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4低
12/11
星期三
16°
18°
12/12
星期四
17°
18°
12/13
星期五
18°
21°
12/14
星期六
18°
20°
12/15
星期日
18°
21°
12/16
星期一
18°
22°
周三四溫降北台涼 各地早晚稍冷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0
  • Oct
  • 2012

慈母多敗兒!「空中飛人」丈夫 崔佩儀「母老虎」轉念

記者 李韻晨 / 攝影 陳偉毅 報導

2012/10/30 20:26

被形容是「母老虎」的崔佩儀,和她的韓裔美籍老公,在兒子面前到底誰是老大?哈新聞獨家揭密。

藝人崔佩儀VS.崔佩儀丈夫SAM:「我沒生病,他沒生病,我們一定是夫妻2個一起,1個揹水,然後他呢,順便也運動,因為他覺得每天這樣坐飛機,沒有運動不行,兒子在運動,他就在球場一直跑,不停的跑,那我呢,就負責喝咖啡、聊聊天,甩甩五十肩呀,甩甩老人手這樣子,哈哈。

崔佩儀與兒子不愛運動,丈夫終於舉白旗,艷陽高照的星期六下午,一家三口很忙,父母提水、拿相機,變現代「孝」子;護具沒戴好,不准踢球。兒子貝克宇VS.崔佩儀:「怕到時候踢到小腿。」

SAM:「學校的體育課的運動量不夠多,所以特別安排在外面,多一點給他機會運動呀。」

崔佩儀:「貝克宇,你們的策略是什麼?」貝克宇:「就是努力進攻、得分。」記者:「你是前鋒嗎?」貝克宇:「對。」崔佩儀:「加油,媽媽對你有信心,我是最強的啦啦隊。」

崔佩儀:「貝克宇加油,踢,貝克宇、貝克宇,踢,每次兒子踢的時候,我自己都還在旁邊,踢呀、進呀,這樣子,滿足自己小的時候沒有的夢想。」

崔佩儀VS.SAM:「貝克宇,他很猛哦,球。」

SAM是科技產業的副總裁,在亞太地區往返美國工作,為了家庭當「空中飛人」。崔佩儀VS.SAM:「因為回家是很開心呀,每個禮拜五晚上回來,然後禮拜一坐早班,他4點多就走了,就離開家。」

記者:「你會不會想要長大以後,像爸爸這麼優秀?」貝克宇:「不要。」記者:「為什麼?」貝克宇:「太累了。」

貝克宇算是「另類」的記住父親兼顧事業與家庭,會累、會辛苦。貝克宇VS.崔佩儀:「加油,你們這隊很強,加油,媽媽對你有信心,來,親一個。」

崔佩儀:「因為我喜歡貝克漢,所以貝克宇跟貝克漢只差一個字,叫貝克宇,希望他以後是黃金右腳。」

崔佩儀VS.SAM:「他還是長大的一個過程當中,所以運動是非常重要,我希望他睡飽、運動好、吃飽,跟以後再想讀書的事,可是我們家堅持不玩電動,他說要玩打網球、要騎馬,我們就真的出去打網球,對,真的出去騎馬,不要一天到晚在家裡玩電動,還有那個小的手機,我們家絕對是不行,1個禮拜,就是半個小時的平板電腦額度,對,要是考試考不好,就連那個都沒有,但我們會帶他盡量到這種綠的地方看,所以到目前為止,我們兒子的眼睛還是1.2。」

在球場上,貝克宇不用像其他小孩,戴著有度數的太陽眼鏡,個子也突然拉高。崔佩儀VS.SAM:「我很重視他9點半一定上床睡覺,讓他學會了怎麼樣在一個團隊裡面跟大家和睦相處,因為就生一個小孩嘛,比較驕縱。」

光是出國遊玩就超過50次,全家族最疼的寶貝,接下來這2個字,讓這對父母快崩潰…。記者:「父母做過什麼事讓你覺得你很感動?」貝克宇:「沒有。」

崔佩儀VS.SAM:「沒有?沒有?過來,兒子貝克宇,真的都沒有嗎?」貝克宇:「沒有呀,真的沒有呀。」崔佩儀VS.SAM:「想清楚,那以後都不出國去玩了,什麼都不出去了,也不買了。」貝克宇:「真的沒有呀,沒有什麼讓我感動的呀,沒有。」崔佩儀VS.SAM:「貝克宇,我從美國拿回來幾個玩具了,都沒有、沒有感動到呀,帶你去日本,你生日開派對,陪著你每天狂風暴雨,我帶你去日本提那麼多的行李,去那個滑雪的地方。」貝克宇:「我忘記了,哈哈哈。」崔佩儀VS.SAM:「全部的迪士尼你都去過了,前年是不是在美國,1個小時1堂課,1百元美金的教練教你滑雪?」貝克宇:「嗯,沒有感動到,就只有好玩而已,哈哈

