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12/10
星期二
16°
23°
12/11
星期三
17°
20°
12/12
星期四
15°
19°
12/13
星期五
16°
21°
12/14
星期六
18°
24°
12/15
星期日
19°
26°
早起仍凍新竹寶山7.9度 終於回溫!陽光露臉添暖意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9
  • Dec
  • 2010

【破案一線間】通聯露餡!女學生成白骨 8個月破案

記者 謝孟潔 / 攝影 蕭遠斌 報導

2010/12/19 21:30
 【破案一線間】通聯露餡!女學生成白骨 8個月破案

民國90年,就讀育達商職四年級的夜校生謝佩容,每天從桃園通勤到台北,白天上班,晚上上課,5月11日這天,她照常出門,卻再也沒有回家,為了找尋愛女,謝佩容的父母開著貼有她照片的小貨車,大街小巷到處繞,8個月以後,警方在蘆竹鄉海湖村的軍用靶場後方,找到謝佩容的枯骨,原來嫌犯呂學展涉嫌性侵謝佩容弟弟的女性友人,因而遭到毆打,心生不滿,才會找上謝佩容報復,警方靠著謝佩容最後的通聯紀錄,出現在嫌犯住家,才突破心防,俯首認罪。

廣播:「謝佩容在5月11日早上失蹤,請看到謝佩容的人,趕快跟我們聯絡。」

謝佩容母親郭寶香:「帶走她的人,盡快讓她回來,不要讓我們像這樣熬下去、找下去,這樣真的很痛苦、很難過。」

謝佩容父親謝曜宇:「我做父親的看到,一堆白骨都七零八落,是不是分屍我都不知道。」

辛苦了8個月,還是沒能把女兒帶回來,10年前不畏桃芝颱風的風雨,大街小巷就這台小貨車最明顯,車子側面掛著大大的女學生照片,不停放送的廣播,是做父母最殷切的期盼,只希望寶貝女兒能趕快回家。謝佩容媽媽:「有看到這個小女孩的話,麻煩跟我們聯絡,拜託,謝謝。」

心急如焚,卻也像是大海撈針,茫茫人海女兒到底在哪裡?把心理的疑問化作印有女兒照片的海報,逢人就發,遇到人就問,有沒有看見我的孩子?從台灣頭跑到台灣尾,只為了從來不曾晚歸的女兒,就讀育達商職夜校四年級的謝佩容。

民國90年5月11日,謝佩容一如往常,清晨6點多,從桃園會稽一街的住家走到附近的公車站,準備搭客運到台北上班,負擔家計,一整天過去了,謝佩容不但晚上沒去學校上課,之後沒回家,更是一通電話也沒有,太不尋常了。

爸爸媽媽焦急的報警,但一天、兩天、三天,日子越久,謝佩容的父母感覺孩子就越像斷了線的風箏,離他們越來越遠,乾脆辭去廚師的工作,自己開車找,哪裡有消息就往哪裡去,每每一次次的希望,就是一次次的失望,真的是沒辦法了,衝進縣議會質詢議場,請當時的桃園縣警察局長侯友宜幫忙。

縣警局長侯友宜:「真的不要放棄,我們警方都沒有放棄,你更不能放棄,你要堅持。」謝佩容母親:「我那天跟她爸爸說…。」

不放棄,靠警察也靠自己,夫妻倆繼續到處轉到處繞,每天以淚洗面,母親的黑髮慢慢白了頭,寫信給總統,向總統陳情,謝佩容的失蹤案,一時成了社會矚目的案件。

但8個多月的奔波,沒能等到女兒再叫一聲爸爸,再喊一聲媽媽,反而是讓父母痛徹心扉的一堆枯骨。謝佩容母親:「佩容,妳…,為什麼會這樣。」

最想見的女兒回不來了,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偏偏土裡翻出的外套,除了育達兩個字,上頭的學號,也證實了謝佩容的身份,怎麼會這樣,是誰痛下毒手,毀了一條花樣年華的青春生命?

事實上警方從謝佩容失蹤開始,分局、刑警隊,兩個單位追了7個月,破不了就是破不了,專案會議結束後,局長侯有宜直接點名,短短幾個月連續破了5件命案的桃園分局小隊長蘇明瑜,接下棘手的謝佩容案,用同樣為人父的心情,他踏了到謝家,先從謝佩容的生活習慣開始拼湊案件真相。

時任桃園分局偵查小隊長蘇明瑜:「謝爸爸還有謝媽媽說,女兒失蹤7、8個月,從來沒有警方人員來到家拜訪過,所以他感到很驚訝,我從她弟弟之前跟外面發生糾紛的對象,開始清查,才得知兇嫌呂學展還有翁志明這兩位,他們經常使用的行動電話,他的基地台,在案發前差不多一週左右,基地台都浮現在死者住家附近。」

重要的通聯讓破案露出曙光,但處處講求證據,當時被鎖定的24歲呂學展,就住在謝佩容家幾條街之外,這樣的還不夠,直到查出謝佩容的最後通聯,也在呂學展住處附近,這證明了,當時謝佩榮早就被呂學展控制。

