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和庫克、祖克柏尬腦 王力宏獲邀參加富豪夏令營

2017/09/13 10:47

王力宏活動照。圖/達志影像TPG

人工智慧(AI)越來越進步,律師、司機、會計師等工作都開始逐步被人工智慧取代,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甚至預言,人工智慧會取代五成以上的工作,但最難被取代的是人文學科和藝術領域的工作者。

今年八月,美國歌手和人工智慧音樂創作軟體「Amper」合作推出首張人工智慧音樂專輯,如果現在AI連音樂創作都辦得到,難道,就連李開復口中最難被取代的藝術創作的歌手也要失業了嗎?曾九度入圍金曲獎最佳男歌手,創下金曲獎紀錄的創作歌手王力宏,乍看之下,他和人工智慧毫無關係,但事實上,他可能是華人圈跟矽谷大老最麻吉的藝人。

王力宏連四年受邀參加被譽為「世界富豪夏令營」的太陽谷會議(Sun Valley Conference),每年七月跟蘋果執行長庫克(Tim Cook)、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和臉書執行長佐伯格(MarkZuckrberg)等四百名科技、媒體和政治圈大老,共度為期一週的夏令營會議,這場閉門會議,王力宏是唯一受邀的華人歌手,對於人工智慧,王力宏很有感觸。


(王力宏活動照,非受訪、參加太陽谷會議時照片。圖/達志影像TPG)

如何看待AI的世界:
『先思考為什麼要做AI?它是巨大改變,藝術家會變更重要』


「今年我聽比爾.蓋茲(Bill Gates)演講時提到AI,我想說AI不就是中文的愛嗎?」王力宏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談到他即將推出的新專輯《A.I.愛》的創作靈感。

當我們現場挑戰他,讓他聽由Amper所推出的AI創作曲,他說:「我覺得(這曲子)是很有限的,這我有看過,Amper的老闆我也認識,他本來是做電影配樂的,AI的音樂很容易做成罐頭音樂,它很方便。」

「AI音樂有幾個優點,第一個,它沒有版權,它是一個機器做的,我可以用軟體幫我的廣告做背景音樂,它很容易可以做出沒有版權的罐頭音樂,將來有很多基層的音樂人可能就會失業,但是藝術家不會。」王力宏從這些矽谷科技先驅身上,看到AI與人類未來的關係是什麼?以下是訪談精華摘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覺得王力宏會被人工智慧取代嗎?

王力宏答(以下簡稱答):我覺得不會,我的六塊肌最難被取代(開玩笑)。因為我了解怎麼做音樂,我有一點點了解人工智慧,我覺得現在差太遠了,做音樂就是手工藝,這邊拉一塊,這邊擠一塊,這邊縫得剛剛好,這對機器來講很困難的。

現在是AI革命的開始,這個時候大家可以談很多問題,用我的音樂去讓年輕人思考:為什麼要去做AI?要探討什麼呢?我覺得要探討的是,在AI還沒有開始之前,我們就要開始想,我們到底要塑造什麼AI的世界?因為它真的會改變世界,它真的是一個革命,很巨大的改變。其實我覺得AI世界裡面,我們藝術家變得更重要了,因為機器人不是學人文學科,它們不是畫家、音樂人、詩人,對於宗教這些東西也不會去學,但是我們藝術家的角色會變得更特別、更重要。

我覺得最有趣的是,AI是人類最人工(artifi cial)的一個發明,愛是人類最人性的情感,這同時是最極端的,這就是我這張專輯的核心。

(王力宏活動照,非受訪、參加太陽谷會議時照片。圖/達志影像TPG)

會和AI合作嗎?
『不能否認,機器越來越像人,但它不會成為偉大的音樂家』


就好像蓋茲那天說的,未來二十年,勞動階層都會被取代,但是他認為不是壞事,你一生當中整天在那邊鑽一個螺絲,整天都在鑽螺絲,其實AI反而強迫你做別的事情,所以他是比較正面的思考這個被取代的現象。可是他(蓋茲)同時也說,因為最底層的這種工廠,其實是未開發國家非常重要的工業,它(AI)才可以讓他(未開發)的國家起步。

問:你會考慮跟Amper這類的人工智慧音樂製作公司合作嗎?

答:我覺得要看目的是什麼,想要做什麼,現在只是一個趣味性,我是一個研究音樂的人,所以我們有很多共同之處。

它們必須要教電腦ABCDE,就是我們的樂理,如果它們做錯,我們可以改正它們,就跟教一個孩子一樣。但是目的是什麼?我會覺得,第一,像你剛剛給我那個例子,是電腦唱的嗎?不是,是真人唱的,所以你說那個是AI做的嗎?其實也不是真的AI做的,其實是人唱的。

我覺得不能否認說,機器越來越像人,然後人也越來越像機器,現在我們這個年代,大家都會看大數據去做決定,就好像電腦一樣,我不知道我要做什麼,那我就看數字,很像機器的思考方式。

音樂也一樣,我覺得越來越多人會唱歌、編曲、寫歌、混音,因有軟體協助,我覺得十年後,誰都會唱歌,你至少會有一些模板,是你只要跟著唱,就不會錯到哪裡去,你不會有音錯,或拍子的問題。但是它不會成為偉大的音樂家,不會!因為你永遠就在這個套路裡面,跟別人都一樣,所以我覺得藝術家是要有瑕疵才是,而且你要知道那個瑕疵的原因和含義是什麼。我覺得這個電腦還做不到。

擔心有天會失業嗎?
『不會!你教它搶錢、它就是會,但它分辨不出對錯,只有邏輯』


問:身為藝術創作者,你會擔心有一天失業嗎?

答:不會,你說AI毀滅人類那就跟我沒關係,大家都死了,那我還唱給誰聽?所以就回到我剛剛一開始講的,我們要探討我們要做什麼樣子的人工智慧,人工智慧就像個小孩,你教它如何搶錢,你教它如何幫助你打敗敵人,它就是會,你教它幫助人類跟善良,它也會。這跟我這張專輯想要傳達的兩個字「道德」一樣。

道德,是人文學科裡面很重要的核心,我們去學對跟錯,機器分辨不出來,它覺得說,我看全世界所有的risk(風險)在哪?北韓有九%的機率要開戰,那我就先把他(北韓)打死。

它不會想說,這是錯的,它只有邏輯。道德學是在第一首歌裡面,我第一首歌就叫〈A.I.愛〉,歌詞就是「道德放在哪裡?」這是我會鼓勵我的孩子去學的東西,倫理、道德、藝術、音樂、畫畫、舞蹈、宗教,這些都是從人長出來的學問,機器比較不會去想說,活著的意義在哪裡?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

這些問題可能沒有答案,機器更不會去問,但是人會一直好奇,一直問這些得不到答案的問題,這些是很脆弱,也是人類很重要的特色。【商周】

【人腦PK機器,擁抱IA人工智慧】


※精彩全文,詳見《商業周刊》。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追蹤TVBS

你可能會喜歡

嗑星聞

MORE

社群搜查隊

即時熱搜