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 1低
09/25
星期二
24°
26°
09/26
星期三
24°
25°
09/27
星期四
25°
27°
09/28
星期五
25°
27°
09/29
星期六
24°
26°
09/30
星期日
22°
25°
中秋收假日老天也落淚! 北東濕涼、潭美開小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0
  • Aug
  • 2018

EU新法擬嚴懲農藥殘留 有機農怒喊冤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8/08/30 19:55
《FOCUS全球新聞》在昨天探討歐盟針對有機驗證的規定與執行,也略述歐洲議會今年四月通過的修法內容,但這項新法卻有一個規定引發極大爭議,它規定只要有機產品疑似含有未經核准的農藥或化肥殘留,便必須立即停止使用有機標章,有機農夫還可能喪失有機標章,它的用意是要保障消費者權益,卻讓歐盟境內的有機農夫擔心而憤怒,批評當局將責任全推給他們是不公平的,這主要的癥結就在於慣行農法施用的化學農藥以及它的遷移介質──空氣、水、土與植物,這麼說好了,比方說德國,超過九成農耕仍舊採取慣行農法,屬於小眾的有機田區被慣行田區給包圍,如何不被有毒化學藥劑汙染,又夠格被稱為有機嗎?請看今天的深入報導。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看到大樹,想環抱它前,請先讓德國布蘭登堡邦政府(Brandenburg)委託的環境工程師富里達·霍夫曼(Frieder Hofmann)做一件事(鑽樹皮);霍夫曼是替樹做皮膚檢測,但不是要推銷面膜,而是了解除蟲劑與除草劑殘留狀況並重建它們的擴散路徑, 這原本是中央政府進行的全國性監測,但出於成本考量從2003年停止,變成各個邦自立自強。

環境工程師 富里達·霍夫曼:「不過以區域來看,我們已提供相當明確的答案,證明除蟲劑施得圃(pendimethalin)的擴散,不僅限於幾百公尺的範圍,而是廣達10公里。」

10公里,大約是故宮博物院到國父紀念館的距離,只要方圓10公里內,有農夫噴灑化學藥劑,樹大哥便難以倖免;霍夫曼總共發現11種除蟲劑,其中芐草丹(prosulfocarb) 與施得圃(pendimethalin)的濃度高到讓人憂心,最憂心忡忡的恐怕是附近的有機農夫,像是史蒂芬·帕瑪 (Stefan Palme) ,他種植有機茴香多年,提供食品工廠製作嬰兒茶,史蒂芬恪守有機農法 (organic farmining) 準則,客戶卻在他的茴香中發現違禁品──化學除蟲劑施得圃的殘留物;化學除蟲劑是隨風從鄰近採取慣行農法 (conventional farming) 的農田飄散來的,慣行農夫在秋天替冬季作物播種後便噴灑農藥,此時正是茴香成熟準備採收的時節,卻遭受化學農藥汙染。

有機茴香農 史蒂芬·帕瑪:「這就像吸菸者與非吸菸者共處一室,一人點菸,另一個人吸二手菸而受害。」

歐盟針對嬰兒食品的殺蟲劑含量有非常嚴格的限制,而這攸關史蒂芬的生計,他的因應之道是在慣行農夫噴灑農藥前提早採收茴香。

有機茴香農 史蒂芬·帕瑪:「這一年來,我們要多費一項功夫,趕在茴香成熟前就脫粒,然後需要在它還潮濕時將它快速攤開,並盡速將它乾燥,茴香會在2小時內變暖。」

但這是治標不治本,他的茴香田位於一個有機農業社區中間,所以包圍它的其他有機農田也會遭殃,布蘭登堡邦健康暨環境辦公室的農業工程師魯道夫·佛戈 (Rudolf Vogel) 耗時一個冬季檢查甘藍菜中的施得圃含量,希望查明化學劑在環境中殘留的時間。

農業工程師 魯道夫·佛戈:「我們仍舊不斷在作物樣本發現化學劑,近年來,我們接到大量數據,無數新的測試結果,都顯示需要對某些化學劑的許可,進行緊急的重新評估。」

而瑞典毒理學科學研究中心(Swetox,Swedish Toxicology Sciences Research Center)則證實,越來越多化合物質會影響荷爾蒙系統,這些內分泌干擾物 (endocrine disruptors) 不只存在於塑膠瓶罐、食品與紡織染料等「產品」中,更存在於無所不在、難以控制的空氣裡。