接案後第6天,警方開始行動,直搗呂學展和友人翁志明的住處,不意外的,兩個人避重就輕,堅不吐實,直到警方秀出通聯,住處距離謝家幾公里遠的翁志明,知道躲不過了,一五一十全招了。

蘇明瑜:「呂學展走到她家門口附近,在那邊觀察,等到謝佩容出門之後,再電話通知翁志明下車攔截,呂學展部分,因為他生性狡猾,所以一直不肯承認犯案,直到翁志明部份筆錄製作完畢後,再告知呂嫌,突破他的心防。」

原本是謝佩容弟弟的朋友,怎麼會成了殺人兇手?原來是想報復,也是欠錢花用想勒索,卻讓謝佩容成了最無辜的犧牲者,而一條人命的消失,起因於89年的一件不起訴的性侵案。

謝佩容弟弟謝聰翰:「他性侵一個14、15歲的小女生(乾妹),我就開車過去打他,打到他住院,開庭的時候,他就嗆聲要對我家人不利。」

因為遭到謝佩容弟弟毆打,呂學展的不滿情緒釀成預謀殺人的念頭,先到住家對面的藥局,買了10顆具有安眠藥作用的樂耐平,在房間磨成藥粉後,用紙張包成8小包,緊接著,再到謝佩容家附近觀察地形,連續好幾天,也才留下關鍵的通聯紀錄。

接著90年5月11日早上,謝佩容踏出家門準備上學,翁志明開著車靠近,以詢問弟弟的事為由,沒給她拒絕任何機會強押謝佩容上車,這一刻,注定謝佩容永遠回不了家。

時任桃園分局偵查小隊長蘇明瑜:「原本要針對死者弟弟下手,要跟他報復,因為很難掌握死者弟弟作息,因為他姊姊每天早上差不多5、6點就要出門,很正常出門,所以他們才臨時又更改,綁架他姊姊勒索錢財。」

按照事前排練的劇本,車子一路開往郊外,到了桃園三元街的一處宮廟,而這也是呂學展事先決定埋屍的地點,偏偏附近土質太硬,連續挖了2個坑,只有3、40公分,於是決定放棄,這時翁志明替謝佩容上了手銬,再用透明膠帶、毛巾矇住嘴和眼睛,一起把人帶到呂學展的住處,強灌具有安眠作用的樂耐平。

這時候翁志明因為不敢向謝家勒索,而退出計畫,還提議放人,也因為這一點,差點讓他被呂學展滅口。蘇明瑜:「呂學展找哥哥回來以後,因為這女孩子沒有回來,所以呂學展告訴翁志明,已經把謝女殺害,從她身上拿到2千多元,所以一人一半,就請翁志明離開。」

幸運保住一命,但被灌藥,意識模糊的謝佩容卻一步步向死亡靠近,呂學展說想去新竹找哥哥,用棉被將謝佩容包裹,就往蘆竹濱海路開,沿路人煙稀少,荒煙漫草,呼叫沒人聽得見,而昏昏沉沉的謝佩容更沒有逃脫的能力,就在空屋旁的空地上,她17歲的生命,就這樣被終結,最後埋在蘆竹鄉海湖村軍用靶場後方的空地,時間長達半年。

蘇明瑜:「嫌犯想把謝女釋回後,她可能會報案,所以就用棉被壓在謝女口鼻,讓她窒息死亡,本來那件外套要從謝佩容身上脫掉,湮滅證據,所以當他想到要回去脫的時候,死者突然眼睛睜開,好像很怨恨的眼光瞪著嫌犯,所以嫌犯當時嚇到以後,才沒辦法把死者外套脫掉。」

謝佩容媽媽:「5月11日,我女兒就出事了。」

終於,失蹤8個月的女兒有了消息,可惜已經是無法說話的一堆白骨,雙手還被反銬,還疑似有碳化反應,是不是被焚屍?有沒有被砍殺?因為只剩骨骸無法確認,只是這樣的結果,卻也讓謝佩容的媽媽,像是被割掉心頭上的一塊肉,看著當初為孩子保留的衣物,母親也揪著心,幾度哭到昏厥。

謝佩容媽媽:「我為她準備好,就是希望她能夠回來,。」

謝佩容父親謝曜宇:「都把她肢解,看也知道,有人打電話提醒我們,說知道有人要恐嚇。」

不捨女兒,偌大的靶場後方空地,謝爸爸堅持找回屬於女兒的全部,一把土一把沙,慢慢過濾,但哪有這麼簡單,這時謝家開始懷疑呂學展真有能力一人扛屍埋屍嗎?

家屬強烈質疑有共犯,開庭過程一度傳出,謝家遭到恐嚇,最後法官甚至查出,呂學展的哥哥可能涉案。想報復死者弟弟,卻遷怒姐姐謝佩容,手法兇殘,呂學展最後被依擄人勒贖殺人罪判處無期徒刑,翁志明也被處以12年6個月的有期徒刑。

一切看似畫下句點,但歷經8個月的找尋、擔心,父母對孩子的愛落空了,那道存在心裡,長長的傷痕,要癒合,恐怕得好久好久。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