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9低
08/22
星期四
27°
33°
08/23
星期五
27°
34°
08/24
星期六
27°
33°
08/25
星期日
27°
33°
08/26
星期一
28°
33°
08/27
星期二
28°
33°
周三各地局部雨 有午後局部大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0
  • Jul
  • 2014

【一步一腳印】豎耳傾聽台灣聲音

記者 張靖玲 / 攝影 劉文彬 報導

2014/07/20 22:53
 【一步一腳印】豎耳傾聽台灣聲音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如果時間沒有設好,很多東西,將來我會忘記自己跑哪裡去。」

每到一個地方,薛永志習慣錄段開場白,當楔子。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橋頭車站的特色是,捷運跟鐵路共構,那在橋頭車站,你可以聽到,鐵路的聲音跟捷運的聲音。」

45歲的薛永志是一般上班族,15年來,每到休假,就扛著器材全台跑透透,收藏聲音,列車來了、走了,旅客來來去去、行步匆匆,薛永志以前也覺得,這不就是月台的光景,直到接觸聲音後,才發現都不一樣、都很珍貴,甚至有些習以為常的聲響,正一點一滴的流失。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大部分人都喜歡滑手機,所以很悶,就剩下火車的聲音,還很正常的存在,有人在那邊講話,講電話的聲音,基本上已經消失掉了,說是很重要又微不足道,說是微不足道又很重要的事情,把我們現在的東西留下來,很多人在用影像寫日記,我在做的是用聲音寫日記。」

念生物的他,笑稱30歲那年接受了朋友,也就是任職國家公園的陳振祥提議,才會踏上這條不歸路。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合作算是台灣第一本專業的有聲圖鑑,我們兩個就開始玩起了聲音,從零開始,有空就泡在網站上,想辦法在2、3年的時間內,得到初步的,不只是錄音的學問,而且還想辦法把蟬的聲音錄下來。」

就像羅大佑寫的歌詞,「知了聲聲叫著夏天」,薛永志當初也以為蟬都是夏天叫,後來才發現居然有種冬天叫的「長毛蟪蛄」,興沖沖開車開了1、2個小時,卻空手而返。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那時候兩個人約好時間,請好假之後,殺到遙遠的深山,如果發現附近的部落在唱卡拉OK,投幣10塊錢的卡拉OK,還加回音,唱的多嘹亮,唱的是非常用心唱,兩個人只好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換個地點吧。」

再往更偏僻的山林前進,避開人煙,卻躲不掉天上的飛機。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突然發現一台飛機,好遠好遠看到一個小黑點,嗚…你就發現,又是2個小時,差不多1個小時不用玩啦,因為他要從很遠的地方,開始嗡嗡嗡,到他完全消失掉為止,玩聲音是入門不難,要拿到自己滿意的聲音很難,非常非常的難,必須大家都願意配合,甚至天上的飛機也配合,這個飛機飛過去,下一個飛機還沒來,只能等所有的東西都配合了,像拍照沒在畫面的可以不理它,可是聲音不一樣。」

想要收到完美的聲音,一個難字了得,除非天時地利人和,至少去了3、4趟後,才成功蒐集到長毛蟪蛄的聲音,不同於一般知了的清亮高音,長毛蟪蛄宛如怕羞的孩子,小聲低唱,只要來到野外收聲,身上附帶的戰利品,絕對少不了蚊子叮咬,被咬最兇的一次,就屬去恆春半島,尋找特有的高砂長瓣蟬,高砂長瓣蟬腹瓣特別長,聲音輕柔、多變嘹亮,宛如花腔女中音,一唱就是10幾分鐘。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本來已經開始,還沒錄之前,已經揮了老半天,趕走的蚊子又回來,一回來之後,只好讓牠吃自助餐吃到飽,這是剛剛直接輕輕按死的一隻,後面這個是吃到飽的。」

就算帶了防蚊液,也是心安大於實際,原來收音就像當兵,也是種磨練。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手舉到酸還不能動,手不能動,身體就在那邊扭來扭去,後來就發現,還是不能扭來扭去,因為扭來扭去,衣服會摩擦,衣服磨擦的聲音還是會收進去,有點像是當兵的時候,班長在看著,明明很癢,班長在看著你,就甚麼都不能動。」

