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0低
10/17
星期四
22°
26°
10/18
星期五
23°
26°
10/19
星期六
23°
26°
10/20
星期日
23°
27°
10/21
星期一
23°
28°
10/22
星期二
22°
29°
抓件外套再出門!東北風強天氣涼 準「浣熊」颱風將生成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0
  • May
  • 2015

T人物/【不麻不醉16年】導演蕭力修 堅持當說故事的人

記者 楊慧玲 報導

2015/05/20 18:31
 T人物/【不麻不醉16年】導演蕭力修 堅持當說故事的人
他到現在還記得那一天早上,在準備出門上課的前一刻才發現口袋空空,他翻遍那幾天穿過的衣服、拿過的皮夾包包。「沒有,一塊錢都沒有」,他摸摸鼻子、硬著頭皮打電話給老師,「對不起,我因為沒錢坐捷運上課,只好請假一天……」當時從他住的分租雅房坐捷運到北藝大,來回車費不到90元。


▲導演蕭力修熱愛說故事,即使苦撐16年才開始名利雙收,仍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攝影/林哲鴻

16年後的今天,導演蕭力修因拍攝電視劇《麻醉風暴》一夕爆紅,獲得電視、電影圈矚目,許多電視台、電影公司紛紛捧著劇本找上門。此時的他年薪已悄悄突破七位數字,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麻醉》之前,他已連續拍了《阿嬤的夢中情人》《想飛》兩部人氣賣座電影,只是同掛名導演的北村豐晴、李崗名氣更勝於他。《麻醉》是成功奠定他導演地位的第一部作品,回想苦熬多年的光景,問他如何能撐過這段歲月,蕭力修笑笑說:「可能就是天真吧!」


▲《麻醉風暴》精準點出台灣醫療體制的困境,導演蕭力修也因劇受到矚目。圖/公視提供

為圓拍片夢 一年生活費 15萬夠了
來自雲林鄉下的蕭力修,從小害羞內向,只有在漫畫裡才找到自在天地,在影像中找到想說故事的夢想,設計科系畢業後,他逐漸發現自己在設計上的天分與濃厚興趣,1999年他考上北藝大,帶著工作幾年攢下來的30萬元積蓄北上。他的生活在拍片與上課中度過,為了償還拍片的貸款,他的求學生涯也幾度中斷,從北藝大電影系、台藝大電影系、到北藝大電影研究所,文憑始終沒有拿到手。
 
專訪當天,蕭力修帶我們回到他學生時代最愛的華山藝文中心,他指著如今停滿車子的停車場說,「這裡以前是鐵皮牆,我們都是翻了牆就進來拍了。」他不好意思地補充:「那時候都是偷偷摸摸進來,被管理員發現就被趕出去,然後再扛著相機再找其他地方繼續拍。」因為知道是學生拍片,管理人員通常是睜隻眼閉隻眼放過他們。


▲十多年前的電影與MV市場偏愛復古風,蕭力修也因此探訪台北的各大廢墟取景。圖/蕭力修提供
 
那段時間也是蕭力修最窮的幾年,他不斷靠著參加比賽籌拍片資金,2003年以《Copy:Copy》獲得台北電影獎的最佳實驗電影,獲得15萬元,同年獲得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是導演侯季然(《南方小羊牧場》導演)。因為打工收入不穩,有時候甚至連坐捷運去上課的錢都沒有,但他不以為意、聳肩說:「可能是窮慣了,我沒有甚麼物質需求,15萬元很好用,夠我撐一年了。」
 
同年他在台藝大的期末作品《神的孩子》,拿到金穗獎的拍攝補助幾萬元,他牙一咬、向銀行貸款30萬元來拍,其實當時因為收入不穩定,就連老師都覺得不太可能做這件事,委婉勸告他應該先從生活一些簡單的題材著手,但他堅持砸下成本,就只為了完成「一個嘗試」的夢想。這個夢想的代價,讓當時已經28歲的他花了三年才還清,也因為到處忙著打工籌錢,研究所的論文始終沒時間完成。

