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設定所在地
  • 北部
    • 基隆市
    • 臺北市
    • 新北市
    • 桃園市
    • 新竹市
    • 新竹縣
    • 苗栗縣
  • 中部
    • 臺中市
    • 彰化縣
    • 南投縣
    • 雲林縣
    • 嘉義市
    • 嘉義縣
  • 南部
    • 臺南市
    • 高雄市
    • 屏東縣
  • 東部
    • 宜蘭縣
    • 花蓮縣
    • 臺東縣
  • 外島
    • 連江縣
    • 金門縣
    • 澎湖縣
PM2.5 11低 2017/11/19 14:00
空氣品質良好,可正常從事戶外活動
11/19

星期日

18-19°C
11/20

星期一

17-19°C
11/21

星期二

18-21°C
11/22

星期三

19-22°C
11/23

星期四

17-20°C
東北季風加華南水氣影響 北東濕冷中南部偏涼局部短暫雨

房價租金貴到瘋 直擊港人蝸居棺材房

2016/06/26 21:26

記者 秦綾謙 / 攝影 潘郁文 報導

過去香港給外界的印象,就是購物美食天堂、亞洲金融中心,不過根據最新資料顯示,香港已經讓出了亞洲金融中心寶座,輸給新加坡,而經濟崩壞最明顯的就是貧富差距越來越大,香港現在有所謂的「劏房」,有些一、兩坪不到,但租金卻要1萬元多台幣,全港最少有20萬人住在像這樣子的惡劣環境。

秦綾謙:「這一夜有不少民眾走上街頭,他們打算要夜宿禮賓府,也就是在這一牆之內,就是香港特首梁振英的官邸,主要香港民眾不滿的就是港府說要救經濟,照顧民眾的住屋問題,但是香港民眾卻很憂鬱,因為住宅越住越貴,卻越住越小。」

香港的住宅問題不再只是樓貴天價買不起,而是只怕租都租不起了!更畸形的現象是還越租越貴卻越住越小,氣的香港民眾帶著孩子上街頭。在媽媽懷中的小娃兒,被眼前越來越靠近的遊行隊伍嚇到放聲哭,如能安居,誰又想上街抗議?從白晝遊行到夜宿特首官邸門口,無奈面臨住屋貧窮問題的基層香港市民越來越多。

劏房住戶:「以前就是一般的住戶都不會出來的,現在就是這個環境轉變很大,所以都是給政府逼出來的。」

香港住屋問題有多嚴重,抗爭場面像遍地開花,這也有、那也有。村民哭到幾乎暈倒,因為不滿這一小塊農地在政府為地產商護航的情況下,也要被強取豪奪,以發展新界東北之名變更地目。

村民區晞旻:「現在很多土地都被地產商囤積下來了,恒基集團像在這個馬屎埔村裡面,有八成土地都被他們買走了,都是要被地產商拿來起樓的,這些房屋是不是真的是香港市民買得起的樓呢。」

直接說出問題核心 ,農地以後變成高樓豪宅,基層民眾一樣買不起,因為港府政策向地產商營利角度傾斜,買不起只好用租的,而當需求遠大過於供給,劏房怪象應運而生,難怪小老百姓被逼到寧願遊行睡街上,也不想回家睡劏房。

粵語「劏」意為剖開,如「劏豬」,將豬宰殺後割開肚腔,「劏房」即將住宅分割成數個更小單位。2015港府最新統計,全港有近20萬人住劏房,劏房蟻族港人自稱慘過港豬。

窄小走道,小女孩得站著趴在牆上寫功課,一道再平常不過的鐵門內,照理說應該是一戶人家,但這間劏房竟被劏成了13戶,13戶人家分一個電表,共用廁所和廚房,每道門內都有故事。

把床當書桌幫女兒看功課簽名的李太太,利用背後一點小空間煲湯,這鍋湯一家三口要喝上兩天,而這上下鋪的床就是他們一整個家了,一住住六年,每月租金竟然要3500元港幣,一年前才搬到這個好不容易看的見光、有小窗的房。

劏房住戶:「沒辦法,那個申請政府的那個公屋還沒有給,最起碼都要四、五年。」

香港民眾說排隊等公屋等個四、五年,那還算快的了,公屋之於劏房,簡直像地獄和天堂。劏房環境再惡劣,屋主也不怕沒人租,而公屋政府提供租金低廉,房屋署還規定租金支出不能超過民眾收入的18.5%,如果超過還可減免,難怪基層市民都想住,只是從地獄劏房到天堂公屋的距離有多遙遠呢?