就像採訪的這天一樣,也曾順利開錄,中途卻傳來不速之客,甚至因此前功盡棄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曾對著一個還不錯的叫聲,過沒多久你就聽到,訓導處報告,訓導處報告,某某某請到訓導處,那個是在對面山上的一個國小。」

一把辛酸史,花了3年多,2人成功收集到52種蟬,這是台灣第一本賞蟬圖鑑,讓外界驚覺,蟬聲不是刻板印象中的單調,而是如此多嬌,圖鑑完成不是句點,而是起點,讓薛永志一頭栽入聲音世界,繼續到處蒐集,沒想到一次上山,意外發現一種蟬的叫聲,不屬於曾聽過的52種,偏偏都是只聞其聲,更叫他魂牽夢縈。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等聲音的主人,我已經等了,等了不知道多久,一把心酸淚,我知道有那個聲音,牠在雪霸國家公園的範圍邊界山上,一直聽到牠,永遠只知道,這絕對是一個很特別的主角,可是主角永遠不現身,牠一直躲在幕後,躲在樹叢裡面引吭高歌。」

為了揭開神秘面紗,從黎明等到黃昏,看日落月升,甚至還撞爛一輛車。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沒辦法找到牠,只好摸黑下山,因為走稜道,注意到旁邊有一些落石,卻忘了另外一邊,還有顆大石頭等在那邊,於是就撞上去,撞上去就爆胎。」

當時三更半夜,還好車子能動,硬著頭皮開下山,前後尋覓10年了,宛如宿命般的糾纏。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宿命的叫聲,到現在還是恨得牙癢癢的。」

不甘心就越想找到,在聲音這條路上,就像這樣的宿命,撐過這麼多挫折,說放棄實在可惜,尤其長期置身山林,大自然本身就是協奏曲,如此動人,他想用聲音記錄更多台灣之美,投入設備越來越多。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下雨囉,這些器材非常怕潮濕,一下雨就要趕快收起來,人淋濕了就算了,器材淋濕就完蛋了。」

為了購買頂級的器材設備,省吃儉用,前後陸續砸下百萬積蓄,賺來的錢全變成器材,妻子難免抱怨,笑稱是家人口中不負責的男人。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後來我就習慣講東西,都是講美金,這個才1000多塊而已,那個喔,1500,燒錢是很燒錢,可是免錢的更貴,因為要把家人丟在一邊,基本上有假的時候,常常不能陪在他們身邊,才是比較抱歉的部分,這個不是錢所能買得到的。」

人生總得當一回傻子,除了自然,還把興趣延伸到人文,他形容用傾聽來感知世界,有不同於視覺的驚奇感,好比廟會祭典鞭砲或跨年煙火,用聲音也能呈現另類的感官饗宴。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只有一串鞭炮的,它會粒粒分明,會好像有慢動作的感覺,每顆在炸開來,都聽得一清二楚,它是那種噴上去,噗、碰、噗再爆開來。」

還有一回在原住民祭典中,傾聽到只會上帝而唱的絕美天籟,感動不已。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這些東西,你可以聽得出,他們真實的掏心掏肺,跟那種有時候在唱歌,甚至在某些地方表演,味道完全不一樣。」

開始收聲音,是為了興趣,現在是為了使命,尤其許多聲音一錯過就成絕響。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你要聽到很單純的爆米香,那個砰,很難了,我很想錄,這個也不大有了,還有很多其他的,那個佳冬雞,或是芋粿,那些聲音以前覺得很吵、很討厭,煩的不得了,修理甚麼都不見了。」

一個年代的記憶,如果沒有及時紀錄,就只能封存在腦海回味,隨著年華老去,褪色記憶終將消失,既然無力阻擋時代洪流,希望聲音凍結住這一刻的美好。

收聲音的人薛永志:「至少那些聲音,我們可以想辦法把它留起來,或許下一代沒辦法知道,我們聽到時的感動,可是他們可以知道,我們曾經聽過甚麼樣的聲音。」

錄音檔就宛如時空膠囊,只要手還能按下錄音鈕,就想留住更多台灣的好聲音。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