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2低
10/19
星期六
22°
24°
10/20
星期日
22°
24°
10/21
星期一
22°
24°
10/22
星期二
23°
25°
10/23
星期三
23°
25°
10/24
星期四
23°
25°
20日颱浣熊形成 注意間接影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6
  • Oct
  • 2011

【一步一腳印】為所愛盡一份力! 全家齊力披薩屋

記者 吳安琪 / 攝影 曾福強 報導

2011/10/16 22:38
 【一步一腳印】為所愛盡一份力! 全家齊力披薩屋

披薩屋頭家李守智:「我現在就要準備開始點火。」記者:「這火一直燒到晚上?」李守智:「對,半路火不夠就一直加火,一直到晚上休息。」

雖然12個小時前熄的火,在窯裡餘溫猶在,不過要烤出好吃的披薩,溫度就要高,所以升火還是李守智的披薩店,每天早上第一件工程;同一時間,廚房也熱鬧起來,切西洋芹、切紅蘿蔔,跟番茄泥、番茄塊,一起熬煮濃濃紅醬。

而其實李守智還有個更大的廚房,就是媽媽的後院。頭家媽媽莊賽壤:「這個等一下,我們這個要洗3道水,洗3次以後,用篩子裝起來,天氣好就那個架子,放上架子,上面那個尼龍網蓋著,晾乾。」

這好大一箱,都是九層塔,邊洗還邊要挑揀整理,把發黑的枝葉摘掉。莊賽壤:「雨天買回的這個九層塔,會有蝸牛,小小的蝸牛,所以要很注意,所以洗得很慢。」

為了洗個仔細,李守智的媽媽、阿姨,兩雙手一直濕到肩膀,主角李守智這時跑到屋頂上了。李守智:「搭錯了,然後自食惡果。」

原來這個廚房棚子,有些地方滴滴答答的,是因為屋頂內凹,雨水積著,滲漏下來了,這屋頂是李守智自己搭的。李守智:「本來搭好的時候還滿驕傲。」

不是科班出身,自己摸索難免出錯,不過做吃的,也不是李守智本行,被問到本來學校學的是哪些科目?李守智慘叫,自己連高中都差點畢不了業。李守智:「喔,這一講要講怎多欸,我是差點被退學。」記者:「為什麼?你做了什麼事情?」李守智:「沒有,就打架啊,你有沒有關麥克風啊你。」

李守智怕那些講起來,可能不是普級話題,不過李守智的爸媽知道,這個孩子重朋友、講義氣,心是好的。莊賽壤:「有一次就喝得很醉,醉醺醺地回來,我就問他,我說,你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說我叫你不要喝酒,你幹嘛喝酒,我這樣罵他,他跟我講,沒有,我一個同學的爸爸跟媽媽離婚了,我同學很傷心,我就跟著喝酒了。」

後來因為爸爸退伍後,打零工辛苦,當時還是高中生的李守智,去當服務生分擔家計,甚至還進一步開PUB,就喝酒喝到讓爸媽擔心了。莊賽壤:「朋友來喝酒,像陳昇啊、伍佰,一下來,他就趕場喝酒,喝得每次開車回去,他沒有回來我不能睡覺。」

李守智:「夜生活,對啊,那個慘綠少年,很恐怖一段,不要提。」

還好,幾乎泡在酒精裡的腦子,還有一部分是清醒的,結婚、收心以後,高雄鄉間長大的李守智說,那段時間發現自己,只要能接觸到大自然,回到小時候的情境,心裡的純淨就會甦醒過來,現在在宜蘭的院子裡,廚房之外,大塊的種植了各式蔬果,隨手採摘,都是最安心天然的味道。

李守智:「你把這顆拔起來吃,你那整顆咬下去。」記者:「很酸的欸!」李守智:「你的臉會皺在一起,要吃要像我們要去跳水一樣,上去,要跳不敢跳。」記者:「就整顆這樣?」李守智:「對啊,那個整個皮跟果肉那樣。」

