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設定所在地
  • 北部
    • 基隆市
    • 臺北市
    • 新北市
    • 桃園市
    • 新竹市
    • 新竹縣
    • 苗栗縣
  • 中部
    • 臺中市
    • 彰化縣
    • 南投縣
    • 雲林縣
    • 嘉義市
    • 嘉義縣
  • 南部
    • 臺南市
    • 高雄市
    • 屏東縣
  • 東部
    • 宜蘭縣
    • 花蓮縣
    • 臺東縣
  • 外島
    • 連江縣
    • 金門縣
    • 澎湖縣
PM2.5 21低 2017/03/26 07:00
空氣品質良好,可正常從事戶外活動
03/26

星期日

13-18°C
03/27

星期一

13-21°C
03/28

星期二

16-23°C
03/29

星期三

16-24°C
03/30

星期四

18-24°C
全台溼答答!出遊帶雨具 越晚越冷注意保暖

FOCUS/每天盜獵死3隻 犀牛孤兒院40人持槍守護

2016/12/20 19:40

記者 李洛梅 / 攝影 高志宏 報導

傳統東方相信犀牛角有療效,擁有犀牛角更成為身分地位的象徵,因此讓盜獵更為嚴重,過去40年犀牛總數消失95%,這些盜獵者為的都是牠們頭上的犀牛角,在南非這座克魯格國家公園裡面,平均每天有3隻犀牛遭到殺害,等於每8小時就有1隻犀牛死在人類手下,根據國際自然保育聯盟統計,2015年在全非洲,就有高達1338頭犀牛因此死亡,是2008年犀牛盜獵危機以來的最高紀錄,總計至今至少超過5940頭犀牛喪生,目前全球犀牛總數大約只剩下2萬5千隻,以如此消失速度計算,預估在2026年,已經生存在地球5千萬年的犀牛即將滅絕,盜獵讓許多犀牛寶寶沒有母親照料,面臨存活危機,在南非出現犀牛孤兒院隱身在深山,沒有門牌、地圖找不到的地方,阻擋盜獵者入侵,要延續犀牛生命不讓牠消失。



非洲大草原多數人的印象來自電影,是生氣蓬勃的地方,但曾幾何時成了殺戮戰場?一隻隻犀牛因為牠們的角而倒下,沒有母親照料的犀牛寶寶,面臨存活危機,在盜獵猖獗、小犀牛又失親難以長大的困境下,犀牛滅絕已經在倒數。為了延續小犀牛的生命,在南非有犀牛孤兒院,工作人員和採訪團隊的駕駛討論著等下該怎麼走,停車的地點是距離犀牛孤兒院最近的小鎮,也是會合處,因為孤兒院在山裡得有人帶路,一路從柏油路變成黃土路,還得經過和車身幾乎同寬的橋,直到兩旁開始出現鐵絲網與重重關卡,這才知道快到了,但進到園區內還要換車,又開了5分鐘才到真正的核心區域。

TVBS記者李洛梅:「就怕被盜獵者發現他們的所在,因此犀牛孤兒院不僅是隱身在非常隱密的山坳裡面,而且沒有門牌,是在地圖上都找不到的地方,手機幾乎沒有訊號,Google也很難定位,一切的保密防諜都為了阻擋盜獵者入侵。」

東方傳統相信犀牛角有療效,一位越南將軍宣稱吃了犀牛角粉治好癌症,其實成分和人的指甲一樣,加上擁有犀牛角是身分地位的象徵,都使得盜獵更嚴重,黑市價格一公斤6萬美金。

南非犀牛保育人員:「這樣的場景在南非已經發生無數次了,2隻犀牛,一隻是媽媽一隻是她的小孩,盜獵者砍掉牠們的角,賣到亞洲獲取暴利。」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平均每天有3隻犀牛遭到殺害,等於每8小時就一隻死在人類手下,而迷信的盜獵者,往往砍爛犀牛整張臉,挖去眼睛、割下耳朵,讓冤魂看不到聽不見,無法尋仇。保育團體的救援,總趕不上盜獵者殺紅了眼的速度,只能想辦法拯救因為角還沒長出來而逃過一劫的犀牛寶寶送進孤兒院。清晨6點,犀牛孤兒院的工作人員和志工早已起床,忙著準備小犀牛的早餐,別看犀牛有個牛字,他們的消化系統其實和馬比較相似,所以這是馬奶粉、再混合益生菌和維他命,每隻犀牛有專用奶瓶,因為犀牛寶寶在來之前,都受過不同程度的傷害,配方必須根據他們年齡、體重、身體狀況有所不同,一切就緒後準時在7點到牛棚,人才剛到,犀牛寶寶已經在哇哇叫,進入圈舍前人的手和鞋底都得消毒。

