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17低
01/19
星期日
14°
20°
01/20
星期一
15°
22°
01/21
星期二
17°
25°
01/22
星期三
18°
27°
01/23
星期四
18°
25°
01/24
星期五
17°
24°
冷氣團發威!一路冷到周日清晨 「小年夜天氣報你知」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5
  • Mar
  • 2007

【新聞念真情】愛上台灣郎 槍林彈雨遠都化繞指柔

記者 徐沛緹 / 攝影 柯勝雄 報導

2007/03/05 21:19
 【新聞念真情】愛上台灣郎 槍林彈雨遠都化繞指柔

內政部統計,台灣一共有37萬多的外籍新娘,之前我們曾經為您報導過,在台北縣的三重,有一位來自南非的黑人媽媽露易莎,當年因為愛上台灣郎,放棄了南非女警的工作,跟著做小生意的先生嫁到了台灣,晃眼15年,不但生養了4個孩子,膚色黝黑的她,還能說一口流利的台語,和做出一桌道地的台灣菜。今天的新聞念真情,要帶您認識這位南非媽媽,如何努力融入台灣生活。

南非媽媽露易莎:「我就這樣,我就打下去,打下去之後放手,放手後轉過來,再打下去。」

黑人媽媽露易莎,20年前,在南非練就出這身,三兩下就撂倒對手的好功夫,一個抬腿,一記飛拳,瞪大了雙眼,她曾經是令歹徒聞風喪膽的女警官,槍林彈雨裡來來去去,撩起袖子,都還看得見露易莎膀子上留下的疤。

露易莎:「1、2、3,Yes Sir!1、2、3,Yes Sir!手上的槍要這樣,1、2、3,砰砰砰,這樣。」

女警官當年神氣的踏步,現在換成了露易莎塗著鮮紅指甲油腳下踩的拖鞋,嫁來台灣15年,她心心念念的,是最愛的4個孩子。露易莎:「我很愛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最愛,這是很久已前的照片了,我很愛這些相片,這是我的愛、我的心,心裡面,我不做警察了。」

露易莎手上的照片,都是孩子們的成長紀錄,不過,露易莎不想再強調當年勇,她沒把南非神氣女警的照片給帶來台灣。露易莎:「你很愛媽咪嗎?露易莎兒女:「嗯!」露易莎:「為什麼?為什麼?」露易莎兒女:「很會做事情。」露易莎:「很會做事情喔?」露易莎兒女:「做事很快?」記者:「做事很快?這樣喔,那媽媽做事比較慢要怎麼辦?」

露易莎的4個孩子,2男2女,大女兒已經上國中,最小的兒子,才剛剛唸小學,他們遺傳了媽媽鮮明的輪廓和大眼睛,膚色卻和露易莎不一樣。露易莎:「如果有人跟你說媽咪的皮膚黑,你會怎麼說?沒關係嗎?」露易莎兒女:「沒關係,沒關係。」露易莎:「媽咪皮膚黑,你會不會覺得怎樣?」露易莎兒女:「不會。」露易莎:「你還是一樣很愛我?」露易莎兒女:「會。」露易莎:「這樣喔!」

雖然說母愛無國界,不過,聽到露易莎的滿口台語,還真讓人見識到,這位黑人媽媽的語言天份,原來是因為露易莎剛來台灣時,還沒學會說中文,就開始跟著公公婆婆說台語,日子一久,露易莎的台語說得溜,教孩子,用的也是台語。露易莎:「媽咪跟你說台語,你跟我說國語,你聽得懂嗎?國語台語都聽得懂嗎?」露易莎兒女:「有啊!」露易莎:「我說英文你聽得懂嗎?」

露易莎教育孩子的方法,就是陪著4個孩子共同學習,小孩算數學,她也跟著算。露易莎:「我要檢查,不檢查不行,不對還要他們重算。」記者:「妳看懂他們寫的字嗎?」露易莎:「對阿,要看。」記者:「看得懂喔?」露易莎:「一點點,不算很好。」

其實,露易莎在南非可是念過大學的,不要說小學數學難不倒她,就連要寫中文,她也會,孩子的聯絡簿上,她輕而易舉的簽下了先生的姓「黃」這個字,露易莎很得意,她的語言天份,貫通中西。露易莎:「你愛的東門町、西門町,這種現代的女性,感情變化看不清。」