那是一棵金桔,鼓起勇氣咬下去,真的酸得很過癮。李守智:「補足一個月份的維他命C。」

當然,也有摘了,不能隨意往嘴裡塞的。莊賽壤:「這是原生種的。」

守智媽媽說的是朝天椒,小、但是很有威力。莊賽壤:「對啊,哇,有時候光在摘這個時候,在剪開的時候,就是採下來還要曬,曬到極乾,曬到它一掐就會斷,像這個,一掐就斷,你先看看。」記者:「喔,這樣子。」莊賽壤:「它就斷了。」

又脆又乾的辣椒,才好打成粉,然後,貢獻到李守智的披薩店,打粉的過程,一定很辣很嗆吧?守智媽媽沒皺過眉。莊賽壤:「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決定,對不對,能幫忙的,我就在旁邊幫忙。」

這幫忙,包括精心準備披薩餡料,為李守智開店做後盾,更包括離開生活了幾十年的高雄,跟著搬到宜蘭鄉下。李守智:「超讚的好不好,在宜蘭超舒服的,就是很多,宜蘭的步調,就是你就會去整個享受整個在當下的感覺,或者整個自然環境,你跟它的互動,心就會沉靜很多。」

而且李守智不只為自己喜歡,那時候老人家年紀大了,而女兒則剛剛出生,離開燈紅酒綠,卻還在各行各業打滾的李守智,想進一步找一個全家人都可以安適生活的地方。李守智:「簡單來講,宜蘭就是水做的,到處都是乾淨的水啊,自然環境,我覺得好讚。」

這天,讀小六的女兒只有半天的課,李守智就為她安排了親水的另外半天。記者:「OK嗎?這樣的浪。」李守智:「很刺激,真的,這個對我們菜鳥來講,真的是。」

李守智跟女兒學衝浪才幾個月,真的菜,這可不是一般的親水活動。李守智:「很讚對不對。」記者:「浪不小欸。」李守智:「對啊。」衝浪教練阿正:「(水流很強)游不出去欸,連那個女孩也游不出去。」

阿正是衝浪教練,連他也不看好,今天下水以後,能衝出什麼帥氣姿勢,不過李守智本來也就沒為自己或女兒設定甚麼標準,看看浪、玩玩水,就是開心的事。李守智:「這會很好玩,可是它會有很多的很多的挑戰,所以我覺得來經驗這件事情,她會從中學習到很多,對自然環境的了解,對海洋、對自然的喜愛跟敬畏、膽識、解決問題的能力,太多了。」

也就是這塊礫石灘旁的社區,讓李守智學到不少,當年他第一個窯,就在這裡搭起來。李守智:「一個雜誌介紹到,歐洲有麵包窯這種東西,我就突然就很有感覺,因為我光想到,第一個念頭是,用木頭烤的披薩,光想的就很好吃。」

只是要搭一個成功的窯,熱力學、結構學等等,都要考慮。李守智:「就是想吃啊,就很想吃,你就光想到就,反正就一直試,對。」

後來,有志者事竟成,卻又太成功了,一到假日,親朋好友揪團來訪,就為吃李守智的私房窯烤披薩。李守智:「後來就有個念頭,既然這麼受歡迎,我何不把它分享出來,加上我對空間有興趣,就是物盡其用那種,概念的空間有興趣,所以,OK,那我們就開店。」

莊賽壤:「他有信心,我沒有信心,我真的沒有信心,那他們年輕人要嘛,我們就好啊,那你就試試看啊,結果一做上去,連我也愛上了,連我妹妹也愛上。」

這一愛,換成李守智的媽媽跟阿姨忙碌了,再回這個在院子裡的中央廚房,更多披薩餡料在準備著,看看這削馬鈴薯的手勢,多迅速俐落。莊賽壤:「有時候一天蒸5桶。」記者:「一天5桶喔?」莊賽壤:「對啊,蒸5桶,還要做別的,沒有動作不快一點不行,冬天在這裡又冷風又冷水。」

