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6低
12/11
星期二
15°
17°
12/12
星期三
16°
18°
12/13
星期四
18°
20°
12/14
星期五
19°
25°
12/15
星期六
19°
23°
12/16
星期日
17°
22°
周二白天溫升 晚北部溫降轉稍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5
  • Nov
  • 2018

金馬爭帝陸星環伺 邱澤力抗鄧超、徐崢

記者 張弦 報導

2018/11/15 17:39
邱澤在《誰先愛上他的》首度演出同志,細膩詮釋角色情感,受到好評,也成為今年金馬獎最佳男主角入圍名單中,唯一台灣代表,將迎戰在《影》分飾兩角的鄧超,《我不是藥神》的徐崢,以及獲得東京電影節影帝的段奕宏,和新生代演技派彭昱暢。

圖/翻攝自金馬影展 TGHFF臉書
電影《我不是藥神》:「呂受益,你要是幫我,有藥吃有錢賺,再加一些好吧?你要是不幫我,對不起啊。」

因為生活困頓,鋌而走險,徐崢在《我不是藥神》,販售非法進口抗癌藥。

電影《我不是藥神》:「我不要做什麼救世主,我要賺錢,命就是錢!」

從只為圖利到良心發現,深刻演繹心境轉變,尤其當一名白血病患,間接因徐崢而死,在其他病友的注視下,讓徐崢內心彷彿真的遭受極大譴責。

演員徐崢:「我們特意找了一條很窄的那個走道,就跟他們貼著那個身體,那些演員其實也不是專業的演員,他們就在那裡換上服裝以後,戴上口罩就在那裡等著,然後等到我過來以後,他們就看我,就那麼簡單,其實是一種審判!那個時候整個是感覺,頭皮都要發麻了,就整個低著頭,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那樣鑽進去。」

平時演慣喜劇的徐崢,就連最害怕的哭戲,眼淚也嘩啦啦掉,可見投入角色之深。

演員徐崢:「我就以一個病人的名義,以「黃毛」的名義,給程勇寫了一封信,要拍的時候,我就開始看那個信,我在那一晚上裡面,就是從悄悄一點點掉眼淚,到哭、到嚎啕大哭。」

電影《我不是藥神》:「關我什麼事情啊,我可是個賣神油的,我管得了那麼多人嗎。」

演員徐崢:「一直在這個故事裡面,一直在這個故事裡面,就不管你哪一段抽出來先拍,我都知道他那個時候,所需要有的一個狀態。」

徐崢不只主演,也身兼監製,每天都跟劇本在一塊兒。在《影》分飾兩角的鄧超,同樣和角色密不可分。

電影《影》:「我一個人在黑暗裡,摸遍了牆上每一條縫,為了不讓我自己發瘋,為了證明我自己還活著!我到底是誰?」

演員鄧超:「做2個人,一個電影裡做2個角色,你看到你就覺得,空間大到我都有點吃驚。這是我能實打實的脫了給你看,大家才會相信,你為他做的東西。」

先是為了拍攝健壯的,「境州」一角,鄧超花3個月瘋狂健身,增重10公斤,練出大塊腹肌和胸肌。

電影《影》:「我在這斗室之間,運籌帷幄,虛虛實實,真真假假。」

又在60天內狂減20公斤,化身骨瘦如柴的子虞,鄧超曾有半個月,每天只攝取800卡。

演員鄧超:「趕快給我巧克力!經常想暈倒,但是這都是他們,子虞就得是這樣,你沒有這個做不了子虞。」

外型上下足功夫,鄧超在拍攝過程,還得對著「空氣」演戲,從口條到眼神,在在考驗演技,有金馬評審看完電影,才發現原來兩個角色都是鄧超。

電影《暴雪將至》:「那人幹嘛的呀?4條人命,做案手法一模一樣。」

大陸男星段奕宏,硬底子功力不遑多讓,演活《暴雪將至》工廠保衛科幹事余國偉,想進入體制當警察的奮力掙扎,卻在過程不斷付出代價的百感交集。

電影《暴雪將至》:「記得我嗎,鋼廠門口,燕子!」

當導演喊殺青時,段奕宏都還面無表情,沉浸在戲中,彷彿身體裡還放著余國偉,被拋棄和毀滅的靈魂。

演員段奕宏:「得益於63天這個雨中,雨中做戲的這種感覺才尋找到,真的是尋找到這個電影的氣質,人物的氣質。」

儘管因為大量雨戲,導致頭皮生出膿包,但段奕宏敬業的精湛演出,已經讓他在去年,就憑著《暴雪將至》拿下東京電影節影帝。

演員段奕宏:「直到今天我還認為,我的表演仍然有著侷限,但是我很開心,我開心的是,我沒有走到窮盡那一步。」

三大實力派男星,征戰金馬影帝,卻不得忽視後浪興起。

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我今天才知道,我爸是因為受賄才待在家裡,跟你打人有什麼關係,我聽了這些就覺得應該動手。」

年僅23歲的彭昱暢,在《大象席地而坐》飾演憤怒和反抗的年輕人,從網路劇露臉短短三年,就殺進金馬獎。

演員彭昱暢:「看重每一部戲,自己會回放,就自己多看自己的表演吧,找自己的問題。」

「小鮮肉」的外表下,蘊藏充滿爆發力的演技,就連影后章子怡,都曾盛讚彭昱暢的表現。

演員章子怡:「你記得當年彭昱暢,那麼小一個角色,然後其他的人可能名氣還比他大,他就是抱著馬桶的那一刻,我就覺得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了,這就是一個演員的魅力。」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不要臉的小三!怎麼樣我也是個男的,要叫你也要叫小王。」

在一片大陸演員環伺下,首度演出男同志的邱澤,穩住一席之地,以《誰先愛上他的》阿傑,拿下台北電影獎影帝,金馬評審也認為劇中神情和行為,都看似不羈,卻流露滿滿深情,眼神都是戲。

演員邱澤:「在拍攝現場不能看回放,因為譽庭姐希望我沒有鏡頭感,不要意識到鏡頭在哪裡,所以乾脆不要讓我看,我在鏡頭裡面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因為你一旦看了,你的心裡面就會預設,我待會應該怎麼做。」

電影《誰先愛上他的》:「跳!現在就跳!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帶你兒子去廟裡面擲筊,然後回家看台灣奇案,不然我就報警。」

在徐譽庭執導下,每個細節都嚴格要求,回放不能看,連台詞都不能改。

演員邱澤:「我的部分是一個字都不能改,有時候因為我們情感流動的時候,字會講不一樣,但你心裡面覺得好像差不多意思,可是譽庭姐就會說卡,你剛才那個字講錯了,那個字在劇本裡面,應該是這個字,不是那個字,所以台詞上面的要求,其實滿嚴格的。」

在細節裡琢磨,無論老戲骨或是新生代,都要好,再更好。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11/15 17:39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