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8低
10/15
星期二
21°
25°
10/16
星期三
23°
26°
10/17
星期四
23°
27°
10/18
星期五
23°
27°
10/19
星期六
23°
28°
10/20
星期日
22°
29°
本周東北風 北部東台 局部短暫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9
  • Mar
  • 2018

結婚不是為了幸福 而是害怕被剩下的孤單

作者 哈林文化

2018/03/09 11:17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不知是誰說過的:愛情就像晚上在路口等計程車,明明有很多車經過,偏偏沒有一輛是空的,站著等了很久,終於決定換個路口等。

 

哪知沒走幾步,剛才站著的地方馬上就有人招到了空車,於是不甘心地回頭又等,可是空車再也沒來,結果就這樣被獨自留到了深夜。這就是愛情於我的真實寫照。

 

一個既不醜,也不笨,也不挑剔的人,硬是到了二十九歲還沒個像樣的男友,愛情已從開始時的期待,演變成急於要完成的任務——同齡的朋友大部分都結婚了,有些還有了孩子。

 

我媽從我二十五歲時就反覆警告說:「千萬別把自己給剩下了。」沒想到不幸言中,我還是做了那個始終招到車的倒霉蛋。

 

一大早剛到公司,就接到媽媽的電話,說來說去,話題又繞到男友問題上,今年家人對我終身大事的焦慮更重了,媽媽的情緒甚至有些悲觀,一會兒說:「要是妳三十多歲沒人要了怎麼辦?妳打算一個人過?」

 

一會兒又說:「現實點吧,差不多就結婚,大家都是找個伴過日子,妳還幻想著情投意合呀?」我只能苦笑著安慰她,一大早的輕鬆心情全消失了。

 

其實心裡比媽媽更難受的是我自己,年齡對女人真殘酷,二十九這個數字像機關槍一樣抵在我背上,等年齡再大些,過了最佳生育期,我的處境就更難了。

 

「怎麼了?又被家裡催嫁啊!」隔壁單位的同事小莫湊過來問,「別聽家裡催,一定要找個自己喜歡的,能選擇的時候盡量多選擇。」她一副過來人的樣子說。

 

我沒吭聲,公司裡人人知道小莫有個疼她疼得要命的老公,所以我覺得她是說風涼話。

 

媽媽早上這通電話讓我整天心情都不好,而當晚表姐的電話,則直接把我嚇上了閃婚的道路。

 

表姐今年三十五歲,研究所畢業,工作上是個女強人,至今未婚。平時堅強的表姐,電話一通就哇哇大哭了起來,跟我說她因為沒結婚的事不想回家,說她壓力大,不想聽父母嘮叨。

 

我一邊安慰她,一邊想像自己幾年後依然單身的樣子——表面看是獨立能幹的新女性,內心則孤單抑鬱到極點,尤其還要面對家庭和社會日益沈重的壓力,想到都怕。

 

「不管怎麼樣,得快點嫁出去!」表姐的電話讓我下定決心。一個月內,我嘗試了相親、朋友介紹、網路交友,認真投入尋找對象的事業中。終於抓到一個不那麼離譜,彼此都看得順眼,也有心結婚的男人。

 

他叫趙偉明,是個工程師,人很老實。其實我對他的感覺一般,這個人有點呆,脾氣不好,也不大懂人情事故,比如他從不會主動送什麼禮物給我家人,而且他年紀比我小,不會隨時顧慮到我的心情,遇到事情反而是我要開導他。

 

但我已經決定不挑了,人品沒問題,能結婚,就是最重要的。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很快的,我等到了夢想的那一天。在去看電影的路上,趙偉明說:「我們是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沒什麼問題的話,就快點去公證吧!」沒有以前想像過浪漫求婚場景,心裡也不覺得慨嘆或者快樂,只覺得踏實了,能踏實,就是最重要的。

 

也就是在那天,我遇到了同樣來看電影的小莫,她身邊有個舉止親暱的男人,但不是她老公。小莫看到了我,遲疑了一下,然後微笑著點點頭。

 

第二天到公司,小莫主動約我吃飯,我猜是要說電影院的事,果然她一坐下來就開門見山地說:「被妳發現啦!」她故作輕鬆地眨眨眼。我沒吭聲。

 

「就像妳想的,我在和別人談戀愛。」小莫正色的說,「我二十三歲就結婚了,婚後三年,越來越發現,不管老公對妳多好,和不愛的人在一起真的很痛苦。

 

所以我才跟妳說,能選的時候盡量選,因為等妳結婚後,才遇到自己真正愛的人,就太難過了。」平時總是笑得很甜的小莫,此時的神情也有些苦澀。

 

我還是沒說話,心情很複雜,一方面覺得她不知足,但身為女人,又可以理解她的悲哀。最後我只是承諾會保密,她也說知道我的婚訊,很替我高興。

 

找了個黃道吉日,我和趙偉明去公證。想到終於要結束單身,心裡不免感慨。

 

在等趙偉明拿照片的空檔,我收到小莫傳來的訊息,她今天和丈夫離婚。「結束了一段婚姻,真累,不知道為什麼結,也不知道為什麼離。希望妳找到對的人,得到幸福!」

 

我刪掉了這則訊息,也刪掉心中某處說不清的迷茫和疑慮,對著遠處走過來的趙偉明微笑。

 

結婚是為了什麼呢?以前認為是為了尋找幸福,而現在,恐怕更多是害怕那種永遠都招不到車,深夜裡獨自被留在街頭的孤單吧!我怕被剩下,所以逃向了婚姻。

 

愛情,很多時候可能只是個符號,妳不一定真正需要它,只是認為自己「應該」擁有它。

 

(作者/金韻蓉:資深心理學家;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EMBA《女性領導人心理學》課程講師;《美麗俏佳人》時尚生活專家;暢銷書作家,曾出版《女人40+》、《先斟滿自己的杯子》、《37碼走埃及》等10餘本女性生活暢銷書)

 

  >>本文出自《女人30+:從容優雅面對妳的第二人生》一書

更新時間:2018/03/09 11:17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dfp_lib->show_da("v4_news_desktop_ttalk_read_970x90_2"); */?>

作者

哈林文化

為徬徨於兩性關係的靈魂,挖掘正向面對的可能性,無論是否曾在這條路上顛簸。

  • 你可能會喜歡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