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待更新
09/20
星期五
23°
27°
09/21
星期六
22°
26°
09/22
星期日
22°
27°
09/23
星期一
23°
28°
09/24
星期二
22°
28°
09/25
星期三
23°
29°
東方熱低壓將增強 注意動向影響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31
  • Mar
  • 2017

【川普撰文】揭穿中國的「兩個面目」

作者 時報出版

2017/03/31 12:17
▲示意圖/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今天的世界,必須面對中國的「兩個面目」

「好中國」建造了宏偉的都市,為數百萬人提供住處跟教育。它讓國民去世界各地旅遊並接受教育,也幫助中產階級逐漸成長。

「壞中國」一般不為外人所見。它限制國民上網、鎮壓政治異議者、強行關閉報社、監禁反對者、限制個人自由、發起網路攻擊,還利用其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操控經濟。

同時,還不斷增強它的軍事實力。

毫無疑問,跟中國和俄羅斯周旋,會是我們最具挑戰性的長期課題。

現在我們跟中國的競爭主要是在經濟方面,而且我們長期以來一直處下風。中國已經成為我們的第三大貿易對象,只輸給我們的鄰居加拿大和墨西哥。可是中國手握著更多的美國債務──超過一.五兆美元──比其他國家都來得多。(雖然我們欠日本的數目也不比這少太多。)二○一五年夏天,當中國股市崩潰之際,我們可以看到兩國的經濟綁得死死的,而且還是一種很負面的連結。

很多年前有句俗話說:「通用汽車(GM)打噴嚏,股市就感冒。」在那個年代,通用汽車對經濟的影響力大到只要它隨便絆倒一下,我們的經濟也會跟著受傷。最近中國股市急速下滑,我們自家的道瓊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DJIA)也在幾天內猛跌一千點,投資者全部落荒而逃。同樣的,我們的貿易逆差也嚴重拖累了國內經濟。當中國的貨幣貶值,我們原本就不穩定的國際收支也會跟著被打亂。

我們都知道,我們近年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不過他們也越來越依賴我們了。2014年,我們比世界上其他國家多進口了17%的中國貨物;第二名是香港──一個完全隸屬中國的區域;排名第三的日本,則與前兩名差距甚遠。中國的經濟非常依賴我們,他們比我們更需要中美貿易。

可是我們傻傻的,都沒有好好利用這點。

過去數十年來,中國經濟每年成長9%到10%之多,實在非常驚人,到最近才稍微開始冷卻。儘管近年狀況有了些變化,經濟學家還是預測中國會在十年內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那我們做了些什麼來確保美國會有能力跟他們競爭呢?我們為了打敗他們採取了什麼措施呢?

我來告訴你吧:我們直接放棄了。

有些人希望我不要把中國說成我們的敵人,可是他們就是我們的敵人。他們用低薪勞工摧毀好幾個產業、搶了我們幾萬個工作、刺探我們企業的情報、偷走我們的科技,還刻意讓他們自己的貨幣貶值,使得進口美國商品變得更貴──有時候甚至不可能進口我們的貨物。

我有經驗,我知道這是個很難解決的問題。中國商人很精明,而且他們的製造業勝過美國──我有一些川普品牌產品就是在中國製造的。

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看出政客和商人的差別了。我如果想在市場上生存,就必須比競爭對手還要聰明。如果我拒絕找中國代理製造我的產品,就可以傳達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

只要在現在的狀況下進行遊戲,美國的公司就沒有別的選擇。第三世界國家的生產成本非常低,他們的經常性費用比較低,付給員工的薪水也少很多。我作為商人,有義務用最低的成本生產最好的產品,這樣才對得起我的員工、消費者和股東。

可是就美國的全球政策來說,我們希望能拿走中國的優勢。二○一四年歐巴馬總統去了中國,他們為他舉辦了一場華麗的宴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到美國訪問前,白宮就宣布了舉辦盛宴的計畫。當時我就說,換作是我才不會為了習近平辦國宴,而是會跟他說「是時候談正事了」,然後開始工作。首先,中國必須停止貶低人民幣的行為,因為這樣會讓世界上其他國家更難跟他們競爭。

事實上,我們需要中國的貿易,中國也需要美國強大的經濟實力。例如二○一五年五月,中國當月出口的產品每賺五美元,其中一美元就是美國買的。他們的出口商品有20%都是由我們買下,比第二名的中國出口對象歐盟多了不少,而且美國佔的比例每年都在增加,讓中國繁榮的經濟越來越依賴美國消費者。

