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0低
01/18
星期四
17°
22°
01/19
星期五
18°
20°
01/20
星期六
18°
20°
01/21
星期日
18°
25°
01/22
星期一
17°
20°
01/23
星期二
15°
19°
季風增強北東局部雨 西部外島晨有局部霧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7
  • Nov
  • 2017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硬上」反而能速成?

作者 基威哥

2017/11/27 16:16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兄弟啊,我跟你說,有一句名言是這樣說的: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對女人太客氣,人家根本不會把你放在眼裡;你看過Discovery吧,只有像花豹那樣看到獵物,看準目標就直接撲上去,才能手到擒來,像我一樣無往不利啊!」

深夜的小酒館裡,宏文哥酒過三巡,談興大發,開始傳授我們這些後輩「把妹絕技」。

說起把妹,宏文哥在公司裡頭還真是有名,明明已經是快五十歲的年紀,但他「經手」的妹,從二十歲到四十歲都有。

而且,年輕有年輕的俏麗,熟女有熟女的姿色,縱然不到志玲姊姊的級數,至少也是不輸那些綜藝節目裡頭,通告藝人長腿妹們的貨色。

「宏文哥,你再講具體一點嘛!撲上去?怎麼撲?人家連小手都還不願意讓你摸,撲個鬼啊?」把妹常敗軍皮皮首先發難

我知道他長久以來一直很佩服宏文哥,佩服到哪種只要宏文哥願意收他為徒,叫他跪下來說「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他都會願意的程度。

「吼,你們在男女世界裏頭,真的只有幼稚園程度耶,今天算我殺必斯,大白話,講答案,聽到算你們賺到。我說『撲上去』,就是真的撲上去啊,誰管對方願意還是不願意?直接找機會撲倒她啊!」

「什麼?宏文哥,這樣……這樣不是犯法嗎?什麼……什麼妨害性自主之類的……」小乖果然是乖乖男,瞻前顧後,謹慎得很。

「小乖,你是白痴啊?人家不爽的時候,的確可以告你;但是你知道嗎?你如果讓對方很爽,就可以直接跳過那些牽手約會看電影親親的程序,直接把上床了,多省事啊!而且都變成男女朋友了,哪裡還有什麼妨不妨害性自主的屁問題?」

宏文哥果然有大哥的氣魄,一開口就氣勢十足。

「那……我冒昧問一下喔,哥……有讓女生不爽過嗎?」我實在不相信人會永遠都是好運。

「這問題問得好!有膽識!你問得沒有錯,沒有人天天過年。偶爾會踢到一兩塊鐵板;但是踢到鐵板不要緊,重點是要能全身而退,順利下莊。」

「呼!」沒惹毛哥,我鬆了一口氣,追著問:「那那那,怎麼樣在『萬一』的時候全身而退,才是關鍵嘛,哥,我先乾為敬,請賜教!」

「好樣的!敢問也能喝,小子,我欣賞你!」宏文哥有點醉了,不過說起話來還是中氣十足:「你們聽仔細了喔,重點在於,你要『能屈能伸』。」

「好玄啊……能屈能伸?我只知道我那裡能軟能硬……」皮皮開始耍皮。

「你們給我正經一點!聽好,這是嚴肅的問題,十萬塊都買不到的祕技!我告訴你們,如果、萬一、不幸提到鐵板,幹到一個不懂得我們玩咖界遊戲規則的女生…

記得記得,一定要把自己的身段放到最低,求爺爺、告奶奶,自己掌嘴、痛哭流涕,甚至跪下來求原諒,什麼有用就做什麼,沒有用就全部做,最後一定會順利過關的。」

「蛤,那我們豈不是變成龜兒子了?」皮皮原本略帶猥瑣的臉,還真的沉了下來。

「幹,龜兒子又怎麼樣?嚕錯女人,趕快解決問題最重要,難道你想要被告?上法庭?被判刑?一輩子變強姦犯?」

「這樣……有風險耶。」小乖在這一桌的對話中,始終保持一個理性的角色。

「馬的,投資都有風險了,玩女人怎麼可能沒有風險?問題是,富貴險中求,風險愈大,收益也愈大啊!老子行走江湖三十年,玩了超過三十個女人,失手過幾次?」

「……幾次?」猶豫了五秒鐘,小乖還是問了。

「只有一次!一次!一次!三十分之一,機率夠低了吧!而且,因爲那個女的是有夫之婦,也不敢聲張,我低聲下氣、好言好語道歉安撫幾個晚上,也就搞定了,怕個屁啊!」

「對,怕個屁,敬我們偉大的宏文哥!」我趕緊發難,吆喝大家趕快敬酒。

這一敬,宏文哥更得意了。

他主動「加碼」:「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我的『事業』最近擴張到對岸,年齡層下探到十八歲,那個大陸妹,根本是標準的『童顏巨乳』,臉蛋像個稚嫩國中生,但是身材好,學歷高,有胸又有腦,F罩杯的法政大學大一高材生,整個身體摸起來嫩得跟雞蛋豆腐一樣,幹起來嘛……嘿嘿,只能意會,無法言傳!」

「哇……」我們三個在旁邊聽得臉紅紅,想像宏文哥描述的畫面,媽呀,下面都有點漲起來了……。

「厲害吧!我還沒講完,大陸那個玩玩可以,但是榨不出油,我在台灣還留了一個,雖然年紀大一點,四十多了,但是你們不知道,她愛我到什麼程度?我前後已經從她那邊,拿到超過兩千萬的現金了!」

「哇哇哇……」聽到這樣的故事,我們真的除了「哇」之外,不知道還能怎麼樣表達我們的佩服之意。

記得那晚,我們四個人最後就在你乾一杯、我罰兩杯的熱鬧中度過了…

記得最後一幕的畫面是,醉醺醺的宏文哥還「現場示範」,勾搭起在酒吧裡彈鋼琴的一個氣質超好,感覺上應該是音樂系科班的小台妹,而且在她面前,表現得彬彬有禮,還叫我們先走,說要等她到半夜兩點下班,送她回家。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臨走前,宏文哥給我們使了個眼色,像是在說「你們看著吧,等等回家路上,我就會直接帶她去可以撲倒的地方了!」

萬萬沒想到,那晚,竟是我們幾個最後一次見到宏文哥。

隔天開始,先是聽說他請了假,後來竟然就沒再回來,問HR,他們也三緘其口,不願多談。

到底是出了什麼狀況?

三個月後,小乖跟皮皮公推我去「找答案」。

我試著回到那晚的酒吧,輾轉打聽到當晚那位小台妹,喔不,人家真的是音樂系的高材生

好不容易在一間兒童音樂教室找到她,死拜託活拜託,她才終於語帶不屑地告訴我,「那個爛人啊,騙女人,強暴女人,我告他強姦了。聽說也有另一個姊姊,告他詐欺跟侵佔……」

「呃……我很遺憾,那……然後呢?他被關起來了?」

「哼,也許被關還比較好;這白癡,竟然在被起訴時,逃了,偷渡去中國……」

「所以宏文哥在中國?」

「不知道,我聽說,已經在地獄了……」

「什麼?」

「聽說他去中國,跑去投靠一個大學生,結果人家是跳級生,其實才十四歲,還未成年;沒想到,對方是學法的,直接告他強姦未成年少女,馬上被捕入獄,死刑逃不掉,結果,沒想到還沒定讞,就在監獄裡面被折騰……死了。

而且,聽說,他『那裏』整個都被弄爛掉了,也是活該啦……」

加入LINE來跟小編聊聊天☛ http://goo.gl/bv7Trw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基威哥

  •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