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25低
05/21
星期二
19°
27°
05/22
星期三
21°
26°
05/23
星期四
20°
26°
05/24
星期五
21°
26°
05/25
星期六
21°
27°
05/26
星期日
22°
27°
周二東北風 北台涼 其他早晚涼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23
  • Jul
  • 2018

久別重逢卻一夜猝死  生前聽到最後的話語是對不起

2018/07/23 07:59
【鏡週刊報導】 原是家族榮耀,卻在接近人生勝利組的片刻,有意識地自我毀滅,大學中輟,研究所也沒畢業,幾度自殺、進出精神病院。然後像是命中註定,辜國瑭走入吳耀東的生命以及紀錄片。《高速公路》校內發表前一天,指導教授批評:「完全被受訪者牽著鼻子走,看不到導演。」吳耀東徹夜重剪,放入更多NG、吵架的畫面,「我憤怒到極點,喝了酒有憨膽,就把這些公諸於世,常常是拍一拍我不耐煩,脾氣又暴躁,完全不關心國瑭的同性戀與愛滋病,最後片子得了獎。」
每個人都被辜國瑭吸引進去,又掙扎著想逃出來,他就是漩渦的中心點。
不意外的,片子拍完,二人漸行漸遠。吳耀東嘆了長長一口氣:「唉!他對人生失去希望,一直往下墜落,我也不知道怎麼救,張立曄跟他交情這麼深,最後都放棄了,更何況是我這種『過客』。每個人都被他吸引進去,又掙扎著想逃出來,這就是他啊,他就是漩渦的中心點。」
 
4年多前,吳耀東當了父親,跟兒子時常有親密的肢體互動,更讓他體會到內在的溫柔與愛。(吳耀東提供)
十多年來,吳耀東娶妻生子,接拍多部政府標案紀錄片,工作糊口得過且過,離創作原點愈來愈遠。紀錄片製作人王派彰看不下去,質問他想不想再拍一次辜國瑭?「阿東有點嚇到說不要,我很直接說你當學生時可以那樣拍,十幾年來拍這些什麼垃圾?他就哭出來!」或許自始至終,他都沒有逃出漩渦。

吳耀東輾轉打聽,辜國瑭多年前離開台北,搬回嘉義朴子老家,沉淪為酒鬼。2015年的大年初八,沒事先知會,吳耀東與好友何經泰南下尋訪辜國瑭。當晚,辜國瑭正坐在客廳灌高粱,十多年後再相見,他令人費解地戴上黑色蛙鏡,吳耀東心想他又要作怪了。40分鐘過去,有一搭沒一搭,主動向辜國瑭攀談,他要嘛說廣東話或唱日文歌,要嘛沉默。氣氛隱隱對峙。

吳耀東、辜國瑭有很多的結,一直糾結在那裡,吳耀東沒有開。

為了破冰,吳耀東送上一張尾崎豐唱片,辜國瑭興致索然,封套也沒拆便擱上桌,彷彿把多年宿怨一併擱淺。「最後國瑭醉倒,我扶他上床,我心底很愧疚,一直想道歉,知道他過得不太好,我後來又不理他。多年來,大家一講吳耀東就提《高速公路》,好像我跟他被綁在一塊,可難道拍紀錄片就要照顧對方一輩子?黑暗中我望著熟睡的他,輕拍他的臉,說了三聲對不起,就走了。他喝醉前,我們約好明天一起吃中飯。」

當晚投宿旅館,何經泰對吳耀東坦言:「你太強勢了,強勢到我覺得像是要找一個人打架的感覺。你要找他,不是要追尋什麼,反而是你們有很多的結,一直糾結在那裡,你沒有開。」吳耀東面紅耳赤,說不出話。

隔天依約前往,辜國瑭怎麼也叫不醒,量脈搏發現脖子冰冰硬硬,手也僵了。趕忙報警,醫護人員推敲昨夜便已身亡,死因心肌梗塞。看完整內容

延伸閱讀
他26歲拍出紀錄片神作 記錄自暴自棄的台大才子
全校風雲人物被性侵  矛盾戀上強暴犯
導演承認恐同又恐愛  二十年才看懂愛
 
更新時間:2018/07/23 07:59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