哈。」

記者:「天啊,心寒了。」崔佩儀VS.SAM:「不是,因為我們太多事情讓他感動,所以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好了,現在開始讓你苦日子,現在開始算清楚他現在花多少錢,我要算10%的利息,然後長大以後還給我。」貝克宇:「還給你、還給你。」崔佩儀VS.SAM:「他不用照顧我,就還給我那個錢就好。」

崔佩儀:「我們是沒有寵他,我是照三餐打的,打的很兇的,比方說叫人,最基本的禮貌。」

記者:「媽媽說她比較嚴格,你覺得?」貝克宇:「對呀。」

崔佩儀:「兇起來就真的好像虎姑婆,所以我要改。」

記者:「如果想跟跟媽媽撒嬌,你要會怎麼做?」貝克宇:「嗯,不知道。」記者:「好,我不站在這邊,你自己講。」貝克宇:「媽媽這給妳。」

崔佩儀:「他自己做錯事,他就這樣(嘟嘴),這樣跟我親嘴,看我還願不願意跟他親嘴。」

崔佩儀:「我是幾乎24小時都陪著他,那他在的時候,當然是他掌握大方向,以前我會覺得我說了就算,可是發覺好像我的教育方式是不對的,太寵,那我覺得…。」SAM:「啊,終於知道了。」崔佩儀:「因為看太多社會新聞,媽媽都站出來,「對不起,我兒子錯了」,我不想當這樣的媽媽,但是我比較打的多,他(兒子)不怕我,他(丈夫)不打,可是他很威嚴,不對就是不對,不行就是不行,可是我兒子會,媽…好好、可以,就很沒有原則的媽媽,所以這個我還要改,我要跟著他(丈夫),那包括考試的方面,也都是他在教我怎麼教小孩。」

貝克宇:「都是我媽媽打我,爸爸就是教我一些道理,2個都還滿嚴格的。」

崔佩儀:「現在功課越來越難,小學四年級,我就說我們請個家教又不是付不起,我老公就說不行,我就很生氣,因為我教的辛苦,因為自己教,就會一坐到那椅子上就會抓狂,2次、3次以後,就會罵人、拍桌子,我就覺得關係變的很差,那我現在終於懂了,他的意思是說,小孩子如果自己知道要讀書,回家放了書包,我自己就會讀。」

貝克宇:「偶爾會…顧好(課業)。」

崔佩儀:「如果他真的覺得,爸爸,我不會,我覺得我已經用心了,不會,他(丈夫)覺得這個時候再來請家教是OK的。」

SAM:「他月考的時候,我大部分安排,我就那個星期我離開家裡,因為在家裡呀,看到是2個人天天下課以後都吵架,沒有一天是好好過的。」

記者:「教育小孩有曾經吵很兇嗎?」崔佩儀:「非常,常常啊。」SAM:「對,常常 因為這個人變了一個虎姑婆,哈哈哈,真的不騙你,她看到一個考卷或是自修的題目,她就變成一個虎姑婆,她等不及,馬上就撕呀、弄呀、丟呀、打呀,這比那個連續劇好看,真的非常好看。」

崔佩儀:「從小很有自我想法的,很獨立的一個女孩子,要改變我的觀念其實是很難,不能老是我說了算,明明是錯的,如果還要覺得說你是對的,其實這個家是很難維持,我覺得我自己要修正,也做給孩子看。」

看似「掌握大權」的崔佩儀,懂得言談之間,將「發言權」巧妙的交給一家之主。

崔佩儀:「我老公很會讀書,他會6個國家語言。」SAM:「我常常告訴她,妳不要跟著貝克宇在旁邊,妳就離開一點,她不會呀,她就跟他(兒子)吵呀。」崔佩儀:「因為貝克宇是我的全部呀,有時候教他1次、2次、3次,教久了就說,你豬呀、白痴呀,可是罵完以後就說,媽媽不是這樣,媽媽只是衝動,你真的不是豬,你真的不是白痴,所以貝克宇已經知道我是這樣的模式。」

崔佩儀:「寫字歪七扭八,有時很辛苦的寫整頁,我把它全部撕掉。」SAM:「她自己寫的字很醜啊。」崔佩儀:「哈哈哈,對啊,老師也說遺傳我,是我讓你還是你讓我呀,哈哈,這個,沒有,因為…講話不要結巴。」SAM:「最主要是家庭平安嘛,有的時候她不對呀,她不對的時候滿多的,但是我不需要堅持,我,一定聽我的,因為不重要的,以後就,特別是我隔幾天就走(出國),所以我不需要,比方說明天走,今天有她做不對的,我不用跟她吵架,因為我明天要走(出國),不知道我天天在台灣的話,可能會變,對,可能會更堅持。」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