聽出來了嗎?露易莎本子上寫的英文拼音字,可都是台語歌詞呢!露易莎:「雖然路途有風有雨,我也甘願受盡苦楚,希望和你白頭偕老,牽我的手,走我們的路。」

這首歌,露易莎深情款款的唱給房門外的牽手聽,回想起20年前,活潑的露易莎在南非邂逅了內向的黃水火,就在露易莎抓賊的時候。露易莎:「有一次我要捉一個人,他從旁邊走過,從此每天遇到他,我走到哪都遇到他,他有一天要請我吃飯,請我吃飯還用比的,不會說 ,他台灣故鄉的人幫他解釋說,他(朋友)說英文,我先生說國語,我先生說給他朋友聽,他朋友說給我聽。」

兩個人比手劃腳的戀情,一開始並不順利,除了語言隔閡,從台灣來作生意的這個少年郎,

讓露易莎的親友,從職業到外貌,評語都是:不速配。記者:「你先生比你還矮?」露易莎:「我先生身高比我矮,差這樣,又比我老很多歲,我們不管差幾歲,身高高矮,愛他就是愛他,我說我就是愛他啦!」

到現在,露易莎還是毫不保留的對先生傾訴愛意,從不後悔愛相隨到台灣,倒是黃水火,不善於表達的情感,這麼多年,始終很少開口對他的西方牽手說。

露易莎丈夫:「當時沒想那麼多,也沒想到會娶個老婆回來這樣子。」記者:「所以說別人講一些你老婆是外國人怎麼樣?」露易莎丈夫:「我覺得不會。」記者:「剛開始的時候,還是會有一些擔心嗎?那要怎麼辦?」露易莎丈夫:「那沒辦法啊!工作就是這樣子。」

聽到這一句,坐在老公背後的露易莎,忍不住笑了,兩手很自然的搭在丈夫肩上。15年來,她勇敢追求的這段千里姻緣路,守著現在暫時失業的老公,和4個嗷嗷待哺的小孩,住的是頂樓不怎麼寬敞的加蓋屋頂,但她滿足的笑容,見不到一絲外籍新娘的憂愁。

露易莎:「我來台灣大家都對我很好,我從開始到台灣,都沒有遇過任何人對我不好,都很好。」記者:「沒有人不理你嗎?」露易莎:「也沒有人說過我的壞話,沒有過,沒有過。」

當一個台灣主婦,露易莎黝黑的手,洗著潔白的高麗菜,做的可是道地的台灣味。露易莎:「不一樣,做菜都不一樣,我現在做台灣菜不一樣,南非煮排骨和高麗菜、排骨和雞肉,台灣就是炒高麗菜,南非是放肉在菜裡。」

有時候,露易莎還是會想起家的味道,炒一盤淋滿紅通通番茄醬的炒螺肉,一解鄉愁,也讓孩子們認識,這來自媽媽的故鄉。記者:「這是南非菜?」露易莎:「南非菜螺煮得鹹鹹的,一點點番茄、薑、蒜頭比較香。」記者:「妳平常煮南菲菜給小孩吃還是台灣菜?」露易莎:「一半台灣,一半南非,一半台灣一半南非,他們兩邊都愛吃啦!貢丸湯我小孩子喜歡喝。」

熱騰騰端上桌的新竹貢丸湯,在南非沒看過的丸子,現在是黑人媽媽的拿手菜,孩子愛吃的煎蛋和高麗菜,露易莎說她現在作的,可不輸台灣主婦,嫁了台灣郎,露易莎早就入境隨俗,生活的重心是圍繞著孩子。露易莎:「我要親,4個都一樣,我親一個,另一個就要吃醋,姐姐也要親一個,我不能親一個,親一個其他都要親。」

露易莎沒想過在台灣,膚色讓她有什麼不一樣,遠在南非的警官生涯,是她人生的前半場,下半場,她被命運帶著轉移陣地,他鄉做故鄉,透過了她不平凡的經驗,見証台灣對異鄉媳婦的接納和付出。

更新時間:2016/05/16 15:06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

看更多
notification icon
感謝您訂閱TVBS,跟上最HOT話題,掌握新聞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