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6低
12/11
星期二
15°
17°
12/12
星期三
16°
18°
12/13
星期四
18°
20°
12/14
星期五
19°
25°
12/15
星期六
19°
23°
12/16
星期日
17°
22°
周二白天溫升 晚北部溫降轉稍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2
  • Sep
  • 2018

鼠兔「神奇寶貝」原型 青藏高原動植物王國

記者 陳相如 / 攝影 謝賢熺 報導

2018/09/22 22:00
大陸雖然是「冰川大國」,卻也是世界上水資源最缺乏的國家之一,因為沙漠化太過嚴重,一年增加三個香港面積。要解決沙漠化問題,得先找到問題根源,西藏政府多年來撲殺一種叫「高原鼠兔」的動物,認為牠們是破壞草場的殺手,如今外國科學家證實鼠兔非但沒有破壞還讓土壤雨水滲透率提高!西藏政府停止撲殺鼠兔,同時採取科技種樹,試圖讓脆弱的高原生態沙漠變綠洲!

圖/TVBS
TVBS資深記者 陳相如:「可以看一下盤羊牠們長得跟平地上面的羊隻其實是不太一樣的,而且還挺親人的。」

藏區的動物經常在公路上 成群結隊大搖大擺的穿行,有時候還會仗著羊多勢眾,硬生生占去一個車道,小心喔這裡一隻氂牛4萬台幣、一隻羊2萬2000台幣,跟酒駕罰款一樣貴,因為整個青藏高原就是一個巨大的動植物王國。

高原鼠兔沒有尾巴、習性如鼠、形似兔,有人說牠是日本動畫神奇寶貝皮卡丘的原型,大陸政府自1958年將這群高原土著動物視為草場沙化的主因,採取長期大規模毒殺 。

TVBS資深記者 陳相如:「我們實際來到了青藏高原這一邊,可以看到草原上有非常非常多的鼠洞,例如像這邊一個還有這邊一個,接下來的話這邊有好多個,後面這邊還有包括六個洞,大陸的專家他們就有說以台灣的一坪來算起的話最多會有60個鼠洞,而鼠兔挖的洞有多深,現在我隨意撿了一根這個來丈量一下,這一根大概是有我一個半手掌大,我現在把它伸到了鼠兔的洞裡頭去,這個的話大概是到這裡,你就可以看到牠挖的洞大概是有這麼深,再來一次這旁邊的這一個另外一個洞,哇~這可以整個穿進去耶,都還不只耶,所以你就可以知道呢,牠這裡面挖的洞其實是非常非常深的。」

圖/TVBS
大陸中科院納木錯副站長 張國帥:「政府為了防止這種鼠害也架了特別鷹架,像木頭樁的一個架子,然後老鷹可以停在上面,可以把周圍一些鼠兔都可以抓到,所以說也是對牠們一種控制吧。」

撲殺了60年,美國科學家實驗後發現鼠兔挖洞可以讓土壤雨水滲透率增加2-3倍,但不會造成大量水土流失,而且牠們喜歡退化的草場,因為容易發現天敵,身為高原食物鏈的最底端,棕熊、狐狸、狼、大鵟、兀鷲、黑頸鶴都是以鼠兔為食,毒殺牠生態鏈遭破壞,草場退化卻仍沒有得到遏制,大陸政府近年終於將牠們改為青藏高原上的珍貴動物。

萬事大吉的好日子,藏族婦女隆重盛裝進行傳統祈福儀式,向空中抛洒糌粑,寓意吉祥豐收,西藏江孜海拔4100,凍土層厚氣溫低、溫差大,全年適合植物生長僅110天,而且土質非常差。

江孜縣林業局局長 邊巴次仁:「這個的話在那個什麼一下雨的話,它軟得很鬆得很,然後一乾旱這個硬得很,然後這個樹長不出來,主要就是那個根部沒辦法發達。」

從衛星上來看,整個大陸土黃色一片,是世界上沙化最嚴重的國家之一,面積達18%,紐約時報稱大陸沙化一年增加3個香港面積,比1975年多5.4萬平方公里,相當於50個香港,顯見森林砍伐過度、放牧過度、土地使用也過度,才是造成沙化的主因,為了治沙,他們採取科技種樹。

江孜縣苗圃高級工程師 達瓦片多:「就是從年河那邊年河兩岸不是有很多江孜沙棘的樹,那上面採的唄。」

藏民農暇時採集的江孜沙棘種子,當地政府以一斤110元台幣向他們收購。

江孜縣苗圃高級工程師 達瓦片多:「營養罐的土是50%的沙壤土,再加上那個鋸木,可以起到那個增溫的那種效果,所以鋸木加一點還有加一點那個肥料,肥料也就是複合肥料。」

圖/TVBS
日光溫室育苗特製營養罐保溫、保濕,保證肥料能被土壤吸收,和防紫外線遮陽噴霧技術,溫室一年樹苗就強壯到可以移植山坡,比戶外育苗需要三年快很多,存活率能達到90%。

江孜縣林業局局長 邊巴次仁:「主要是在這個營養罐裡面營養罐裡面移栽以後,就是這裡實驗三個月,三個月左右以後塑料薄膜取下來取下來主要就是那個實驗那個氣候,實驗氣候以後這樣那個直接到造林點上,保水以後這個雨季也可以種,然後這個一個好處是這個,葉子出來以後也可以造林。」

除了沙棘,苗圃裡兩年生的柳樹高三公尺、胸徑兩公分以上也是高原造林的主要樹種,存活率達75%,但需要經常去除過於密集的新芽。

江孜縣林業局局長 邊巴次仁:「磨芽就是這個樹葉,上面長得樹葉剪掉,剪掉就是樹的檔次更好。」

為了更了解何種植物能適應高寒惡劣的環境,我們到中科院拉薩部用掃描電子顯微鏡把高原柳樹的葉子放大2000倍。

大陸中科院拉薩部工程師 李馨:「氣孔比較細,還有比較狹長這個,跟內地的對比就是氣孔比較稀疏,這個就是這個就放大到2000倍,一個氣孔的型態,因為高原上的光合作用氧氣含量不是特別足,所以光合作用比較弱,所以它生長速度很緩慢,很緩慢就形成它的表面的葉蠟覆蓋比較厚。」

圖/TVBS
再把葉片拿去做碳氮磷實驗,反映植物對氣候和土壤養分的需求,精準投入人力物力。

西藏民眾 扎西頓珠:「以前沒有種植這些樹木的時候,尤其是到這個冬天的時候,風沙這個也就是說風沙比較大嘛,就風大的時候,對環境也造成很大的汙染。」

江孜民眾:「原來上小學這邊都是沙子風沙很大,現在搞綠化以後現在都變了,我自己感覺很舒服,現在做種樹,這個林業工作者我很喜歡。」

目前西藏32萬公頃沙化的土地已投入53億台幣治沙,研究出高海拔種樹的方法,讓當地沙丘變綠洲。青藏高原這裡有全球獨一無二的生態,當暖化或人為造成一種動植物的衰落或消失,會直接影響另一種生物在當地的生存力,甚至沒有修復的可能性,難怪各國科學家都呼籲保護青藏高原的生態不該是一個國家,而是一個區域群起行動才是。

▼▼▼點我!更多精彩內容全都在這裡▼▼▼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09/22 23:17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