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1低
12/10
星期二
16°
23°
12/11
星期三
17°
20°
12/12
星期四
15°
19°
12/13
星期五
16°
21°
12/14
星期六
18°
24°
12/15
星期日
19°
26°
強烈大陸冷氣團加輻射冷卻影響 留意低溫注意保暖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7
  • Mar
  • 2019

「低趴跳跳車」招搖日本 原來老墨是始祖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9/03/27 20:10
圖/達志影像 「低趴跳跳車」招搖日本 原來老墨是始祖
圖/達志影像

不知道您是否注意過,經常出現在好萊塢電影或饒舌歌的MV中,低底盤、烤漆華麗、還會彈跳得很高的車子,這種車子叫做"低趴車",它不只流行於美國西岸,還紅到日本,名古屋甚至有低趴車超級大秀;其實,這種車是老一輩的墨西哥裔美國人發明的,買不起新車的移民買二手車來改裝,用極精細的做工和艷麗奢華的圖騰,創造出專屬於老墨的西岸街頭文化,更飄洋過海到日本,如果老墨饒舌歌手能紅到日本去,更是一種地位的象徵。

東京澀谷街頭。
車暴衝了,路人竟然歡呼?別誤會啦!這是改裝加上液壓系統、車輪懸掛在車身上因而會跳舞的低趴車Lowrider,今晚是車友招搖過市的日子;低趴車在起源地也講究趴哩趴哩,But、Pero,音樂要換個風格喔。

墨裔美籍低趴車車友:「對我來說,開低趴車是自我表現,自我表現你喜歡的想法與風格。」
墨裔美籍低趴車車友:「當我年輕時,我身材超辣,但從未引起太大注目,直到我開低趴車上街。」 

Amigos,低趴車的祖師爺是美西墨西哥裔移民,他們在二戰後看著新興白人中產階級開著雪佛蘭,好羨慕!新車買不起,就買輛中古車。改裝成咱們拉美人獨有的熱情艷麗,將它緩慢地開上街頭。

聖地牙哥低趴車秀主持人:「一年一度奇卡諾公園日。」

Chicano奇卡諾指的便是老一輩的墨西哥裔美國人,低趴車是奇卡諾的重要象徵。在政治上毫無話語權的年代,宣示著身為墨西哥人的驕傲。

記者 華特·湯瑪森-赫南迪茲:「對於像我這樣墨裔美國人來說,奇卡諾既是榮耀我們在美國的生活,也是為了崇敬父母遺落在墨西哥的日子。」

當這位墨西哥裔紐約時報記者,聽到遠在日本有不少人不只是低趴車同好......

名古屋低趴車超級秀主持人:「太厲害了。」

還熱愛著奇卡諾文化時,他決定飛過去一探究竟,第一站是低趴車大本營──名古屋。他好奇低趴車如何成為名古屋的街頭風景。

低趴車俱樂部"天堂路"創辦人 下平淳一:「直到1980年代,日本沒有人知道低趴車文化,也沒有一輛低趴車。」

下平淳一先是日本低趴車教父,30多年前創立天堂路低趴車俱樂部。

低趴車俱樂部"天堂路"創辦人 下平淳一:「是進口雜誌與日本駐外記者,慢慢將低趴車概念帶進日本。」
日本奇卡諾唱片品牌Barrio Gold老闆 宮田真:「我們在洛杉磯等地親身體驗奇卡諾文化,於是試圖撰寫文章,介紹其歷史與背景故事。」

這些記者更專注於推廣奇卡諾文化,因為抄襲不難,卻不能只當個開低趴車趴趴走的日本人,低趴車也讓他們發現兩個文化的共通點。

日本奇卡諾潮人:「我們都一絲不苟地替車子烤漆,工工整整地改裝它,溫柔細心地照顧它,將它重新打造成一輛新車,如同藝術品般對待。」

簡言之就是龜毛啦,說到文化,紐時記者接著來到日本奇卡諾文化之都──大阪。

記者 華特·湯瑪森-赫南迪茲:「Miki Style在嗎?」

Miki Style經營一家潮店。

日本奇卡諾潮店"門"老闆 Miki Style:「突擊者美式足球隊和道奇隊的帽子,我的混音專輯。」
記者 華特·湯瑪森-赫南迪茲:「哪款T-恤賣最好?」
日本奇卡諾潮店"門"老闆 Miki Style:「潮牌DGA。」
記者 華特·湯瑪森-赫南迪茲:「你認為為什麼?」
日本奇卡諾潮店"門"老闆 Miki Style:「因為這是藝術。」

他讓記者想起自己某個中學同學,光頭、垮褲、布袋般的T-shirt,他飛到洛杉磯,採買帶有奇卡諾符碼的服飾,靠著文化挪用日進斗金。

日本奇卡諾潮店"門"老闆 Miki Style:「我尊重他們的文化+就算有人說我只是文化挪用,那又怎樣?」

雖然Miki Style表示尊敬奇卡諾文化,但店裡充斥的幫派圖騰,讓墨裔美國記者覺得怪怪der,因為那是奇卡諾亟欲擺脫的刻板形象,早年,奇卡諾成為非法之徒,是移民掙扎求生的無可奈何,日本人卻不同。

日本奇卡諾潮人 DJ Paco:「他們其實可以選擇工作,人生有其他選項,卻選擇從事非法勾當。」

當然不是所有追隨者都如此,藝術家Night Tha Funksta想傳達的便是其正面形象。

日本奇卡諾藝術家 Night tha Funksta:「在我的畫作中,我不想置入暴力或毒品,而是想強調奇卡諾文化對於家庭與社群的重視。」

重視家庭和群體,不也跟日本傳統文化極為相似,雖然年輕人日益推崇西方的個人主義。

日本美墨風饒舌歌手 Mona a.k.a. Sad Girl演唱歌曲:「我只想飛高高,成為一朵花兒(英語),我一起床,火速上陣(日語),火辣查某,瘋狂人生(西語)。」

高唱個人實踐,這是日本知名美墨風饒手歌手Mona a.k.a.Sad Girl早期的歌,她十幾歲時和手帕交接觸到奇卡諾時尚便愛上了。

記者 華特·湯瑪森-赫南迪茲:「你們現在還有誰打扮成這樣?」
日本奇卡諾美墨風饒舌歌手 Mona a.k.a. Sad Girl:「沒有人......只剩我一個。」

她不只堅持著少女時代的打扮,還漸漸將奇卡諾文化內化,卻悲觀地認為,這種源自於美墨佬的文化在日本終究會消逝。

日本奇卡諾美墨風饒舌歌手 Mona a.k.a. Sad Girl:「很多年輕一代的女孩,透過我認識奇卡諾文化,但她們只是從我身上擷取其穿著元素,並不明瞭奇卡諾的真實生活方式。」

她自己一開始也是模仿奇卡諾女孩的打扮,最終找到歸屬感,或者說是重拾對日本文化的認同感,真真切切唱出了文化兼容。


日本奇卡諾美墨風饒舌歌手 Mona a.k.a. Sad Girl:「我以前無法理解自己為何生在日本,但因為發現奇卡諾文化,我學會尊重我的家庭,也學會愛,我相信這個文化讓我獲得救贖。」
日本奇卡諾美墨風饒舌歌手 Mona a.k.a. Sad Girl錄音:「老師說這傷無法癒合,但有些傷可以,向前推進、向前推進、向前推進,盡可能活得沒有遺憾,活在當下呦! 」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