還好接下來可以暖一些,馬鈴薯切丁以後要蒸,香菇要拌炒,還有白豆干,要自己來滷上顏色,所以要開火了。李守智:「我好像對這個燒木頭、木柴,好像有一種特殊的感情在,主要是我們小時候,都是用這個啊。」

所以李守智會喜歡搭窯、燒烤食物,說來是有些遺傳的,而他當初烤麵包、披薩,麵團的揉製、發酵,都沒大問題,其實也是家學淵源。莊賽壤:「這樣子。」記者:「蒸饅頭要用這種?」莊賽壤:「對,我這邊加水喔,加8分滿,這個放上去,它的蒸氣能夠集中出來。」

嫁進山東家庭,來自南投鹿谷的守智媽媽,也練出高超的麵食功夫。莊賽壤:「今天中午,我烤台灣披薩給你們吃。」

台灣披薩,原來就是蔥油餅,山東家庭的冰箱裡,似乎總有著這樣的麵團,備不時之需,而跟近年來市面上,薄薄麵皮包裹,大量青蔥的流行不同,守智媽媽的餅,走傳統路線,重視的是層層相疊的麵皮,夠勁道、有麵香,而切開後滾出的松子,則是額外添加的營養媽媽味,李守智得到媽媽真傳,知道麵團可以怎麼加料。

李守智:「在口感,我們還能接受的情況下,盡量去多加一點全麥,就變成是去抓到剛好它的那個平衡點。」

或許這樣擀得薄薄,卻又不走羅馬式薄脆路線的麵皮,在一些人眼裡,沒甚麼飲食脈絡,不夠深度,不過李守智是有傳承脈絡的,他們李家餐桌的脈絡,所以餅皮上的餡料組合,也走家常菜路線。

例如九層塔攪打出的青醬,在餅皮上厚厚抹出九層的氣魄,搭配彈牙杏鮑菇,氣味芬芳,或將蔬果紅醬抹出同心圓,鋪上已經用鹽、胡椒、香草,調味道的蒸馬鈴薯,一點玉米粒,增添顏色,而同樣是紅醬做底,先前燜煮到Q滑的香菇丁,搭上新鮮蘆筍,最後,一樣都是撒上厚厚的切達起司條,李守智的獨門披薩,出爐!

李守智:「來,燒喔,我們其實要求的,就是用心去做而已,就是你做給家人吃的那個心情。」

而做給家人吃的菜,也一定會每道每道地,調整到最合宜的味道,所以盛了滿滿餡料的,餅皮進窯以後,還要用鏟子轉,甚或上下左右挪移,去尋找那一刻,最合適的烘烤度。李守智:「每一片,它都是在不同的情況下,就是,雖然你看是同一個窯,可是它不是電子的東西,它不是那麼精密,它就是,整個手感是很重的東西,(皮)應該是酥。」記者:「皮要酥。」李守智:「跟脆不一樣。」記者:「酥要有點軟?」李守智:「有點鬆,也有點那種,就是鬆、酥啦。」

只是抓鏟的手,在有攝氏300度以上的窯,進進出出,不會常燙傷嗎?李守智:「嘴巴比較常被燙到。」記者:「為什麼?」李守智:「因為,那是客人啦,因為很餓,你知道嗎,剛烤完那披薩批哩啪啦,起司還在跳舞,客人就,哇不管,就吃了,很燙喔,不管,舌頭燙爛也要吃,最誇張那客人。」

其實不誇張,本以為蔬菜烤過會成菜乾,結果看看那蘆筍,裡面還多汁鮮嫩。李守智:「這個窯的特性,它會瞬間把食材表面熟化以後,把水分、把它的原汁,都鎖在裡面,所以搭配蔬果的時候,它就會吃得到原味,很單純的味道,可是就很簡單,這幾個排列組合,它就是會讓它食物原來的味道,更耐吃。」