 
▲蕭力修貸款拍短片《神的孩子》,入圍2004年金馬獎最佳視覺效果及最佳創作短片。圖/蕭力修提供

靠獎金過生活 天真是創作動力
多年後,問他值得嗎?上周才前往花蓮東華大學演講的他笑說:「如果是現在的我,絕對不會建議學生們借錢去拍片。但是,對當時的我,當然很值得!」《神的孩子》獲得2004年金馬獎入圍最佳視覺效果及最佳創作短片,同時入圍的有《新警察故事》《大隻佬》《大事件》等大成本製作電影,對於才剛踏入電影圈的蕭力修仍是相當值得驕傲的紀錄。
 
記者笑他「你真的膽子滿大的嘛~」他不好意思說:「應該說是天真啦!那時候台灣電影到谷底了,想跟片也沒地方跟,所以就只能想辦法不斷參加比賽,靠獎金過生活。」他至今仍不覺得自己是過苦日子,「還是有飯吃啊,有時候早上沒去上課、下午跟朋友擋個兩百元,明天又可以去上課了。」


▲學生時期到處打工拍片,即使收入不穩定,蕭力修仍甘之如飴。圖/蕭力修提供
 
至於苦撐下去的理由,當然也是因為很幸運找到自己的天分與興趣,他謙虛說:「是比較本能的創作啦,我想要透過拍影片去講故事,也許還沒辦法拿來賺錢,又不習慣上班的生活,我上台北16年來沒上過班,很喜歡這種自由的感覺,透過這些時間去想可以講甚麼樣的故事,把它變成影片。」
 
「若吃苦時仍覺得享受,這工作就是真愛」
常常遇到學生問他對於未來職涯規劃時,他以自身經驗建議,「我自己的認知是,有一個工作是你在面對、遇到問題時,那些痛苦是你享受的,為了要做這些事,即使發生的那些痛苦你都願意去克服他、去享受他,那就是你真心想要的!」
 
採訪時不斷強調自己有社交恐懼症的蕭力修,一談起拍片細節與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他的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下來,眼睛也閃爍著熱情,完全沒有他自認表達不清楚的問題,對他來說,沒有飯吃沒關係,沒有片拍才是痛苦,「這工作需要滿大適應力,不能太過於認真,對生活工作上的衝突、別人對你的看法,如果你太認真看待這些東西,你會很難走下去。」
 
「一開始我拍電影,是因為不擅於講話,所以可以用影像來表達。但接觸後才發現這工作真正在做時,因為都是別人在幫你做,你需要告訴他們你想要的是甚麼。」每天拍戲他都在不斷跟自己妥協,克服自己害羞的個性,去向工作人員傳達自己的想法。
 
即使適應得很好,他仍堅持保有自己天真的那一面,「天真是維持創作滿重要的動力,即使你會遇到很多現實,但你心裡要保有一個天真,那也是《麻醉》想表達的,你很難要求一個體制變完美你才去參與,你一定是在不完美體制中,不斷的幫它去修正、也修正自己。但不一定要像我這樣,太天真了!(笑)」


▲蕭力修上周到花蓮東華大學演講順便度假,這也是他兩年來首度休假。圖/蕭力修提供
▼蕭力修樂於與學生分享工作以來的點滴,但他坦言不希望學生借錢來拍片,最好是藉著比賽籌資金也順便檢視自己作品。圖/蕭力修提供


說自己想說的故事  寧可等機會
或許真如他說的,「要在不完美體制中修正」,《麻醉》之後,主動找上蕭力修的合作機會變很多,但是他顯然沒走最順利的路;再度靦腆的他說,他不是不接商業類型片,而是個性使然:「目前主要還是都會愛情題材比較多,這是我比較不擅長的,我還是希望用娛樂的方式,講一些不要那麼生活化的故事。」
 
除了等待適合的劇本,他也著手跟兩個編劇好友寫自己想要的故事,「我沒有那麼大的野心要一直拍下去,但還是太天真的覺得故事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可能有些故事籌備三年五年,但我相信時間到了,自然會找到被拍出來的時間……」像個大孩子般,蕭力修很清楚知道他說故事的最大動力:「我還在享受天真的過程。」
 
堅持說故事,16年來沒有讓自己被麻醉,終於等到觀眾為他如痴如醉。


▲▼即使工作機會增加很多,蕭力修仍希望能堅持說故事的初衷。圖/蕭力修提供

 
更新時間:2016/06/29 09:35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