很想加入他們,可是我一句都聽不懂,他們(長輩)就會一直在笑說,你到底是不是我們泰雅族的孩子啊,也還好因為他們這樣子虧我,然後我才不服輸的個性嘛,我才決定我從注音開始學。」

現在吳蕙雯已經能用族語與長輩溝通,每天騎著機車在新竹尖石的山路上穿梭,帶去日用品、帶去禱告和祝福,吳蕙雯的工作不僅是社工,還得是個萬事通,張羅鄉親們的需要。吳蕙雯:「這個裡面有一些的小杯子,然後還有一些小東西,應該都是布的,因為我還沒有全部看,然後像這個裡面就有糖果、洗碗精,有一段時間我曾經認為,我在這個(工作)裡面是孤單的,不過還好的是這群媽媽們,當我在跑部落的時候她們會在那個部落等我,然後跟著我一起去找小農。」

吳蕙雯vs.農民:「然後如果你這樣拔,就是整個拔嘛,對不對,你拉起來土會很多,然後你就是一根一根拔,(喔要一根一根拔啊)。」

大學畢業才從城市回到部落,吳蕙雯參與至善基金會原鄉活泉計劃,她放棄了考公務員的路,開始了這個沒有辦公室、經常一個人的工作。吳蕙雯:「可是當我自己安靜下來的時候,我發現到這麼一直、一直這麼的去依賴別人(社區媽媽)也不好,所以就是我也告訴自己說,當我認識了這群人(部落小農)之後,我一定要自己去跟他們打招呼,去培養更深的感情,要想辦法讓部落的人可以因為我的關係,就是讓他們有一個好的環境,然後讓他們知道說,因為我的關係,他們可以在部落裡面最起碼做農這件事情,他們是可以很平順的。」

其實每個農人都心裡有數,作農從來不可能永遠平順;剝掉外層不好看的菜葉,親戚朋友一起幫忙包裝菜,希望這一季辛苦的結晶能美美見人,青菜蘿蔔不是最亮眼,能保證的賣點,就是乾淨、樸實。

少了農藥,多了生態蟲和鳥都回來了,尖石山上的有機小農們努力的目標,不只是農產品,還有恢復土地與山林原來的樣子,萬物共存的樣貌。吳蕙雯:「可以回到過去的那個共食這部分,然後換工,這樣子的一個環境裡面,人跟人之間不再因為外來的資源,然後彼此的(爭奪)撕破臉。」

這是當初部落牧師與吳爸爸設立有機農場時的動機,不忘初衷,目標雖然很高,每天一小步,希望總有一天會走到。吳蕙雯的父親吳治德:「那我們當然也不期待她能夠跟著我們一樣做農,因為做農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其實她回來的時候我真的是極力的反對她留在部落裡面,跟著我們做這些工作,但有很多的無奈,就既反對又真的是很多的矛盾,我們在推這個產業(部落有機農業),遲遲都看不到年輕人願意留下來,可是與其叫別人的孩子回來留在部落,不如叫自己的孩子,先從自己的孩子開始。」

從教會的傳道人變成主持農場的農人,吳治德與太太林桂香,10年前回到部落,設定不開墾新農地,集體互助耕作的有機農場目標,頭兩年情況很悽慘,挨過幾個颱風,人員來來去去,父母的辛苦,吳蕙雯都看在眼裡。

吳蕙雯:「其實我會回來做部落工作,更大的原因,影響我最大的其實是我爸爸。」

父母的不放棄,也遺傳給蕙雯,大學畢業後她決定回部落工作。吳治德:「我們不會電腦,不會在電腦裡面去key那個,因為最重要是做有機,必須要認證嘛,要寫記錄,那這個部分,其實我們比較沒有時間,第二個就是,我們也比較不懂,那她們讀過大學了(這些工作)就比較容易了,那所以我們就毅然決然就請她來幫忙一段時間,(她大學畢業後)將近有一年的時間。」記者:「在家裡幫忙?」吳治德:「對。」

現在農場終於能穩定營銷10公頃的土地,種滿當季的葉菜、瓜果類,今天要運下山的是白蘿蔔和包心菜,許多朋友聚在農場午餐,還有一個原因,她們今天都是吳蕙雯的學生,除了輔導小農經營有機農業,吳蕙雯還要幫忙做部落經營。

吳蕙雯:「好,那我們往這邊,我們來介紹一下,那個真正的重點『梅花部落』。」

今天吳蕙雯要示範怎麼當導遊,帶領觀光客認識她的部落,其實她自己也是長大後,才慢慢認識自己的原鄉。吳蕙雯:「從那次之後他就常常講嘎浪、嘎浪,就是豐收的意思。」

回山上的原因,是2011年的暑假,吳蕙雯這個城市小孩,在夢中見到一群已逝的親人。吳蕙雯:「那個夢境是我已經已故的姨丈,然後他來找我,然後他就帶我到很多人的地方去,那個地方是有很多我們泰雅族的祖先在那邊烤火,然後大家都很歡迎我的到來,然後最後我的姨丈告訴我,他說,孩子,歡迎你回來。」

「夢」在原住民文化中,常有預言或召喚的意思,家裡經濟不太寬裕,父母一直希望吳蕙雯能考公務員,穩定又不辛苦,本來報考了公務員特考的她,卻猶豫了。

吳蕙雯:「考試前一個禮拜,我其實一直在猶豫,可能因為從小在都市的關係,所以回到這邊(尖石山上)之後,就很喜歡自己的部落,然後很喜歡自己的,應該說已經認同了(部落),所以我就很不想要放掉這樣的機會(在山上工作),考試的當天,我就沒有去考試了。」