所以李守智更盡情地在他的披薩上,鋪排各式蔬果,廚房裡,蘋果切丁、浸檸檬汁,浸染一點酸香以後,搭上葡萄乾、肉桂粉,是一種能讓人品嘗到蘋果香脆的披薩蘋果派;而蜂蜜、切片香蕉、杏仁片,原來也可以是披薩餡料,加上烤熔膨起的焦黃起司,真的會讓人很想趕快吃吃看。

顧客張同學:「他有加起司,然後加一些口味比較重的,如果口味不夠的話,還可以加這些調味粉,對我們來說其實是剛剛好。」

2個女生都來不只一次了,今天還帶同學來。顧客張同學vs.曾同學:「我覺得是有那氣氛啦,氣氛很好,而且也不貴,一直強調價錢,就是不貴啊。」

不貴,因為李守智說,他沒把這家店定位成昂貴的異國料理。李守智:「我一直喜歡的,就是庶民小吃,就是你可以常常吃,然後不會膩,又很簡單的食物。」

所以是把披薩當成台灣小吃來經營囉,李守智還創出一個讓人好奇,其實用料很台的薑絲超人。李守智:「薑的能量很強,一般我們都是在葷食裡拿來去腥用,我很喜歡這樣的食物,所以你勢必要找到一個,口味比較重的,去跟它做搭配。」

可是搭超人也太強了吧,仔細看看,那是鹹鴨蛋。李守智:「你叫薑絲鹹蛋就弱掉了,對啊,少了一些趣味性,因為常常客人就說,欸,你們家披薩,名稱就是材料啊,然後我們就跟他講,比如說鮮菇蘆筍,就是鮮菇跟蘆筍,講講講,到後來,那個,還有薑絲跟超人啊,很多客人都會這樣,喔,薑絲跟超人,就傻傻的也沒再問,後來才說超人是什麼。」

別小看鹹蛋超人,真是有些超能力的,混進起司,烤過,鹹鹹、沙沙,口感獨特,薑絲在它搭配下,嗆辣消失,剩下一股圓潤的香,曾有客人這樣形容。李守智:「我懷疑他是文學系還中文系的,他說問他是什麼味道,你知道,我們做食物給人家吃,你會很渴望聽到他的感覺,他說,中西文化在舌尖引爆,哇,眼淚差點噴出來。」

這天店裡還就有客人從香港來台灣玩,特別來試試這個味道。顧客趙小姐:「我們看報紙、還有書有介紹,我很喜歡鹹蛋,很喜歡,我是潮州人,潮州人很喜歡鹹蛋,很好啊,這個很值得飛過來試試看。」

李守智:「我曾聽客人跟我講說,你上禮拜怎麼沒來,上禮拜休假喔,我上禮拜帶朋友來朝聖,我就,我心裡想,你真是有夠會拍馬屁的,好爽。」

因為這說的不只是店裡的好吃披薩,還有這股獨特氛圍,很少有披薩屋這樣充滿夜店的「FU」,而且看不出來吧,這些裝潢絕大多數是回收材料,李守智說,當初3組朋友、8個月時間,在這店裡腦力激盪,最重要的窯,是用神桌桌腳撐起來的,鎮店之寶的意義,一下子就被凸顯出來,其他桌椅、地板,都是廢門板、廢家具的重新排列組合。

李守智:「本來別人看了破破爛爛、不要的東西,可以變成一個讓大家,哇,哇,這樣子,我們就覺得很有趣,也可以提醒大家,東西要丟掉之前,想一下。」

從小愛好大自然,李守智這樣地,為自己所愛盡一份力。李守智:「我覺得人要很慷慨,可是不要浪費,對啊,而且這些資源,不是人類的而已欸,是地球的,大家一起用的,對,所以如果可以物盡其用,是很美麗的一件事情。」

就因為希望更多人能看到,感受到這樣的美麗,李守智不辭辛勞,把窯從宜蘭搬到台北來開店,而從珍惜資源、愛地球的想法出發,還讓李守智的披薩有了另一個特點,沒有肉類。李守智:「比較多的客人都是,吃了很久以後才發覺,我們家披薩沒有肉。」

