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0低
11/21
星期四
20°
23°
11/22
星期五
21°
25°
11/23
星期六
21°
27°
11/24
星期日
22°
27°
11/25
星期一
21°
25°
11/26
星期二
19°
22°
風大天涼!季風影響外出添衣 北東有雨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12
  • Dec
  • 2018

糞便成救命丹 比利時紀錄片大開人眼界

記者 林佳妮 報導

2018/12/12 19:54

糞便被認為不潔汙穢,但卻可能是救命丹,自古以來,中醫會觀察糞便來做診斷的輔助,還會把糞便製成「人中黃」、「糞清」作為治療的藥物;而近幾年,歐美西醫也開始興起糞便療法,比如將純化過的糞便植入梭菌感染的病人腸道中,甚至還出現糞便銀行方便移植。
今天,我們要介紹世界公視大展精選的一部紀錄片,影片讓人大開眼界,它聚焦一名比利時公視的記者,他自發性參與一項醫學實驗,為了證明兩件事,首先是廣效型抗生素連健康成人的腸道也凍未條,而第二件事就是,遭受抗生素殲滅的腸道好菌,能否靠著口服糞便膠囊來復原,他必須在鏡頭前吞食自己的排泄物,讓他一度擔心,孩子在學校會被同學嘲笑,沒想到,這部紀錄片在比利時播出後大獲好評,小孩沒被嘲笑,自己還成為其他家長讚賞的對象。

圖/2018 世界公視大展精選提供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早安,柏斯先生,這是你的膠囊。」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裡面是我的"肛門排出廢棄物"?」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對。」

自己的排泄物被做成膠囊,然後......吞下去。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可以嗎?」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沒問題。」

還一口氣連吞15顆,重點是,他欣然接受此等「自作自受」。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有趣的是,我並沒有覺得奇怪或不舒服。」

因為這攸關他腸子、甚至是下半輩子的健康呦!就在幾天前,他被告知一件悲慘的事情。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你的腸道菌叢幾乎被全數殲滅。」

簡直是晴天霹靂,被稱作「人第二個大腦」的腸道,裡面的好菌竟然死光光,他究竟對身體造了什麼孽?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這是威洛速藥錠,400毫克。」

威洛速是比利時使用相當廣泛的抗生素,他造的孽就是前陣子,連續七天,每天服用兩顆這種強力的廣效型抗生素。重點是,他的身體並未遭受細菌感染,甚至可以說是頭好壯壯,難道他傻到把抗生素當作保健品在吃?當然不是啊!其實,他是進行一項與健康保健息息相關的實驗:他想證明抗生素會擾亂成人的腸道菌叢,一旦菌叢不平衡,好菌遭破壞,那便便恐怕就不正常囉!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為何有人要研究自己的糞便?好問題。」

關於這好問題的答案,要追溯到兩個月前,他是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當時讀到這本引人入勝的書《不該被殺掉的微生物》 (Missing Microbes) ,探討抗生素對腸道菌叢的負面影響,讀完後開始搜尋相關資料。

法蘭德斯腸道菌叢研究所成員 傑隆雷斯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這都是我們的糞便樣本+形形色色,來自法蘭德斯各地。」

但他發現,目前多數相關研究對象與成果僅限於兒童。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我問藥劑師他開了哪些抗生素,結果清單很長,太多抗生素讓這個男孩肥胖嗎?」

比方說,一個飲食健康、熱愛運動的八歲孩子,可能因為兩歲前大量服用抗生素而出現肥胖、過敏等症狀,然而他幾乎找不到關於成人的研究文獻,有趣的是,他卻搜尋到某種流傳於網路的D.I.Y.「民俗」療法。

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把尖端插入,緩緩推進,約到這條線的位置。」

這些網路影片教人如何居家把健康糞便植入腸道,好讓腸道菌叢復原,可別以為這是網路畫唬爛的鄉野傳說,已經有不少醫生利用類似但更專業的方法,治療「難治梭菌」感染者。

梭菌感染者 芙烈妲·摩爾/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梭菌會讓你腹瀉,沒完沒了的腹瀉,很糟糕。」
梭菌感染者 芙烈妲·摩爾/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我甚至想,(死前)有什麼心願要完成?」

