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5低
10/25
星期五
21°
27°
10/26
星期六
21°
26°
10/27
星期日
21°
27°
10/28
星期一
21°
27°
10/29
星期二
21°
26°
10/30
星期三
21°
26°
中南部稍熱 其它舒適 各地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6
  • Jul
  • 2016

修錶業不能說的秘密:其實你的錶沒壞!

作者 黑肉底

2016/07/26 10:48

我是個鐘錶維修師。做我們這行的,外表看似大老粗,但集中精神維修一只錶常要耗上一日半天的,與外界隔絕十幾個小時更是家常便飯。沒有耐心坐在那裏真空一天的,根本成不了氣候。

手巧、心細、眼利、好記性,還要絕頂的耐心,這就是修錶師的基本要求。

持續久坐,副作用就是一天天大起來的肚腩,年過半百就如影隨行、常伴腰間,直至站起來低頭看不到腳趾也「腹」水難收;工作期間更不能餓到,一餓血糖就會降低,手的穩定度不夠,夾那些小到要用放大鏡看的零件可不能有所疏失;專注力要夠強大,聞風不動、處變不驚是我們這行有如蹲馬步的基本功,不然一有什麼閃失、驚嚇,忘了正在拆解的機芯構造,可要花上好幾倍的時間回復原狀;當然,眼睛要好,每天一顆魚肝油加鈣還不夠,搭配葉黃素才有效。

簡單來說,就是要維持良好生活習慣,避免心血管疾病、維持良好視力、保持頭腦清醒、擁有體能續航力。同時,又常要坐在工作檯前長達12+小時不能離開。聽來衝突的生理需求,是我們的基本要求。

不過這樣的生活也是我自己選擇的,至少現在我在自己的工作室裡,對得起天地良心。揮別以前駐店修錶師、品牌內部技師的工作性質,現在我專收店面的錶回來自家修理。

十年前我決定離開最後一間錶店的時候是這樣的:

下定決心的那刻,是在應該要睡的清晨,看著孩在睡夢中的妊娠老婆,想著幾個月後女兒就要降臨,整個人的精神像是浴缸排水孔吸入般無力反抗,意識在無解的漩渦中打轉。我想,若這輩子不能以身作則當一個堂堂正正的人,又怎麼當一個稱職的好父親?於是,3天後我遞出辭呈。

老闆一臉鐵青,壓抑著他一向豪邁的火爆性子,「才當師傅沒多久了,怎麼就要走了?」我忘了當下是怎麼回應,只記得那時錶店裡晃亮亮的鏡子,從四面八方映照著老闆正張牙舞爪的嘴臉,和我身影小到不成比例的身影。沒有偶像劇充滿張力的情節,只有真實人生的無味犯孬劇本,連真正要離職的原因都不敢直說。

汽車修理、電腦維修、家電保養……各式各樣的修理師傅,誰不是每天都在金錢vs.良心的天秤上搖擺?在良心尺度上刻畫著自己的事業,也定義自己人生的高度。

鐘錶維修這行的黑心版圖,不在於浮報價格。說真的,手錶能否續用、是否能恢復錶原本的功能及準確性,就看鐘錶技師的功力如何。功力好的師傅可能修過一些骨董錶或是受過國外技師的專業訓練,擁有一身好技術,維修與否的價值就看客戶你自己怎麼衡量。

有人說我們是鐘錶醫生,類似的「醫(修)病(錶)關係」也是如此。若你是金尊貴身,手術台上自然想找權威醫師操刀,即便所費不貲,但評估風險和價值之後也就覺得值得了。這樣的醫生/修錶師,自然不算黑心。

但,多數來店有修錶需求的,通常都只是零件乏了、腐了,舊換新就好。明明只要換個防水圈就好,老闆會要求我們說,「順便洗油保養一下才會好,不然之後可能照樣進水」,這種沒邏輯的說法聽起來可笑,但是客戶根本不會知道。

最多的是擺輪壞了或是針氧化了,老闆常跟客戶說,「建議你整個機芯都換掉」,還拉著我在一旁幫忙讚聲。這就好比你膝蓋骨磨損,醫生建議你,「連心臟一起換比較保險,不然之後可能會出現輸血不順的問題」。甚麼神邏輯?不懂沒關係,會掏錢就好。

甚至,還說同行的說過,老闆暗示加明示,「修理部也要創造業績啊!」怎麼創造?手錶要壞,我們師傅才有錶可以修理啊,「啊你會修錶,難道就不會把錶弄壞?」於是,變相的修理市場就發生了……你只是換個針,師傅可能不動聲色地、甚至在你眼前就把你的防水圈也動了手腳,三天後進水起霧,鐘錶店會再度大喊「歡迎光臨!」這樣粗鄙又劣質手法,卻是很多大型連鎖錶店的生存之道之一。

這幾年隨著手機高度普遍,鐘錶的角色可說是更深地跨足藝術品市場。因此,便有歐洲高價品牌看準這個具有收藏價值的新興趨勢,發布不提供原廠零件的消息,消費者想要更換原廠零件,只能回原廠,而原廠報價動輒數萬元到數十萬元不等。原廠商不止是吃定消費者,還「吃夠夠」。

當然也有一些店家憑著良心在做事,這種不賺錢、或是只賺消費者零頭的店家,往往秉持著「服務客人」的心態在收維修鐘錶。消費者要如何判斷?老實說,一般人是看不出來的。客倌啊,您也只能「看著辦」。

當初會去報考修錶師傅的專修班,不外乎想練就一身技藝以便以後混口飯吃。沒想到,這一技之長漸漸被這些錶店老闆抹了一層黑、被錶商這麼一壟斷市場,連心都快要變了色,又怎能怎麼看得清楚時間這門藝術?

時間滴答滴地走,遺留下來的總是特別清明。而當初眼看著將出生的孩子,我只想為下一代留下我從小的校訓、家訓,「當個堂堂正正的人」。多麼可笑的純真,卻是小時無盡徜徉的夢。但現在,說出來是要被恥笑的。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投稿、推薦作者、討論文章,歡迎寄至vanchang@tvbs.com.tw或上 T談談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黑肉底

中文系、新聞系雙學位;待過報社、雜誌社、網路平台,也擔任過經紀人,現在是出版社編輯兼行銷兼打雜,偶爾兼掃衛生間;有遭遇奇人異事的命格,說故事比唱歌好聽。曾經以為靠文字可以養活自己,看到每期信用卡帳單才知道這想法有多荒唐,跟這人生一樣。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