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11/18
星期一
20°
24°
11/19
星期二
18°
20°
11/20
星期三
18°
22°
11/21
星期四
20°
24°
11/22
星期五
21°
25°
11/23
星期六
21°
24°
出遊趁今天!周六各地「多雲晴」、周日「北東恆春」易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8
  • Oct
  • 2015

FOCUS/瑞士擁槍率世界第三 槍案少、半島電視究因

2015/10/08 22:20
 FOCUS/瑞士擁槍率世界第三 槍案少、半島電視究因

▲(圖: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版權所有,禁止轉載)

讓總統歐巴馬痛心疾呼,要國會通過更嚴苛的槍枝管制法,美國社會到底出了甚麼問題?瑞士或許可以當作借鏡,這個永久中立國,是世界擁槍率第三的國家,僅次於美國以及戰亂的葉門,瑞士徹底的民主制度,確保人民的言論自由,不必訴諸武力而且擁槍的文化,背後是家庭緊密的教育以及討論,還有嚴格的檢查審核,以及瑞士人捍衛民主與高品質的高度責任感。

小小年紀就練打靶,這不是千篇一律要讓人心寒又心疼的恐怖童兵新聞。

義語區擁槍民眾之子路卡維尤:「我對射擊很有興趣,我將射擊當成嗜好。」

射擊對這個男孩和他妹妹來說,是運動、是嗜好。

義語區擁槍民眾之女麗莎維尤:「我熱愛射擊,當我還是個小孩子時,我就四處跟著父母去射擊比賽。」

但這對雙胞胎兄妹,並非出身哪個赫赫有名的射擊運動世家,他們的家庭十分尋常。

義語區擁槍民眾羅伯托維尤:「我的名字叫做羅伯托維尤,我的妻子叫做姬尤拉,我們住在李翁提卡,位於提奇諾州,我是水電工,經營一間中央暖氣系統公司。」

如此尋常的家庭,客廳櫥櫃裡卻擺放超過10把來福槍,但這真的是再普通不過了,因為這是在瑞士。

法語區擁槍民眾/秘書/後備軍人萊緹香蓋瑟:「我家裡有2把軍槍,我只會在靶場使用,我另外還有30把槍,都是我的收藏。」

在瑞士,槍枝彈藥就跟桌布、相框一樣,是居家環境的裝飾品,而且使用率可能更高。

法語區擁槍民眾/秘書/後備軍人萊緹香蓋瑟:「這種槍很好操作,砰!砰!非常簡單。」

在瑞士,平均每100人中就有29把槍,在世界各國國民擁槍比例中排名第三,領先它的有陷入內戰泥沼的葉門。

半島新聞記者哈許馬巴拉:「ISIL正在葉門各地追打「青年運動」民兵。」

以及美國,這個平均每天會發生30起槍枝犯罪的國度。

美國總統歐巴馬 (2015/06/16):「我們可以確定一件事,每當又有無辜民眾遭槍殺,部分原因在於意圖殺害他人者,毫無困難就能取得槍枝。」

反觀瑞士,在邁入21世紀以來,嚴重槍枝犯罪屈指可數,和平安寧到總是被形容成人間仙境。

瑞士射擊聯合會負責人:「世界上還有哪一個國家,政府官員在和民眾聊天時,這些民眾還手持來福槍及子彈。」

但官員卻不需要任何保護的嗎?瑞士民眾擁槍比例高得驚人,卻不見民眾成天抗著槍在街頭胡亂掃射,原因或許要從歷史文化層面談起。

瑞士國民院議員克里斯汀范辛格:「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瑞士保持中立,但是卻被參戰國家給包圍,北邊就是德國,納粹獨裁統治的國家,瑞士活在可能被入侵的恐懼中。」

