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設定所在地
  • 北部
    • 基隆市
    • 臺北市
    • 新北市
    • 桃園市
    • 新竹市
    • 新竹縣
    • 苗栗縣
  • 中部
    • 臺中市
    • 彰化縣
    • 南投縣
    • 雲林縣
    • 嘉義市
    • 嘉義縣
  • 南部
    • 臺南市
    • 高雄市
    • 屏東縣
  • 東部
    • 宜蘭縣
    • 花蓮縣
    • 臺東縣
  • 外島
    • 連江縣
    • 金門縣
    • 澎湖縣
PM2.5 7低 2017/11/20 03:00
空氣品質良好,可正常從事戶外活動
11/20

星期一

17-17°C
11/20

星期一

18-19°C
11/21

星期二

19-20°C
11/22

星期三

17-19°C
11/23

星期四

16-18°C
東北季風加華南水氣影響 北東濕冷中南部偏涼局部短暫雨

基威哥,中年放下偶像包袱,準備在文字世界盡興裸奔當自己,從職場分 析、政治評論跨界文學。可以從從政情寫到偷情,從小英寫到流鶯,從皇上寫到床 上,從辦公樓寫到摩鐵樓。

看更多基威哥文章

遇上另一個動心的人,陪伴在身邊的還算什麼?

2017/11/13 15:29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兩個人決定交往,需要一點激情;決定分開,則需要更多的勇氣,或者……另一個人的介入。

決定跟交往12年的妮妮說再見,很顯然是因爲後者。

一個月前,我在一次拜訪客戶的行程中,遇見了全身洋溢著青春活力的小可。

她是媒體採購公司的總經理秘書,大學畢業不到半年,年輕,加上自由的工作環境,讓她可以打扮得跟學生一樣,刻意洗白的牛仔褲,簡單的白色針織衫,雖然一點都沒露,但豐滿的上圍線條若隱若現,好身材完全藏不住。

「高特助,你看起來好年輕,有沒有三十歲啊?這麼年輕就成為公司董事長特助,實力一定很強!」

「妳太會說話了,我都三十好幾了,妳看起來才像大學生呢!我也就是混口飯吃而已。」

「哎呀,哥,我能稱呼你『哥』嗎?我覺得我們有一種奇妙的緣分,好像認識好久好久了……」

就在那個等待遲到的對方老闆的那半個小時,我們愈聊愈起勁,從最新上演的電影,聊到幾場大型演唱會,整整相差一輪的年紀,完全沒有任何「代溝感」;直到人家總經理回辦公室,我們還遇罷不能,交換了LINE,約好之後繼續聊。

這一聊,從下班聊到半夜,從吃飯聊到睡覺;我感覺,自己找到了「靈魂伴侶」,光聊天就能讓我神魂顛倒。

相對於交往了12年,上班、下班、聊天、吃飯、做愛都已經近乎「公式化」的妮妮,活潑熱情大方、話題源源不絕的小可,無疑讓我這個進入前中年期的大叔,開拓了完全不同的一扇窗,想像原來自己的生命還有無限的可能性。

其實當年我跟妮妮也曾經如膠似漆,不管聊到什麼,妮妮總是能猜對我的想法,對我的火爆脾氣也很能逆來順受,溫柔化解。她總說:「只要你對我好,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旁人眼中,我們是完美的一對,連「不婚」的理念都一模一樣;喔不,應該說,我對婚姻有一種奇怪的恐懼感,妮妮也不顧家人的催促,依舊順著我的想法,只說:「只要你對我好,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12年就這樣過去了,我以為我的人生也就這麼平淡順遂;直到遇見小可,我才知道,我內心有著某種不滿足,某種想突破現狀的渴望。

認識小可的第3週,有一晚我們在小酒館邊聊邊喝,喝得微醺,整個人飄飄然,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突然激她:「敢不敢跟哥去開房間?」

小可顯然不是省油的燈:「笑話!有什麼好不敢的?最後是誰搞誰還不知道呢!」

一切都在計畫外。我的人生也開始走向計畫外。

那晚,我們接吻,撫摸,褪去衣物,進而合而為一,一切自然地像是依照寫好的劇本進行,而且高潮起伏,比想像中還要劇烈;不同於我跟妮妮,幾乎都是我「掌控全局」,多數時間是標準的男上女下,時間長短都看我的狀況

小可這小女生,熱情到讓我一度錯覺,她是A片光碟裡跑出來的女主角,她主動、積極,一個不小心,我就被「吸」引,半途翻個身,她就直接「騎」到我身上,又上又下左扭右扭

還不忘提醒我「哥,我還沒到……你要忍一下,不要太快結束喔……」

真的不知道是誰搞誰了。但我知道的是,我深深被這種緊張刺激又挑釁的快感給吸引住。

回家路上,打開手機,60幾則LINE訊息、11通未接電話,一下子全部跳出來,我有不好的預感,也做好「攤牌」的準備。

果不其然,打開家門,妮妮已經一付怒不可遏的表情坐在沙發上。

「你自己解釋吧。這幾個星期,你說的應酬、加班、跟哥兒們廝混都是假的吧!到底是什麼狀況?」

「我沒什麼要解釋的,妳猜的都對。我們分手吧。」我盡量用最平和的語氣,緩緩吐出這幾個字。

她瞬間崩潰,邊哭邊嘶吼。

▲示意圖,非當事畫面/ShutterStock/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我們大吵,她怪我,當年怎麼敢跟她說,會一輩子對她好?