因為這披薩夠好吃,讓人的口腹之慾,都能滿足,而要是真有客人,硬要吃肉的話,李守智很瀟灑。李守智:「我說,已經到處都肉了,就你去找那個有肉的。」

李守智倒不強迫客人,跟他一樣不吃肉,大大的素食海報貼在廚房,自己看,他知道,不吃肉這件事,執行起來不容易。李守智:「老媽煮了幾十年,吃習慣的東西,你很難抗拒(肉食)的啊,常常都會受不了,要偷夾幾個來吃,會啊,可是你知道說整個,那樣子對動物的虐待,對雨林的影響,對人體健康的影響,對水資源的影響,就你知道這一切,你會有力量去,支持你這麼做啦。」

那力量來自為下一代保留純淨地球的盼望,所以假如願意多問一聲,李守智還可以告訴你,這間店不只美麗,還描繪著一個願景。李守智:「用了很多的土啊,有以前土角厝剩下的,快100年了,還有我們自己再用紅土、粗糠、稻稈去混合塑形,再陰乾的,就是說,這空間裡滿多土的這樣的一個元素,既然有土地,就要長一棵樹嘛,就長了一棵生命之樹,在我們樓上有個空中花園。」

這棵生命之樹,也是從物盡其用的理念,生長出來的。李守智:「它是用廢棄的汽車零件做的,底下是排氣管,中間主幹是曲軸,再加一些鋼筋、還有齒輪。」

還有樹根美麗的裝飾,是廢棄瓶蓋,旁邊幾張椅子,用避震器做腳,寸土寸金的商業區,這樣使用空間,實在奢侈,不過這種別緻的寬裕,能給人另一種快樂吧,李守智就在店裡很多地方,裝飾上法國畫家馬諦斯的舞蹈。

李守智:「我看到它,我感覺到一股很正面的能量,就是凝聚歡樂、還有希望,所以我希望在這塊土地,生活的人們是這樣子,在生活著,我們藉由這樣一個創作,希望去呈現一個自然而完整的生命的概念。」

完整的生命裡,是要有家人陪伴的,李守智幾乎每天台北、宜蘭兩頭跑,生意過得去就可以,更重要是跟家人一起過日子。李守智:「這位小姐,請你自己光線也注意一下好不好,你要給它寫到近視眼。」

旁邊,守智媽媽跟阿姨也有她們在,九層塔菜堆裡的眼力考驗。莊賽壤:「它很費事就是說,雖然洗得很乾淨,但是到要打的時候,它裡面又有一些黑黑的,所以就邊打邊挑。」

嘴裡說費事,手不敢稍停,披薩屋裡,青醬用得很快呢,而且邊忙還邊規劃到,下一項工作。莊賽壤:「明天要做什麼,泡菜喔。」

很多媽媽是這樣的,為了孩子,捨不得讓自己閒下來,不過守智媽媽說,一直照顧著這個家,照顧著爸爸媽媽的,是守智。莊賽壤:「加油,你心裡想腳過去了,它就會過去了,對對對,腳過去它就過去了。」

最近為爸爸的中風復健,他更是費盡心力。莊賽壤:「醫生就說,可是你要考慮考慮喔,這個(醫療),真的很貴,他說沒關係,我只有一個爸爸,為了這句話,我先生哭了好久,我只有一個爸爸,這句話講出來的時候,我當場我…,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

李守智後來說,本來還擔心媽媽受訪,不知道要爆出多少,他小時候調皮的糗事呢,照顧家人,那只是盡本分。李守智:「大家在一起的那個凝聚力,讓我覺得很開心,對啊,因為以前其實並沒有很多的時間,可以在一起相處或者是溝通,藉由一起共事以後,當然有很多的意見不合的時候,可是總是都找到方式去,也更了解彼此。」

一家披薩屋,讓全家人一起參與,即使忙碌,心情是充實的,李守智嚮往馬諦斯的舞蹈圖騰,其實他正用真實的人生,描繪那股活力與喜悅。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