考公務員是要當「公僕」,吳蕙雯決定回部落當鄉親與農場的僕人。吳蕙雯:「其實我跟我爸爸溝通很久、很久,其實我也用我的方式去讓他了解,然後那段時間我做了很多事情,想要讓他認同(我想留在部落)。」

吳蕙雯:「然後我們現在站的這一座山,叫做內橫屏山,所以以前日本人他們就是在這邊,有放那個古砲台的那段時間啊,特別有去做功課啦,然後更重要的是,我有時候也會去跟陳牧師(陳光松),有碰到他我都會跟他稍微聊一下,那更多的時間其實我都是自己(研究),我都是自己騎摩托車去看,然後我們就走上去上面那邊,然後看一看那個當時(日本)天皇他看的風景,然後我們稍微看一下,這是我小時候都不知道的,其實我回來部落的時候也不是很清楚,每個部落都有每個部落不同的特點,跟他們不同的一些故事。」

吳蕙雯自己的故事,從回山上開始,有了很大的轉變,現在從早到晚忙不停,剛回山上時,她甚至連早起都很難做到。吳蕙雯:「在都市習慣了啊,很晚睡覺,然後很晚起來,在這邊是,我要很早睡覺然後很早起來,我爸爸第一句話他就告訴我說,如果你真的想要幫我們,你先調適你自己,如果你沒有辦法適應這邊的環境,我只能說,你已經被淘汰了。」

不想被家鄉的山林淘汰,蕙雯很努力學,也努力分享,希望能被鄉親認同。山區社工瓦旦:「你要知道大家都是下次會帶團有機會的,所以我們都會遇到這樣子的問題,別人的問題就是我們很好的經驗。」

部落導遊課的行程結束,蕙雯也細心地聽著媽媽們的意見和想法。部落文史工作者芭翁:「我不知道我們要到這麼高的地方去,我以後也沒辦法到得了的地方,我GPS沒有帶來,我很後悔今天喔。」

就算是自己的部落,搜尋確認文史資料也是費工的事,今天的課程是教導這些媽媽們,做一份旅遊行程企劃案,並且執行。

忙了一整天,事情還沒完,蕙雯再次發動機車上路拜訪小農,也是學習大學裡沒有教的農事。農民:「它第3次才開花了,所以苗它只能種一次。」吳蕙雯:「這個只能種一次?」農民:「嗯,就是第一次這個嘛。」吳蕙雯:「它不能種兩次喔。」

吳蕙雯:「因為有很多的東西,學校學的跟學校實際操作的,回到部落其實有很大的落差,可能因為真的經驗跟氣候那些不一樣,所以很多時候,我的答案都是,我所投入的答案都是負的,不然的話(結果)就是零的。」

吳蕙雯:「這樣子會不好拔耶。」農民:「妳這樣子,蕙雯妳就這樣子拔沒關係。」吳蕙雯:「難怪我每次自己種它都會失敗,我有時候會自己種啊。」

吳蕙雯vs.農民:「那個從苗開始的話可以種,再留根,留種再種一次,然後你種完了啊,你就不能再種第二次了,就開花了,同樣的苗啊,(對)。」

吳蕙雯:「在一個環境習慣了之後啊,就有點類似井底之蛙啦,當我們願意跳出那個井的時候,發現到其實那個世界是非常的大。」

放下書本和理論框框,接近土地,家鄉部落是個大教室,召喚著女孩回來。吳蕙雯:「有的時候種第一次高麗菜很好,可是第二次之後就很容易長不起來,是因為土壤嗎?」農民:「嗯,其實有些土地呢,像我們這個土地啊,只能一年份,只能種最多,我們是最好是種一批啦,種一次就種別的,因為高麗菜的時間很長,然後它吸收地力比較多。」

萬物有序,人能利用土地,也要讓地休息,拜訪小農的過程,吳蕙雯也在不同農場,學習不同經驗。吳蕙雯vs.農民:「所以說我們這裡的菜,他們可能真的有錢人可能說,出多少錢他們都願意買,因為這是安全啊,吃下去絕對沒問題,對啊,因為外面的菜,沒關係、沒關係。」

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讓人想起吳蕙雯是個回部落才幾年的城市小孩。吳蕙雯:「不管是不是在做部落工作,我覺得有機會能夠回到自己的部落啊,就要多認識自己的部落,我常常把這一天當做是我的(在部落的)最後一天,所以我就很努力的去學習。」

過了20歲,才開始學習如何做一個貨真價實的、了解土地的原住民,吳蕙雯用時間與家鄉相處。吳蕙雯:「真的有的時候你必須要一個人,去完成很多事情,我要怎麼樣去跟不認識的族人打招呼,然後我要怎麼樣去讓部落的族人認同,我這個人在他們部落做的每一件事情。」

彎下腰接觸土地和農作物,服務鄉親的同時,吳蕙雯學到謙卑。吳蕙雯:「應該說重新讓自己用不同的角度,去看農這件事情的時候,其實學到的東西還滿多的。」

農人這行業,生產人們基本需要的食物,也需要有基本的安全感和尊嚴,重新認識家鄉,吳蕙雯在成年後,才學著做個真正的山的孩子。吳蕙雯:「我從這個過程裡面我得到最大的快樂,是因為我可以從這些人身上去看到我自己不夠的地方,去改變我自己,然後讓自己的想法不再那麼的受侷限。」

更新時間:2016/05/16 07: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