「我太白癡了,當年怎麼會相信你的鬼話?」

「算我說錯了行吧?我對不起妳,如果時間倒流,可以重新選擇,妳不要再相信我就是了。」

「你真的不愛我了嗎?12年來,我這麼愛你,我們真的就要這樣分開?」

「妳理性一點,我們向前看好不好?妳會遇到比我更好的人的!」

她停不了哭泣,一直喃喃說著「我愛你,你說什麼我都聽,我全部都照做,但是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

這樣的情緒,持續了一整晚。我知道,這是必經的過程。我的錯,我用最大的耐性,讓她發洩,也一直低聲下氣,希望她「成全」。

冷靜一天後,她終於同意跟我分手,但唯一的要求是,要我陪她來一趟兩天一夜的「畢業旅行」;地點,是當年的定情地:花蓮。

「通常『分手砲』是男生在提,這『畢業旅行』算什麼?」我忍不住問了哥兒們阿毛。

「她還愛著你,當然是想挽回你啊!」

「那我該答應嗎?」

「你會被挽回嗎?」

「不可能!」

「如果你覺得對她有愧,就滿足她最後一次囉!」

於是,我們搭上了前往花蓮的莒光號。

對,不是普悠瑪號,不是太魯閣號,是「爸爸級」的老莒光。

因爲,這次的行程,一切「復刻」。復刻12年前的公司「員工旅遊」。

原本在公司只是點頭之交的我們,因爲那兩天一夜的行程,排得很輕鬆,一大堆等待、喝咖啡的時間,給了我們聊天機會,單身赴會的我們,聊了很多很多。

如今重回海洋公園,除了感覺設備更陳舊外,其他都一如當年。我們等待、聊天、發呆,穿插海豚海獅行禮如儀,每做一個動作就會一直去跟訓練師要魚吃的表演秀。

依山傍海的老五星飯店,也明顯舊了。又貴又難吃的食物,讓我們只想快快結束晚宴、奔向夜市。

當年走的南濱夜市沒了,被全新的東大門夜市取代,是這次「復刻」行程唯一的不同點;走在偌大的新夜市裡,我思考著,我們的感情呢?什麼時候沒了?還是只是被更新的、更炫的人事物給取代?

當年的那一晚,我跟妮妮愈聊愈開心;細膩的Gay室友看出我們的心思,私下找了妮妮的室友,講好他們湊合一夜,偷偷讓我跟妮妮同住一間房。

開始當然是兩張單人床,但很快地自然而然,對,也是自然而然,我就「爬」上了她的床,擠在一起,抱在一起,然後,該發生的也都發生了。

這一晚,「復刻」地很徹底,又是兩張床。我們延續早上的聊天,一直在回憶12年前的人與事、話題與心情,意外的是,講著講著,突然之間,我的欲望愈來愈強烈,彷彿回到了12年前那晚,我,忍不住開口跟她「要」。

「你也想要分手砲?」

「不要強調『分手』嘛,我的感覺回來了。」

進入她身體的那一刻,我像是觸電一般,我突然想起12年前「第一次」的感覺,想起12年來妮妮對我的不離不棄,全心全意照顧……

不斷衝刺的同時,我略略分心了;我在心裡想著,妮妮依舊是我的最愛,12年的感情,不該被一個一時迷惑的新歡奪走。

我受不了了。我想通了。我錯了。我要鄭重跟她道歉。我想要繼續這段感情。

趁著她去浴室沖澡的幾分鐘,我丟了幾個訊息出去,我決定,好好珍惜我的妮妮。

「妳還愛我嗎?」

「是啊!」

「那妳原諒我,我們重新開始吧!」

「你的新歡呢?」

「我看透了,那只是一時迷惑,我已經傳訊息跟她分手了,年輕女生也不知道是不是愛得不深,要在一起時轟轟烈烈,要分手卻簡單俐落,一句『你去死吧,你以為我非你不可嗎?笑話!』就搞定了;我明白妳的用心,安排這趟旅行,讓我找回當年的激情。」

「哈哈哈哈哈,你錯了喔,我只是要證明,你這種男人,只要有適當機會跟情境,就會把持不住。」

「我錯了,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好嗎?妳不是最喜歡說,我說什麼妳都聽我的嗎?那我說,我們重新開始嘛!」

「你只記得這一句嗎?你忘記這一句之前還有一句『只要你對我好』嗎?這才是前提!」

「妮妮,對不起,妳別這樣嘛!」

「對,我的確還愛著你,愛到你說的話我都聽進去了。所以,我們依照約定,到此為止吧!」

「什麼意思?」

「你自己說的,如果可以重新選擇,你要我不要答應你。我聽進去了。所以,現在我終於可以重新選擇了,我選擇放、棄、你這個爛人。套句你的話,我們都要向前看喔!而且你也說我會遇到比你更好的人!有好消息我會第一個通知你的!」

「……」

「還有,別嫌人家火車舊、景點舊、旅館舊,你自己也老化很多了,你的『能力』跟十二年前已經有天壤之別!還好這一次,我成熟了,不會再被你耽誤下一個12年的青春了!」

加入LINE來跟小編聊聊天☛ http://goo.gl/bv7Trw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並授權刊登,不代表TVBS立場。

社群搜查隊

你可能會喜歡

MORE

社群搜查隊

即時熱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