瑞典毒理學科學研究中心執行董事 阿柯·柏格曼 :「在塵埃中,我們已經發現大約500種不同化學物,當然,有些可能融入受體,或以某種方式與荷爾蒙交互作用。」

內分泌干擾物被懷疑是導致大量疾病的原因,包括肥胖、不孕,甚至是癌症與帕金森氏症;荷爾蒙也就是激素,分泌出來後經由循環系統傳輸到體內每個器官,以內分泌系統中的腦下垂體(the pituitary gland)為例,它促進新陳代謝、成長等激素以及精子或卵子細胞的生成,一旦受到內分泌干擾物影響,便進而影響成長、新陳代謝與生育;另外,這些內分泌干擾物會抑制大腦中的信息流動,阻擋神經元之間,或神經元與肌細胞、腺體之間通信的突觸(synapses),扼殺神經細胞中的個別訊息接收者,這兩種失序都是阿茲海默症的症狀。

瑞典毒理學科學研究中心執行董事 阿柯·柏格曼 :「我們必須在大禍來臨前有所行動。」

瑞典毒理學科學研究中心的執行董事阿柯·柏格曼(Åke Bergman),是WHO報告《世界衛生組織研究:內分泌干擾化學品》的編輯,他從2012年持續警告歐盟,必須針對干擾內分泌的化學劑採取更嚴格的管制。

瑞典毒理學科學研究中心執行董事 阿柯·柏格曼 :「歐盟拖延決定相當久了,我剛才提到的1038種化學品,都可能是內分泌干擾物。」

這些內分泌干擾物,許多都存在於農產品,採取慣行農法的農夫每年在每公頃農地上平均噴灑約9公斤的化學除蟲劑來減輕粗重的勞力;除蟲劑產業的年營業額以數十億歐元來計算,代價卻是地球環境與大眾健康,過去,自來水公司擔憂過度施肥造成地下水硝酸鹽(nitrates)濃度過高,但現在......

歐登堡-東弗里斯蘭供水協會 艾根·哈姆斯:「除蟲劑也會是個大問題,我們正密切注意中,定期抽樣檢查除蟲劑濃度是否年年增高。」

替自來水過濾農藥耗時而昂貴,費用是全民共同買單,至於,化學藥劑汙染有機農田的責任,未來還可能全將轉嫁到有機農夫的身上。

有機茴香農 史蒂芬·帕瑪:「一旦(有機)新法上路,我們將承擔全責,那真的會終結有機農業。」

歐洲議會在今年四月通過討論已久的新有機法,其中規定只要有機產品疑似含有未經核准的農藥或化肥殘留,便必須立即停止使用有機標章直到疑慮解除,假使生產者被發現是蓄意違法或未能善盡預防責任,將從此喪失有機標章;除此之外,新法還祭出更嚴苛的殘留量標準,歐盟當局的用意,是要避免不肖業者魚目混珠、保障消費者權益,但有機農業惶恐又憤慨。

有機茴香農 史蒂芬·帕瑪:「我們也想(符合化學劑含量下限標準),但農地被化學物汙染並非我們的錯。」

有機小農耗費更大成本與心力去耕種,卻可能將無法再以有機之名販售作物,史蒂芬·帕瑪提倡禁止使用某些特定的除草劑。

有機茴香農 史蒂芬·帕瑪:「我們必須知道,如何將這些化學劑排除在環境之外,並防止其積聚,因為除草劑的銷售量逐年可觀地成長。」

然而,就在小農為了存續奔走時,歐盟在3月21號批准環保人士口中的「地獄聯姻」。

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國際頻道主播:「歐盟批准德國化工巨頭拜耳,以660億美元收購(農藥及基改種子龍頭)孟山都。」

拜耳 (Bayer AG)將捨棄不用孟山都 (Monsanto Company) 這個惡名昭彰的稱號,並表示致力在2050年之前餵飽全球100億人口,只是新公司預料控制全球四分之一的種子與農藥市場,玉米種子比例更高達77%,讓人擔心最後餵飽的恐怕是財閥的荷包,畢竟飢荒的主因不在於糧食不足,而是分配不均,許多科學家都提出,使用農藥不加區別、多多益善的方式,早已不合時宜。

歐登堡-東弗里斯蘭供水協會 艾根·哈姆斯:「我們不認為錯在農夫,農夫以可觀費用購買高效活性劑,當然會相信,它們在表土中具備所需的保護作用並且隨後便能分解,不再存在於地下水中。」

21世紀的化工業,必須致力於製造具備優異效果、價格實惠、並能被完全分解的活性劑,確保以永續的方式生產足夠而健康的食品,這才是根本之道,只是在這種完美活性劑出現前,當局應該限制慣行農法施用化學農藥與礦物肥料的範圍,而非將責任全部推到有機生產者的身上,並協助讓「有機」與「慣行」兩種農業系統都達到最理想的質與量。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8/31 10:14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