史提夫.富比世(Steve Forbes)在他的雜誌裡寫道:「中國持有的美國國債,在二○一三年達到新高,讓許多人在心中敲響了警鐘。但不必驚慌,因為這只強調了北京政權的實力與繁榮,比過去更仰賴美國與世界各國此一事實。」別忘了:我們需要中國,但中國也同樣需要我們。

說不定還更需要我們。

那我們該怎麼做?我們要利用我們的影響力改變現況,把情勢轉到對美國和美國人民有利的位置,第一步就是對中國人擺出強硬姿態。我跟中國公司談過生意,我了解他們的經商模式。其實我是中國最大銀行的房東,他們在川普大廈(Trump Tower)租辦公室,我們談成了好幾份租約。這當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任務—這些人都是談判高手—但是我從不退卻。

相信我,我認識我們國家最棒的幾個交涉者,他們之中很多人都願意為了創造良好的國際收支努力。如果卡爾.伊坎(Carl Icahn;譯註:美國商業富豪與投資商人,同時也是艾康企業[Icahn Enterprises)創辦人)這種人代表美國出面協商,那我們的貿易政策鐵定能變得很不一樣。

其實我們手上的牌組非常好,可惜我們的政客不是太遲鈍就是太蠢,所以沒辦法理解這件事。我們有幾個很好的選項可以選,可是永遠要記得保持彈性──然後永遠不要秀出手裡的牌。我們的政客都太愛亂講話了。

歐巴馬總統常常用一些很強烈的說法,也常常保證會採取強力的行動……可是到最後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

他一直保證會做這做那的,然後從來不履行諾言,最後會怎麼樣?他會失去所有的信用。不知道我們過去偉大的將領,像是麥克阿瑟(Mac Arthur)和巴頓(Patton),如果聽到總統把我們在中東的作戰計畫說出去或是挑釁敵人,他們會怎麼說呢。

最近有一篇寫得很好的報導,裡頭引用一位商人說的話,說我就是因為「難以預測」所以能賺大錢,他也說這是我的優點之一。現在我競選總統—之前很多專家都預測我不會參選—這個「難以預測」的特性,也讓那些想抨擊我的人很難下手,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對抗我的言論。這些人都乖乖按照既定規則玩遊戲,走的每一步都很好預測;他們努力想迎合大眾的傳統觀點。所以當我拒絕陪他們玩這個遊戲的時候,他們根本不知所措。

在軍事衝突時,亮出自己的底牌是最蠢的錯誤之一。我讀了很多歷史,但我怎麼沒聽說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將軍有先在福吉谷(Valley Forge)預定旅館,或是派人先去翠登(Trenton)跟黑森兵(Hessian)說聲好呢?出其不意才能打勝仗。所以我不會跟對方說我要做什麼,我不會警告他們,更不會讓他們輕鬆地把我歸類成某種很好預測的模式。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在做什麼或想什麼,我喜歡當個難以預測的人。

這樣他們才站不穩陣腳。

作為領導者,我也知道有時候應該把牌拿好,絕對不給別人看見。像是我想買土地蓋摩天大樓的時候,我得先買下很多一小塊一小塊的土地,最後再合併成一塊很大又很值錢的土地來蓋大樓。這時候就必須徹底保密,如果那些土地的賣家知道我的計畫,那他們就可以從我身上榨出更多錢了。

我的重點是,我們現在說得太多了。

跟中國周旋的時候,我們必須抬頭挺胸面對他們,提醒他們:一個商人老是佔大客戶的便宜,最後生意肯定做不好。然後我們兩方應該坐下來,好好討論該怎麼讓兩國貿易關係更公平。

不可能有一體適用的外交政策。我們必須清楚表達我們的立場,然後讓他們去擬出政策大綱。

一切都得從強大的軍事實力出發。一切。

我們會擁有美國歷史上最強大的軍力,我們會配給軍人最好的武器和最好的防護設備。

就是這樣。

(作者/唐納.川普:現任美國總統。川普是最原型的商人,更是舉世無雙的談判家,同時也是超過十五本暢銷書的作者,他於1987年撰寫的自傳《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是史上最成功的商業暢銷書之一,被視為商業經典,不僅售出超過四百萬冊,更連霸《紐約時報》第一名暢銷書數週。 )

>>本文摘自《總統川普:讓美國再度偉大的重整之路,將帶領世界走向何處?》一書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更新時間:2017/03/31 16:54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時報出版

1975年1月創立,陪伴大大小小的讀者走過生命各個歷程。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將「時報出版」打造成華文出版界的領導品牌。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