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網頁上方

罷工機師的心聲 錯過親情...「一落地總是在睡覺」


發佈時間:2019/02/26 09:46
最後更新時間:2019/02/26 09:46
 罷工機師的心聲 錯過親情...「一落地總是在睡覺」

【鏡週刊報導】 對於飛行員的家屬來說,長期承受的是不確定的恐懼。「他常臨時被抓飛或更改班表,我會凌晨開車送他去上班。他飛貨機的時候,我覺得他沒有跟小孩子相處,常常吵到想離婚。我必須要自己做很多決定,比如小孩子生病、上課、買房子、親人開刀……。等他飛客機的時候,孩子大了,我面臨空巢期,又想要離婚,因為真的很難受,我每天都在等他上班、等他下班、等他休息夠,他沒有時間帶我們出去。」

常說很累,下午到家就睡到隔天下午,但還是很想睡。

 
有幾次胡燕萍試著跟老公一起出勤,老公開飛機,她就在後面客艙當乘客。但是一落地,「他就在睡覺,我自己一個人搭公車到處走走看看。」又說:「他過世前,常常說很累,有一次他從倫敦回來,下午到家後就一直睡,睡到隔天下午。我忍不住去看他還有沒有呼吸,搖搖他,叫他起來吃飯,但他說很想睡。」胡燕萍認為,那是長期累積的疲累,即使班表一切合乎法規,機師的身體仍然承受著超乎常人的壓力。

罷工結束3天後,我們來到位於桃園的機師工會辦公室,常務理事陳蓓蓓的聲音沙啞,還沒恢復。她笑著說:「長期累積的疲勞不是幾天可以恢復的。」她說,平常若開長程飛機,熬夜加上時差打亂生理時鐘,就會變成這種聲音。她電話接不停,即使工會已與資方達成協議,後續的落實、防止秋後算帳,都是一場場硬仗。

今年53歲的陳蓓蓓,去年12月才選上工會常務理事,今年2月馬上面臨罷工風波,並被推上第一線,成為協商代表與發言人。面對媒體時,她曾失言說過「媒體是來看熱鬧的」、「紅眼協商本來是幹部開玩笑」,但罷工期間,加起來睡不到24小時,她仍然靠意志力面對,天天讓記者問到飽,並保持專業的笑容。

近年體檢未過停飛20幾人,暴斃3個,也有人猛爆性肝炎。
陳蓓蓓在專業工作中磨練出這樣的耐性。從小父母離異,她與弟弟跟著母親四處打工,國際商專銀行保險科畢業後,先在台北希爾頓大飯店擔任櫃台接待,1988年考上華航空服員,1991年考上機師。2003年上海兩岸首次直航,她便是正駕駛。

看完整內容
 

【罷工機師心聲番外篇】機師忙起來蠟燭三頭燒 看流星成駕駛艙小樂趣
【罷工機師心聲番外篇】把人帶出來也安全帶回去 二女戰將罷工一戰成名
【罷工機師的心聲之四】罷工過程多次遇亂流 她成功凝聚內部向心力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華航機師怒罷工

#華航#機師#過勞#疲勞#航班#猛爆性肝炎

我要分享

share

我要分享

share

複製連結

share

我要留言

share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網友回應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

0.1071

0.0577

0.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