社工:「以前的話三年上樓輪候,三年就可以排到公屋,但現在見到普遍的基層街坊要輪候的時候,普遍三年是不可能的,起碼都要等四、五年,甚至最近還見到一個三、四人口的家庭,等上七年、八年。」

從數字來看截至2015年底港府統計,有28 . 2萬戶在排隊等候公屋,人數初估50萬人,港府目前計畫每年新增兩萬戶,就算即日起香港沒人再去申請,也要花上十多年才能讓目前申請者全部上樓入住。

排公屋如登天難,港府沒有積極改善,成各種違法劏房蔓延。

秦綾謙:「還有另外一種違法的劏房,就是這種原本只能用做工業或者是商業用途的工廈大樓,裡頭被業者切割成許多的小單位,當作住宅出租出去,而這種工廈劏房除了違法環境惡劣之外,裡頭還有潛藏著許多安全上的風險,像是在我背後的這棟工廈劏房,就曾經發生震驚全港的石棺藏屍案。」

明明外牆清楚寫著工業大廈適合工業用途,但有人違法當成住宅出租卻已是公開祕密,石棺藏屍案鬧得沸沸揚揚時,代理業務都會提醒租客別把衣服掛窗邊,以免被查,但隨著偵辦告一段落,關注逐漸變少,大家也不再那麼小心翼翼,晚上透著光清楚看見多個屋內晾著衣服,明顯有住人。

我們也直擊到香港許多工業或商業大廈,的確暗藏許多違法劏房,像這棟電梯都還貼著不准做為宿舍公寓使用,但隨便走上哪個樓層幾乎都是住家,衣服不敢掛窗外,就晾在樓梯間。

何止劏房蔓延,現在根本是劏房圍城!1980年代曾象徵香港房屋及貧窮問題的籠屋,最高峰時有10萬人住過,以前是香港底層居民沒工作沒錢的住籠屋,現在是基層民眾,有在上班賺錢的但賺不夠多,就得蝸居劏房;那籠屋呢?你以為消失了嗎?

社工:「那個業主也不能給人家拍,這個是一個房間裡面隔成很多個小的,它一個單位22個,但是隔了2間房,一個單位就隔了22個,然後把它分做兩間房。」

記者秦綾謙:「我們看到這個是比劏房還要更小,香港人稱之為的棺材房,棺材房的空間就是只有這麼大一個,像拉門一樣這就是他們的門了,然後空間只能把腳伸直,可能連伸直也沒有辦法,但是租金還是很貴,1735元的港幣租金,大概就是要7000多元台幣了。」

鐵絲籠變木板,過去的籠屋現在被稱做棺材房,沒變的是困居斗室的壓迫感。

社工施麗珊:「以前籠屋鐵絲籠那個是綠色,那現在就把鐵絲籠油漆成白色,因為他們知道傳媒太喜歡拍那個鐵籠啦,做這個第一是你拍了不好看,第二他有私隱,但是就是這個空氣上就更差。」

真的沒看錯,我們沒離開外面這道門,卻又走進了業主分割的另一塊棺材房,這一邊再分10間,房東又可再收10人租金。不要以為多些人住進來,那好歹分攤水電費租金可以便宜些,錯了!香港業主不是這樣算,劏房家庭被濫收水電費以及加租無限制,反倒讓他們陷入了「能源貧窮」的無底洞。

社工:「這個電費對他們來說,不是跟電力公司計算一樣的,他們房東會加收水電租單,你可以看到它怎麼收,就是1元5毛,業主不只是加你的租金,然後它還會加你水電費,所以是很大的負擔,就等於也賺水電費也賺租金。」

一般香港家庭每度電繳交的電費是1.1元,但因為沒有任何法律保障,7成以上的劏房戶至少被業主收每度1.4元以上的電費。根據統計,2013到2015年在劏房租金不變的情況下,人均居住面積由近68平方呎大幅減低到48平房呎,這反映劏房戶必須壓縮居住面積,才能勉強負擔租金。

社工:「對於住戶你不會告訴電力公司我的業主犯法,他違法分租,但是你不會說,因為你要住在這裡嘛,這個就是問題,所以你也得乖乖忍 。」

再加上房東想加租就加租,繳不出來就趕你走,收入跑輸租金升幅,民眾無奈只有再換到更小的劏房,所以才越租越貴,卻越住越小。

記者秦綾謙:「心情很難過,就是覺得香港的政府應該要更注意住宅的問題,就是你沒有辦法想像富裕的香港,那其實住宅的問題真的很嚴重。」

採訪當下,拉開那一扇棺材房的門,無法面對的不是門後那一張需要幫助的臉孔,無奈的是你不知道究竟還有多少個他們,而離開直擊也似乎還沒結束。

秦綾謙:「這邊就剛剛那個走廊,我們剛剛從棺材房要出來,現在才發覺這棟大廈可能本身根本就不合法,因為它應該是工業大廈,它不是住宅大樓,天啊!所以是工廈劏房裡面,劏房中的棺材房。」

終於真的走出狹窄空間,外頭的光、外頭的空氣對我們來說理所當然,但轉身一望住在劏房裡頭無數香港居民呢?又何時能擁有屬於自己的一點窗光?

圖/TVBS

追蹤TVBS

你可能會喜歡

全球

MORE

社群搜查隊

即時熱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