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4低
12/12
星期四
16°
20°
12/13
星期五
17°
25°
12/14
星期六
18°
23°
12/15
星期日
18°
25°
12/16
星期一
18°
27°
12/17
星期二
18°
27°
東北季風漸增強! 北台灣轉涼、基宜花偶有局部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4
  • Dec
  • 2017

外派前委託哥兒們照顧女友,卻接到喜帖……

作者 基威哥

2017/12/04 16:00
圖片來源/pixabay

「小鍾,你是我最好的哥兒們,跟阿雪也熟,這兩年,就請你多幫我照顧阿雪,不要讓她想求助的時候,沒人可以在旁邊幫她好嗎?」

 

「川哥,你放心,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有求必應,隨傳隨到,不讓阿雪受到傷害,你就放心去拼個兩年吧。」

 

一年半前的這段對話,一個字一個字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在我被迫外派到中國工作時,我把我最放不下的阿雪託付給他,沒想到,才隔了半年,阿雪就傳訊息要跟我分手,又隔半年不到,她傳來訊息說要結婚了,對象……竟然是我從小到大,二十幾年來最好的兄弟,小鍾。

 

阿雪要跟我分手的時候,我專程從派駐在天津的分公司,請假飛奔回來「挽救」,我問阿雪,為何要跟我分手?

 

她只淡淡地說:「我們相隔兩地之後,我仔細思考,才發現其實我們只是窩在一起相互取暖,沒有真正的感情;所以你一離開,我就突然發現,我沒有那麼愛你,我不想耽誤你,也不想自己就這樣過一生;既然如此,不如早點有個了斷。」

 

「妳開什麼玩笑?我們從大學到現在,十三年的感情,在妳眼裡只是『窩在一起相互取暖』?十三年在一起,抵不過六個月的分開?」

 

我完全不能接受阿雪的講法。

 

顧不得當時的氣氛,我粗暴地一把推倒阿雪,死命地親她、抱她,脫下她的衣服、裙子……。「妳是不是忘了我們親熱的感覺?我讓妳再感覺一下,我們是多麼地需要彼此?妳不是總愛說,我讓妳有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嗎?妳忘了嗎?來呀!感受一下嘛!」

 

我愈說愈激動,害怕與不甘的感覺,一波一波襲來,我開始咆哮,也開始死命地佔有阿雪:「這樣爽嗎?爽就叫啊?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阿雪的臉,慘白到沒有血色,一句話都沒說,當然也沒有發出任何呻吟聲,卻也沒有反抗我的動作,只是一直默默流著淚。

 

我突然感覺,我好像在強暴一個無辜的小女孩……瞬間我完全失去「性」趣,緩緩離開了她的身體,光著身子,竟也開始哭了起來。

 

十三年來的一切,開心的,瘋狂的,生氣的,溫暖的一幕幕場景,都從我眼前滑過去;她不願多解釋,只是一個勁地重複說著:「川川,謝謝你給我的這十三年,讓我們各自好好往前走,好嗎?」

 

像是被噴了殺蟲劑,翻身在地上掙扎多時,最後終究四肢僵硬的蟑螂,僵持了一整晚,最後,我選擇接受,穿上衣服,離開那曾經是我們一起窩著的小屋,一夜沒睡,搭上隔天最早一班飛機,回天津。

 

上機前,我撥了通電話給小鍾,簡單跟他交代狀況,還是不忘叮嚀他:「唉,畢竟是十三年的情份,如果阿雪不排斥,你還是多幫我照顧一下她吧。她從大學到現在,從來沒有一個人生活過,我還是很擔心……」

 

「川哥你放心,我會盡力。我也覺得阿雪最近心情很不穩定,我會努力協助的。」

 

當時,我是真心誠意拜託小鍾,但我真的真的沒想到,那種「托人照顧,最後人卻被整個拐走」的芭樂劇碼,會真實地出現在我眼前。

 

在那半年之後,我再次衝回台灣,就是接到他們要結婚的訊息時,專程回來的。

 

不過我不是回來祝福她們,我是回來興師問罪。我對阿雪心灰意冷,也很不諒解,對小鍾則根本是怨恨之至,恨不得直接把他碎屍萬段。

 

一下飛機,我就殺到小鍾公司,一見到他,顧不得大廳來來去去的人,直接抓狂:「好啊,原來托你照顧,你就給林北直接『照顧』到床上了是吧?枉費三十年的朋友,幹,你也太爛了吧!」

 

小鍾顯然是理虧,被我吼也不動怒,面無表情地聽我數落,只淡淡回:「川哥,如果這樣能讓你寬心一點,你就盡量吧。」

 

「哥?誰是你哥?馬的,很有風度吼,反正人已經是你的了,裡子都是你拿走,難怪當初你要一直鼓勵我接受外派,原來不安好心啊。行,算你狠。我祝你們這對狗男女沒幾天好日子!」

 

我的情緒之語,當然沒有影響到他們的喜事。

 

幾天之後,他們舉行了簡單的婚宴,聽說只請了至親好友不超過五桌,據共同朋友轉述,他們在婚禮致詞時,還不忘提到我,女的說「感謝前男友大川陪我一路成長」,男的說「我一定會幫川哥好好照顧阿雪一輩子」。

 

看到朋友傳來的LINE上面的字句,我雞皮疙瘩都快掉了,也太假惺惺了吧?沒見過有人婚禮上雙雙感謝我這個「前人」的。

 

不過我沒想到的是,真的被我言中了嗎?他們還真沒過上幾天好日子。

 

隔了半年,再次回台灣,竟然是回來參加阿雪的告別式。

 

站在靈堂前,看著阿雪巧笑倩兮的照片,過往的一切再度湧上心頭;我開始自責,如果知道阿雪這麼早就會生病、永遠離開我們,我就應該放寬心地順著她,要分手就分手,誰能讓妳幸福妳就跟誰走,比起天人永別,分手真的算不了什麼。

 

「阿雪,妳活過來好不好,妳想怎樣都依妳……」我在心中吶喊著,代表喪家的小鍾過來握手致謝,我忍不住重重鎚了他一記:「叫你照顧好阿雪,你怎麼會照顧成這樣?」

 

小鍾一臉哀傷,但還是跟半年前一樣,沒有多說什麼。

 

先是分手,之後被背叛,現在卻得永別;一年半來,三次重擊,我已經對人生與世界感到絕望,也很不能諒解老天的安排。

 

我認真思考著,要不要放棄一切,乾脆也自我了斷,一了百了。

 

就在剛才,幾分鐘之前,我搬著一大袋煤炭,吃力地開門上樓時,我看到雲姐,就是阿雪的姊姊站在門口按著我家的電鈴。我請她進來坐一下,她婉謝了,只淡淡地留下幾句話:

 

「別誤會阿雪,也別誤會小鍾。阿雪在你出國後第三個月就發病了,乳癌第四期,她不忍心你難過,所以主動跟你提分手

 

小鍾因爲你的託付,堅持要陪在她身邊,陪他門診,陪她化療,陪她面對各種難受的副作用……即使阿雪說了很多次,她真的不愛他,也不在意,只一直重複說『川哥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答應他要照顧妳,就要照顧妳到最後一分鐘。』」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