南非犀牛孤兒院工作人員:「大家注意餵犀牛的時間要同時結束!不然牠們會打架。」

於是門一開,志工趕緊把奶嘴塞進小犀牛的嘴裡,除了奶還有電解水,補充體力和能量。

TVBS記者李洛梅:「餵犀牛寶寶有一個最重要的關鍵就是要快!除了是避免他們搶東西吃會打架之外,還有一個就是要盡量減少人類餵食的時間,因為總有一天他們必須要回到野外去。」

孤兒院是幫助他們療傷長大,無邊無際的原野才應該是家,所以與人類互動要縮短,更多的時間是讓小犀牛們彼此學習相處,而孤兒院裡依照年齡,有不同的生活區域,還要分批出來放風,現在看來各個頭好壯壯,很難想像他們剛被送來時的模樣。

南非犀牛孤兒院工作人員Dorota Ladosz:「LoFo的名字取自LostandFound(失物招領),開頭2個字母拼起來的,因為牠媽媽被獵殺後,牠跑到灌木叢消失了5天,後來管理員發現牠,牠又躲進樹叢裡,又走丟了讓人遍尋不著,直到幾天之後我們才再次找到牠,盜獵者殺害牠媽媽時,LoFo的背也受傷,而且傷得非常嚴重,骨頭都骨折還碎了,我們把牠帶到這邊來,與獸醫一起動了好幾次手術,花了好幾個月牠才終於復原。」

現在的LoFo能走能跑,身上留下的疤痕,成了能讓人一眼認出牠的標記,而在成群的小犀牛中,最顯眼的是Wyntir,因為牠沒有耳朵。

南非犀牛孤兒院工作人員Dorota Ladosz:「Wyntir在牠媽媽被殺害,盜獵者離開之後牠並沒有跑走,而是待在媽媽旁邊,即便牠媽媽已經死了還是窩在媽媽懷裡,但因為血腥味,土狼聞到就來了,也發現Wyntir便開始攻擊牠,而在那個當下,Wyntir就跟之前一樣想尋求保護,背一直貼著媽媽的身軀,土狼就從牠正面攻擊,把牠的耳朵完全咬掉。」

失去媽媽、失去耳朵,但Wyntir在孤兒院的照顧下活了下來,還向其他小犀牛學習,用僅存的一點點外耳,在下雨或有惱人的昆蟲時,還會把耳洞蓋起來。眼前的寧靜得來都不容易,小犀牛們曾親眼目睹人類殺害了牠們的母親,心理與身體都受到極大的創傷,是在這裡一點一滴重新建立信任,就怕牠們再次受到傷害,孤兒院的維安想盡辦法滴水不漏,每個區域之間都會上鎖、四周電網包圍,40人的守衛隊日夜站哨,受過專門訓練有證書的狼犬追蹤任何可疑痕跡,守衛隊長是退役軍人,除了人員訓練,還有佈線民在盜獵集團掌握動向。

南非犀牛孤兒院守衛隊長Noah Kandala:「像這個石頭,若有人踩到它或旁邊的土,會跟平常不一樣,我們就知道曾有人經過。」

接受訪問但不露臉,因為一旦曝光,就可能成為盜獵者攻擊的目標,工作高風險,又為何要冒險?

南非犀牛孤兒院守衛隊長Noah Kandala:「就像妳知道的,犀牛很重要,我們必須保護牠們,如果人類把牠們都殺光了,我們的子孫要如何認識犀牛?」

不用等到下一代,我們這一代就可能再也看不到犀牛,根據國際自然保育聯盟統計,2015年全非洲大陸,遭到人類殺害的犀牛有1338頭,是2008年盜獵危機開始以來的最高紀錄,總計至今已有至少5940頭犀牛喪生,而犀牛的總數大約只有2萬5千隻,若盜獵繼續2026年恐怕消失殆盡,在地球生存了5千萬年的犀牛,即將在人類手裡滅絕。

追蹤TVBS

你可能會喜歡

全球

MORE

社群搜查隊

即時熱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