「難治梭菌」感染通常是服用大量抗生素造成的,有老人甚至會死亡,而這種植入健康糞便讓腸道菌叢自行復原的療法,治癒率高達九成。

梭菌感染者 芙烈妲·摩爾/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非常好。」
梭菌感染者的女兒 薇洛妮卡/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可以嗎?」
梭菌感染者 芙烈妲·摩爾/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可以,兩個月前我絕對不可能這樣。」

這種便便力量大的新奇療法,讓彼得福至心靈地想到拿自己做實驗。他先收集四天健康糞便,將樣本交給安特衛普大學醫院冷凍和化驗......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這是寇森教授實驗的樣本。」
研究員/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好,我會交給他。」

接下來......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這是抗生素實驗的第一天。」

他連續七天,早晚服用一顆強效型抗生素威洛速,我們這裡得要強調威洛速是廣效型抗生素,  就像空襲,說是要破壞恐怖份子的設施,但目標附近的民宅通常一同遭殃,廣效型抗生素把壞菌與好菌一併消滅掉。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我很疲倦、肚子痛,而且這幾天脾氣都不好+今天是第五天了。」
 
等到七天內吞掉14顆威洛速後,檢驗糞便證實那「晴天霹靂」的假設。

安特衛普醫學院微生物學家 赫曼·寇森/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腸道菌叢急劇減少,好氧菌叢也是如此。」

腸道菌叢幾乎遭到抗生素殲滅,怎麼辦?只好「自作自受」囉。彼得接連兩天吞下30顆自己摁摁的膠囊,這些膠囊是安特衛普醫學院冷凍、過濾他的健康糞便所製成的。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我在兩小時前吃了糞便膠囊,我的腸子在冒泡,開始運作了,這表示起作用了。」

接下來,他得等待實驗結果,才能知道自己遭受廣效型抗生素毀壞的腸道菌叢,是否真能靠那30顆健康的摁摁膠囊來修復,而除了等待,彼得每天還得繼續撇大條當樣本。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有一天,收件員早到了,我來不及準備好我的『包裹』,我老婆對我喊說,『收件員來了,快把你的糞便樣本準備好!』,但我還是還坐在馬桶上。」

這些樣本都經過安特衛普醫學院和德國科學家的仔細研究,而在提心吊膽的漫長等待後,答案終於揭曉。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我只有一個問題,我的腸道菌叢還好嗎?他們復原了嗎?」
安特衛普醫學院微生物學家 赫曼·寇森/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簡而言之,是的。」

傑克,喔不,是彼得,這真是太神奇了,心中大石頭終於放下,雖然滿意實驗成果,整個過程也被記錄下來,成為今年入選世界公視大展精選的紀錄片,不過,彼得斬釘截鐵地表示「絕對不會再拿自己的身體當作實驗對象」,因為他徹底體悟到一個老生常談。

比利時公視記者彼得‧柏斯/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身體對我來說是重要的、神聖的。」

一般人的腸道菌叢通常需要六到十二個月才能自行完全復原,而吃了糞便膠囊的彼得,只花了兩個月時間修復。無法否認,抗生素是救命藥,絕不能濫用,但需要時還是必須使用,主導這項研究的科學家表示,他們計畫進一步研究,或許「你去吃大便吧!」在未來不再是罵人的話,而是醫界很普遍的救命處方籤。

安特衛普醫學院微生物學家 赫曼·寇森/紀錄片《該屎的抗生素》:「在加護病房的人使用許多抗生素,接受癌症化療的人,他們的腸道菌叢也會受擾亂,可以先冷凍貯存他們的糞便,待化療後使用,這個想法並不瘋狂。」

最HOT話題在這!想跟上時事,快點我加入TVBS新聞LINE好友!

更新時間:2018/12/13 10:44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