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_icon
PM2.5值 < 1低
12/16
星期日
18°
22°
12/17
星期一
15°
17°
12/18
星期二
13°
20°
12/19
星期三
15°
24°
12/20
星期四
18°
26°
12/21
星期五
18°
25°
把握短暫回溫! 明晚「首波冷氣團」報到
>
下載TVBS APP

隨時掌握完整的時事新聞!

下載
  • 04
  • May
  • 2015

T人物/【因為沒天份,我願做苦工】吳慷仁苦求演男二:演員需要自虐

2015/05/04 16:00
「我以前沒法完完整整認定自己是一個演員。即使在2013年拿到獎、即使是去年拍完《A咖》後,好像開始有些掌聲了,卻還是會疑惑我到底是甚麼樣的一個人?拿到那個獎項其實反而讓人疑惑,你可能會想說為什麼那邊(新加坡)有,台灣沒有?可能會想說你只是幸運,OK,因為你很努力所以被看到。可是作為一個演員,自覺是很重要的,我一直找不到……」


▲吳慷仁在《麻醉風暴》中雖是男二角色,但因演出搶眼,被許多網友力拱報名金鐘男主角獎。圖/公視提供 

吳慷仁在2007年因拍廣告踏入演藝圈,2013年以《愛在旭日升起時》拿下亞洲電視獎影帝,2014年首度挑大樑演出偶像劇《A咖的路》男主角,演技與人氣都不容忽視。就在大眾普遍看好他在商業戲劇開始佔有一席之地時,他卻又轉而演出公視與客家電視台的戲,自願將片酬打到「骨折」,繼續往演技紮根,他笑笑說:「我不是偶像劇男主角。因為偶像劇男主角太帥了,我只是有一點點收視率的男演員。」 

搶眼男配  竟是苦求得來
就連《麻醉風暴》中,他飾演的機靈保險業務員,在男主角黃健瑋遭醫院卸責後再度投下震撼彈,情緒轉折起伏非常大,不管是痛哭到飆下鼻水、或從蠻不在乎到犀利眼神的轉變,都讓觀眾震攝在電視前,有許多網友認為他比黃健瑋更搶戲,應該可以雙掛男主角報名今年金鐘獎,他謙稱:「我男配就好,戲很搶沒錯,不過一部戲要完整,健瑋功不可沒,因為他串起這部戲,整個觀點是從他的角度出發。」


▲吳慷仁在《A咖的路》扮相與演技都獲得許多掌聲,他卻認為自己一點都不帥,不想被定型為偶像劇男主角。圖/TVBS提供 

事實上,早已晉升男主角的他竟然是使出渾身解數、極力爭取,才如願拿下「葉建德」這個男配角角色,「我去年看這個腳本時,我已經接下客家的《出境事務所》,但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這個腳本,一直跟製作人、導演約聊,拜託他們、向他們爭取讓我演出。」他在《麻醉》腳本上看到自己受肯定的可能性,即使兩部戲的導演都不希望演員軋戲,他仍用誠意打動對方,「我跟他們打包票、掛保證,說我一定會拍好。」

為了完成這個承諾,首度軋戲的他因為兩個劇組分別在高雄和台北,因此三個月裡他都是自己開車南北奔波,想不到里程數飆到3500公里,他笑稱都可以環島十次了,但爽朗的笑容背後,其實花費很大的心力,他透露,好幾次都是車一停在休息站就睡著,包包裡每天都裝著兩瓶咖啡和兩瓶提神飲料,即使凌晨才趕到拍攝地,隔天早上七點照樣準時、且「精神抖擻」到現場,「就是要ㄍㄧㄣ住啊!你既然答應人家做你自己都不認同的事情(軋戲),如果自己都破了自己的原則,要怎麼維持住品質。」


▲吳慷仁認為,演戲不能只靠技巧,要不斷往內心掏出真感情。圖/公視提供 


▲吳慷仁在《出境事務所》開拍前三天主動提議要全程說客語,雖然得花許多時間苦練客語,但他認為演甚麼就該像甚麼。圖/客家電視台提供 

演員就是要自虐  逐漸找到認同感
私底下的吳慷仁外型就像《A咖》的天才型製作人「周書宇」,看起來有點跩,總是帶著漫不經心的笑容,但其實你知道他比誰都認真,吳慷仁則認為自己更像「葉建德」,不管是穿梭在醫院裡、與各階層的工作人員相處時的悠然自得,或是憤世嫉俗的那一面。
 
採訪當天是記者會首映現場,工作人員不時在場內奔波,吳慷仁也時而對著工作人員點頭,還向記者介紹起《麻醉》編劇黃建銘,「怎麼樣?沒想到編劇這麼年輕吧!他真的很優秀!」眼前的他就像劇中保險業務很自然融入片場,絲毫看不到大牌演員的排場與距離。
 