瑞士國民院議員克里斯汀范辛格:「瑞士當時可以隨時動員幾十萬名士兵,瑞士軍隊必須很強大,所以這些士兵的家裡,有武器與彈葯,這樣才能隨時上戰場,這成為了傳統慣例。」

瑞士長久以來採取強制徵兵制,所有18歲到34歲男性都必須服兵役,女性也可以自由選擇是否入伍。

法語區擁槍民眾/秘書/後備軍人萊緹香蓋瑟:「這一天,我們那一連晉升為下士,當我服完兵役,我又登記成為後備軍人,一旦緊急情況發生,我就會被徵召入伍。」

後備軍人還能把服役的槍枝帶回家,以便能在最短時間內做好作戰準備、為國出征,而事實上,槍枝文化早在二次大戰前,就深植瑞士民間。

義語區擁槍民眾羅伯托維尤:「我之所以練習射擊,因為這是瑞士的傳統,我家從我曾祖父、祖父到我父親,大家都會打靶射擊,我也是啊,我的孩子未來也會打靶射擊,他們的孩子同樣將會如此。」

所以小孩子跟著父母上靶場,也就成為瑞士很平常的休閒活動。

義語區擁槍民眾之子路卡維尤:「射擊讓我很快樂,因為這是自我表現的方法,也是憤怒情緒的出口。」

義語區擁槍民眾之女麗莎維尤:「開始用真槍練習時,我很害怕,擔心後座力會傷到肩膀,但看到一個更小的男孩也用真槍練習,我深受鼓勵,所以我就豁出去了,我射了第一發,覺得很棒,然後我就繼續拿真槍練習。」

但這並不代表父母親一味放任,維尤夫婦將槍枝與子彈個別鎖好,在孩子年幼時就教導他們正確的觀念,訂定規則並且徹底執行,而且不時與孩子討論、溝通。

義語區擁槍民眾姬尤拉維尤:「身為一個母親我並不害怕,重要的是,一開始就要教導他們安全守則,我們告訴他們當拿槍時,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們應該如何表現,如果他們正確得做,他們就不應該感到害怕。」

武器是運動嗜好的工具,不是殺人的利器,而且擁槍比例高也不代表瑞士沒有槍枝管制,更不是像美國那樣,上超市就能買槍,相反的,購買槍枝彈藥十分麻煩。

義語區擁槍民眾姬尤拉維尤:「如果我像要買武器,我必須拿到許可證才能購買,確保我沒有犯罪紀錄,我必須準備好所需的紀錄,提交給州警察申請許可證。」

當然,瑞士並不是槍擊案的絕緣體,在2012年17宗槍擊謀殺案中,多達14是宗使用合法槍枝,而在2001年9月27日,更有一名男子闖入中部楚格鎮的州議會掃射,造成14名議員喪命以及18名議員與記者受傷。

「瑞士無軍隊團體」亞曼達珈維藍聶:「官方數字指出在瑞士,有200萬到300萬武器流通。」

而根據瑞士公共健康當局資料,在2012年有972人舉槍輕生,其中只有1/5使用合法執照槍枝,槍枝管制出了差錯,加上軍事威脅降低,以及射擊運動造成的環境汙染,近年來有一些團體開始提倡禁止擁槍,而在採行直接民主,公民決定政策的瑞士,途徑就是三番兩次舉行公投。

法語區擁槍民眾/秘書/後備軍人萊緹香蓋瑟:「雖然大家家裡有武器,但我們不曾在武裝衝突中使用它們,因為我們捍衛自己的方式是『言論自由』。」

有意見用選票來定奪,而每一次公民倡議,瑞士人都用全民投票,維持「持槍有理」的這項傳統。

日內瓦大學社會學家桑德羅卡塔欽:「瑞士是一個尊重異己的地方,無論是宗教或是種族,都沒有絕對的多數,即使是生活方式,家庭人數的多寡,或是社經階級 都沒有絕對多數。」

瑞士人堅持要以高水準的生活,直接民主,以及高度的責任感,來確保他們引以為傲的擁槍文化。

TVBS網路新聞整理報導 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更新時間:2016/06/29 09:35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