但他也時常把自己逼到絕境,他透露,每次和不同導演或演員合作,要學會新的東西總會有陣痛期,他在天台的一場飆淚戲,哭的情緒還得帶有憤怒、崩潰、恨與難過,他嘆氣:「好糾結。很虐待自己。」有些演員靠著某些情境讓自己哭或笑,問他當時想什麼?他笑笑:「演員都不會放過自己,讓自己過得很辛苦。演戲時其實不會特別想著某個情境,就讓自己進入那個角色。」


▲《徵婚啟事》中,吳慷仁扮演魔術師與隋棠相親,戲外他也是人生歷練豐富,曾當過水泥工、也曾擺地攤等超過40個工作。圖/聯合互動提供 

吳慷仁自小父母離異,升國一的暑假,他跑去找與父親同住的哥哥玩,當時大他一歲哥哥就已經在打工,每天的工作就是焊接水電箱,而這也成為吳慷仁人生中的第一個工作,他心態很單純:「就是想賺錢啊,為了買東西、不要跟媽媽拿錢。」之後他又陸續做過水泥工、焊電箱工人、洗碗工、餐廳、中式、西式、咖啡廳、牛排館、發傳單、擺夜市、超市、收垃圾、撿垃圾、八大行業等等,他笑說:「反向思考,其實也代表我比較不定性啦。」

臨時工畢竟不穩定,後來他北上也想找份專職工作,卻又在一年內換了六個工作,他檢討當時年輕氣盛,「我自以為很優秀,但一直都被瞧不起,有懷才不遇的感覺,其實現在想想,都是自己的問題,直到認識師父兼好朋友Sam(張惠妹男友)才比較定性。」擔任調酒師的他,在酒吧裡遇到許多廣告界朋友,他開始拍廣告並認識了導演李啟源,才正式踏進演藝圈。

19歲前已經換了超過40個工作的他,即使累積了很多人生經驗,已經獲得許多掌聲與鼓勵,甚至還拿下獎項,他仍無法給自己肯定,「我本來就學了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在演員這條路上是半路出家、27歲才開始演戲,我是苦工型的演員,我從來不否認、就是接受它、接受我就是沒天分。但這幾年經驗下來,我演過那麼多奇怪的東西、也演過八點檔,我逐漸發現那不是距離了,很多東西是可以隨著時間跨越過去的。」
 
這個轉變來自於當他遇到科班出身的黃健瑋,他發現兩人有很多契合的地方,不管是演技、想法與理念,他才真正給了自己肯定,發現自己真的成功跨越那道界線,「我在他身上我學到了,其實我也是個演員。」
 

▲吳慷仁與黃健瑋年齡相仿,但出身背景卻大不相同,苦磨演技六年後的他,終於在專業演員身上找到共鳴與對自己的肯定。圖/公視提供

渴望得獎 不只為了自己
他也不諱言對獎項的渴望,「我覺得大部分的演員都是一樣,大家都想挑戰新的、好的、難的領域,沒有人喜歡一成不變。」《出境》以殯葬業為主題,是他眼中難得的新題材,他說:「編劇呂蒔媛腳本足足寫了八年,這題材終於有電視台願意支持拍、籌資金也很辛苦,成本20集要2000萬元、很拮据,但大家仍努力拍完。」

他坦言不是在意獎項,而是把它當成目標,「既然要演戲,我不會騙我自己我不要。演戲是很孤獨的事情,演員跟角色融合、跟導演在演戲時,常常會跟自己對話,你必須要給自己一個目標,才能撐下去。」既然決定要演戲、既然有公開的遊戲規則,他認為賺錢在其次,被肯定才是他的目標。
 
除了拿下亞洲電視獎影帝,吳慷仁也曾獲得台北電影節、首爾國際電視節提名,但對他而言顯然還不夠,他話說的很坦白,「我知道入圍就是肯定,不過那不只是給我自己的。那是給幫助過你的導演、演員、同伴跟支持你的人,我要證明帶我入行、教我演戲的李啟源老師沒看錯,我第一次演偶像劇《下一站,幸福》時,連走位都不會,讓陳慧翎導演苦惱了、讓她多費心了……還有這一路走來的恩師們,他們都是看到我最糟糕的狀況的人,我要告訴他們,十年後的吳慷仁,還是他們當年看到的南部小孩,一樣有熱情、一樣是乖小孩!」


▲吳慷仁在《愛在旭日升起時》飾演難度極高的小兒麻痺患者,並因此獲得新加坡的亞洲電視獎最佳男主角,但他仍渴望能在家鄉獲得肯定。圖/大愛提供
更新時間:2016/07/02 02:28

你可能會喜歡

人氣點閱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